第688章 震惊各方势力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688章 震惊各方势力

华府中。 楚非梵和龙格烈相谈甚欢,为了让其死心塌地留在他身边,楚非梵为他兑换了一支灭魂臂。 灭魂臂的出现弥补了龙格烈断臂的缺陷,龙格烈最终选择留在他身边效命,并且将藏在身上的两枚战王令交给了楚非梵。 “主人,战王令牵扯巨大,想要掠动它的人没有普通角色,所以还望主人多加小心。” “相信用不了多久,战王令的事情就会被白莲教宣扬出去,到时各方势力都会前来争夺。” “今日午门外刑场上落枫商会众人被诛,落枫总部绝不会三善罢甘休,接下来主人将生活在无尽的危机中。” 龙格烈善意的提醒,并且提出可以留在楚非梵身边,但却被婉言拒绝。 楚非梵让他留在皇都负责镇守皇都,一位武尊境强者留在帝都,就算各方势力的宵小之辈想要造次,他们也掀不起大的风浪。 一日时间转眼即逝。 今日是楚非梵出发前往明凤城的日子,同时也是百官从狩猎场返回的时间,皇城中白莲教余孽已经肃清,再也不用担心会有意外出现。 春风拂柳,大地苏醒。 楚非梵带领叶孤城,西门吹雪二人策马狂奔,离开皇都他们并没有直接前往明凤城方向,而是纵马向皇家猎场飞奔而去。 三个时辰后,古道上返回皇城的狩猎车辇和楚非梵一行相遇,古道旁的凉亭中,楚非梵召见了房玄龄,张良,刘伯温,诸葛亮四人。 责令四人在接下来的日子中主持朝政,负责楚国各州府的发展和农业的提升,另外派人催促北寒王单黎加快北寒王府的修建。 一个时辰后,四人起身陪楚非梵走出凉亭,他将韩芷韵和妃灵儿带在身边,王昭君,貂蝉,林筠三人则返回帝都,陪伴在南宫曦的身旁。 对于楚非梵带走韩芷韵和妃灵儿,三人虽然有些幽怨,但还是遵从诏令同百官一起返回皇城。 三日后。 明凤城闲置的王府外楚非梵一行到来,两女从车辇下来看着面前的宫殿,这哪里是王府简直和皇宫没有什么差别。 没错,这里就是往昔明凤帝国的皇宫,只不过后来变成了王府而已。 赵云,罗世信二人让带来的五千兵马,替换掉原来镇守王府的士兵,叶孤城,西门吹雪并没有跟着一起进入王府,他们在进入明凤城就请辞离开。 楚非梵知道两人在江湖上游历惯了,反正他们一直隐藏在自己身旁,前去那里都无所谓,到时让他们留在身边,两人都感觉有些约束。 在楚非梵将妃灵儿和韩芷韵安置妥当后,温伯牙,张衡二人来到了王府外。 楚非梵之所以将韩芷韵带在身边是因为他担心,这几个月过去了,算算时间屠魔狱的人应该快出现了。 留她在身边可以保护安全,要是留在皇都中,万一要是有危险,那个时候他就鞭长莫及了。 良久在赵云的带领下两人来到王府偏殿中,此时楚非梵已经恭候多时,等待两人给他带来惊天的好消息。 ............. 三天时间已过,落枫商会所有产业落入天下第一庄手中,此番各州府一共查封落枫商会产业一百余家,共计查抄资产黄金五千万两,烟土十余吨。 虎啸皇城,白莲教主,圣女,落枫商会成员全部被斩首的消息不胫而走。 此时。 翰清帝国,纳兰王府中,纳兰文泽震怒,正在疯狂的归罪高宫野,此次十余吨烟土被查,让扶桑帝国损失严重,帝国传来消息要严惩自己,同时会派人前来监督他的一切事宜。 “蠢货!” “无能!” “本王怎么会轻信你,高宫野你一死了之,将所有的责任全部留给本王承担。” “该死的东西!” 歇斯底里的咒骂声让纳兰文泽失去理智,噼里啪啦的声音从房间中传出,整个房间内满目狼藉,地面上布满残渣碎片。 然而。 震怒之人并非只有纳兰文泽一人,落枫商会总部会长屈辰手中拐杖疯狂的敲打在地面,脸色铁青,不怒自威,身上释放的磅礴威压让整个大厅里众人几欲窒息。 “谁能告诉我,楚国落枫商会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在短短三天时间内全部被查封。” “你们素日里运用手中权力,暗自操纵一些事情,我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损害商会利益,我从来没有和你们计较。” “眼下四大商会竞争激烈,稍有不慎我们落枫商会就有可能万劫不复,现在倒好居然让楚国的分会出现问题。” “五千万两黄金的损失,你们要是不能如实告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一旦本会长亲自查出来,那倒是休怪我翻脸无情。” “老朽创建落枫商会近百年,从来没有发生过如此事情,楚帝之举无疑将我们商会打入了低谷,勾结白莲邪教暗中买卖烟土,这一切是谁授意的。” “砰!” 一道巨响传开屈辰手中拐杖深陷地底之下,大厅中众人低头,脸上神情惶恐不已。 十几年了,他们都没有见到屈辰如此震怒,看来这件事情不可能蒙混过关,他现在并未题名道姓的指出,是想给犯错者一个勇于承认错误的机会。 “砰!” 一道身影骤然跪地,双膝摩擦在地面上,快速向前环抱着屈辰的双腿,颤抖的声音响起。 “爷爷,是孙儿鬼迷心窍答应白莲邪教,帮助他们暗中运输烟土,是他们给的利润实在太诱人了。” “爷爷,你就原谅孙儿这一次,孙儿再也不敢了!” “屈锋,往日里你在城中作威作福,为非作歹,爷爷都可以原谅你,并且亲自出面帮你处理闯下的祸端。” “可你居然敢背着商会私自为白莲邪教运送烟土,我们落枫商会是有规定的,商会建立在哪个帝国就要遵从帝国的规定。” “楚帝硝烟,昭告天下,凡是敢在楚国买卖烟土或者私运烟土者都要死,你这不是明知故犯,有意将我们落枫商会推向谷底?” 屈辰微眯的眼眸中寒光四射,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低沉厚重的声音响起,抬手将拐杖抽出一拐杖抽打在屈锋额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