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5章 卑鄙小人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685章 卑鄙小人

锦衣卫东厂。 戒备森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众人手握剑柄而立,身影上萦绕着浓烈的杀气。 前厅中。 对于拒不开口的宫美子,居然让他陷入为难之中,楚非梵知道宫美子身为白莲教圣女,她一定掌握教会中很多秘密,不然柳歆瑶和龙格烈不可能拼死相救。 “你不要以为沉默朕就那你没有办法了,既然你无惧生死,朕就让你生不如死。” 楚非梵眸光从宫美子身上划过,对于她的冷漠态度心中怒火中烧,到了东厂居然还如此的有恃无恐,不给她使用些手段相信她是不会清醒的。 白莲教徒被教会中传播的信息荼毒已久,楚非梵知道只有特殊的手段才可以让他们开口。 “怀英,人交给你了,两天之内朕要让她开口,至于如何用刑相信你们东厂定有自己的手段。” 离开东厂传回皇宫已是正午时分,明媚的阳光笼罩在大地上,他返回宫中直接进入御书房中。 抬手间,龙格烈的灵戒飞出飘浮在他面前,心神一动,破除灵戒上的禁制,仔细查探一番却发现并没有战王令的存在。 “龙格烈,你居然没有将战王令放在灵戒中,这倒是让朕很意外。” “不过现在你已是残破之躯修为一落千丈,拥有两枚战王令只会给你带来杀身之祸,只要你还藏匿在皇都中,朕就一定要亲手将你斩杀。” 故而。 楚非梵下令小桂子让全城暗卫继续寻找龙格烈的下落,如果他还敢藏身皇都,再见面就不是斩断他手臂那么简单。 此时。 皇城外百里处的一座破庙中,一阵痛苦的低吟声此起彼伏,庙宇中干草上龙格烈蜷缩着身子,脸色苍白如纸,额头上冷汗滴滴答答流下。 虽然断臂剑痕上的血流已经止住,但噬心的痛苦还是让他痛苦不已。 “楚帝,断臂之仇不共戴天,从此刻开始我龙格烈和你不死不休。” 龙格烈声嘶力竭的怒吼道,森寒的声音回荡在虚空久久不能消散,此时一道身影出现在破庙外,他黑袍遮体,周空萦绕着恐怖的血煞之气。 听到低沉的脚步声传来,龙格烈艰难的支撑起身子,警惕的目光向破庙外看去。 “龙格烈,你不必惊慌是本教主,城门口的袭杀本教主都看在眼里,知道你藏身于此,过来看看你身上的伤势如何。” “教主!” “你终于现身了,皇都中白莲教徒已经被楚非梵清洗的差不多,要想实现你的霸业怕是要从头再来。” “不用了,此番暴露圣女就是故意用来迷惑楚帝的,只要他将心思全部留在圣女身上,三天时间我们的烟土便会彻底覆盖楚国。” “白白牺牲?” “白莲教主,你是何意,难道我和柳歆瑶都是你手中的棋子,为什么不早点通知我们,柳歆瑶为此送上性命,让我痛失一臂。” 龙格烈声音不悦,显然对面前教主充满了恨意,他可是太阳教护法,却被白莲教如此愚弄,心中早已是愤怒无比。 “棋子?” “龙格烈能作为白莲教的棋子你应该感到荣幸,不过从此刻开始你这颗棋子已经失去价值,所以本座亲自来送你上路。” “你死了,才会发挥更大的价值,太阳教将会把你的死算在楚帝头上。” “哈哈~” 白莲教主轻蔑的笑声响起,起身不断向龙格烈逼近,手中一柄锋芒四射的剑刃掠出,快速向他身影上袭杀过去。 “卑鄙小人!” “唰!” “叮!” 当白莲教主手中长剑逼近龙格烈时,一道轻灵的剑气穿透空气阻隔,撞击在其手中长剑上。 长剑被击飞,一道虚影从白莲教主背后掠过,感受到冰冷的嗜杀之气,他转身向跑庙外追杀出去。 冲出破庙,万籁俱静,明媚的阳光照射下,远处寒山清晰可见,袅袅升烟与天穹白云连接。 “不好!” 白莲教主突然意识到自己中计,提剑折身返回破庙中,发现龙格烈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白莲教主瞬间感觉到一丝不详的预感,刚才那道剑气完全可以将自己射杀,可是对方并没有这样做而是将龙格烈带走。 “必须通知下去终止交易,不然竟共愧于亏!” 白莲教主意识到事情的严重,长剑归鞘,长袍迎风而起,身影几纵之下,消失在破庙外的松林中。 破庙前恢复平静,两道身影出现在庙宇之巅,两人长发飘逸,身影犹如两柄冲天的利刃,手中的龙格烈宛若一只小鸡被拎着。 “你回去复命,剩下的事情一切按照计划行事!” 男子神情淡然,一副稳操胜券的样子,拎起龙格烈骤然消失,空气中激荡起阵阵涟漪波动。 一个时辰后。 皇宫之巅两道身影出现,豁然就是破庙离开的男子和龙格烈,御书房中楚非梵放下手中奏折,身影骤然腾起,喃喃自语道。 “如此浩瀚的剑气之力,看来有强者降临楚宫。” 话音未落,只见他身影掠动,御书房门打开,一道劲风嘶吼而过,几息之间他的身影就出现在皇宫广场上。 “唰!” 当他抬首视线向虚空看去时,两道身影凌空飘落而下,看清楚来人他眼眸中浮现出兴奋之色。 “属下西门吹雪,拜见龙尊大人。” 闻声。 楚非梵眸光瞥了眼倒地的龙格烈,抬手将西门吹雪扶起,道:“西门,孤城没有和你一起回来?” “回龙尊,叶孤城正在为龙尊准备一份大礼,我们两人返回虎啸城,中途路径翰清帝国皇城,得知白莲教和落枫商会之间的秘密,现在孤城正赶过去阻止他们的阴谋。” “至于其他的事情就需要他来告诉龙尊,白莲教和太阳教只见的秘密龙格烈才是最了解的。” 言罢。 西门吹雪指尖上一道真气没入龙格烈体内,他微微抬起眼眸转醒,环顾四周视线停留在楚非梵身上,脸上瞬间腾起浓烈的惊愕之色。 “楚帝?” “龙格烈又见面了!” 楚非梵冷冽的声音响起,寒芒四射,目光停留在龙格烈身上。

上一篇   第684章 丧心病狂

下一篇   第686章 人为刀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