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4章 丧心病狂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684章 丧心病狂

血雾笼罩,杀气凛然。 看着地面上残臂,他眸光从掠过一抹惊喜之色,视线停留在指尖的戒指上。 俯身蹲下,摘掉龙格烈右臂手指上的灵戒,骤然腾起身影,阔步向媚千柔吗,剑三走了过去。 “让朕看看你到底是谁!” 楚非梵一直觉得神秘女子似曾相识,此刻就要揭开她的神秘面纱,心中的好奇瞬间消失。 “唰!” 湛卢轻挑而起,女子头上细纱斗篷飞出,一张绝世容颜出现在楚非梵视线中。 “柳歆瑶!” “真没想到居然是你,当日朕大赦天下,放你们柳氏一族一条生路,没想到你居然还敢与朕为敌,真是十恶不赦。” 森寒蚀骨的声音响起,他心中杀意腾起,柳歆瑶的事情让他明白更加坚信决不能放虎归山。 往昔庆国公柳擎造反,兵临紫薇皇城,差点血洗皇宫,柳擎被杀,柳氏一族获罪。 没想到大赦天下后,柳歆瑶居然会加入白莲邪教,继续和楚国为敌,这简直让楚非梵无法容忍。 “楚帝,你杀我父亲,杀我爱人,我和你之间早已不死不休。” “今日不能手刃你,我不甘心,若有来生我定要亲手将你斩杀!” “蛇蝎之人,你以为借助白莲邪教就可和朕抗衡,简直知心妄想!” “想要杀朕,朕随时恭候,可你却选择了白莲邪教,错误的选择是要为之付出性命的。” “柳歆瑶,往昔朕可以网开一面放你一条生路,但是今天你必须死。” 对于妄图颠覆楚国的白莲余孽,楚非梵是绝对不会姑息,尤其是一直以来在皇都中作祟的柳歆瑶。 “楚帝,要杀便杀,我活着就是为了杀你,现在既然落入你的手中,是杀是剐,悉听尊便。” 看着柳歆瑶歇斯底里的样子,他知道为了报仇其一定承受了很多,不然往昔毫无修为的女子,不可能成为杀伐果断的白莲教徒。 “柳歆瑶,说出隐藏在你背后的白莲教势力,朕留你一具全尸。” “妄想。” 听到柳歆瑶决绝的声音,他深邃的眸子中杀意掠动,挥手示意剑三和媚千柔。 “将其带下去交给京兆府,藏匿三个月的珍宝阁元凶被抓,午门外斩首示众。” 午门斩首,楚非梵有自己的打算,如此可以彻底消除百姓心中的恐慌,同时可以震慑白莲教残余。 柳歆瑶被带走,狄仁杰,李元芳,段天涯三人起身来到他身旁,禀拳施礼。 “怀英,你在密函中提到抓到白莲教圣女,难道她没有被你带回来?” “皇上,白莲教圣女已经被微臣送入城中,此时应该已经抵达锦衣卫东厂。” “哈哈,还是怀英足智多谋,不断保全圣女,还将皇都白莲教一网打尽。” 楚非梵赞许声响起,可狄仁杰却是一声长叹,脸上布满愁容,丝毫没有喜悦的样子。 “怀英,白莲教之事当真如此棘手?居然让你如此忧愁。” “皇上,请移驾东厂,微臣将这几个月边城的经历全部告知。” 巡防营留下来清理皇城下尸体,楚非梵下令众位高手返回飞仙酒楼,他和狄仁杰驾马向东厂狂奔而去。 ............. “什么!” “白莲教是从六品翰清帝国流入楚地的,怀英,这件事情你可貂蝉清楚了。” 楚非梵心下骇然,六品翰清帝国组织邪教渗透进入楚地,其心思昭然若揭,他们是想从百姓开始瓦解楚国根基。 “皇上,微臣已经调查清楚,并且可以肯定白莲教应该在烟土,悄无声息的向楚国各地运送,并且和他们合作的就是四大商会其中之一。” “眼下诸国对吾楚虎视眈眈,不能贸然向翰清出兵,所以要想彻底瓦解白莲教带给楚国的危害,就必须向切断他们运送烟土的路线。” “四大商会中居然有人参与其中,白莲教真是手眼通天,朕当真是小觑他们了。” “怀英,此去边关诸城你还有什么收获,当地百姓在白莲教的荼毒下是否已经彻底沦陷。” 白莲教的危害,他不敢小视,只是想知道眼下边城的危害程度达到什么程度。 “皇上放心,各州府都已经开始严令禁制白莲教的出现,一旦发现他们的踪迹即刻抓捕。” “并且在各城中张贴榜文,告知百姓白莲教的危害,现在百姓已经非常抵触白莲教。” “皇上,白莲教圣女身份特殊,微臣带回来交给皇上亲自审理,希望能在她口中得知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闻声。 李元芳,段天涯退出大厅,片刻后他们折身返回,带着一名白衣胜雪的女子。 楚非梵眸光从她身影上扫视而过,她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居然没有一丝惶恐,好像并不担心自己的处境。 “小贱,扫描眼前女子信息,马上传送!” “宫美子,扶桑帝国?” 楚非梵大惊失色,白莲教起源于六品翰清帝国,他们的圣女居然是扶桑帝国之人。 很显然,翰清帝国已经彻底成为扶桑的附属,脑海中思绪飞转,一切瞬间向明白。 “白莲教圣女,你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知道朕是何人?” 宫美子并未开口说话,灵动的目光从楚非梵身上扫视而过,嘴角上扬冷笑一声。 “不管此地何处,那又如何,白莲教徒,永生不死,你们又能奈我何?” 听到宫美子轻蔑的声音,楚非梵龙颜大怒,纵声怒喝道:“丧心病狂,到现在居然还敢妖言惑众。” “白莲教徒,永生不死?” “朕刚刚铲除数百名白莲余孽,他们一个个惨死在楚军兵戈之下,都是凡夫俗子,如何可以永生不死。” 楚非梵本以为白莲教喊出这样的口号,只是为了欺骗百姓,可没想到宫美子也被洗脑。 “告诉朕,你所知的一切,不然你将没有任何的价值,对于无用之物,留之无用,下场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楚非梵说着湛卢剑出鞘,犀利的剑光从宫美子侧脸袭过,鬓角青丝被斩断,飘落着向地面飞落下去。 可宫美子居然神情平静如水,眼眸中没有丝毫的涟漪波动,完全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样子。

上一篇   第683章 斩杀

下一篇   第685章 卑鄙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