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8章 天狐血脉,猫妖杀人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678章 天狐血脉,猫妖杀人

养心殿中。 楚非梵从木塌上掠下,妃灵儿身披轻纱,充满诱惑的身躯在他面前显露无余。 此时此刻,他才真正知道为什么,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宫中藏有如此媚惑天下的绝世尤物,当真让人欲罢不能,流连忘返。 妃灵儿正在轻柔娴熟的帮他更衣,她眉梢秀气,面貌温柔,吐气如兰。 “相公,谢谢你!” “为何要谢朕!” “相公,昨夜一晚臣妾体内血脉之力成功开启,这一切都是相公的功劳。” 妃灵儿轻柔的声音响起,双颊红晕,一副娇羞的样子。 “开启血脉之力?” “灵儿,释放体内的血脉之力,让朕看看到底是什么!” 楚非梵心下狐疑,刚刚听到妃灵儿的话,他发现体内居然多了一股淡青色的真气。 “唰!” 妃灵儿周身上香气四溢,轻纱衣裙飘扬而起,浩瀚磅礴的真气绽放开来,只见她背后出现一只雪白的灵狐虚影。 “相公,灵儿体内血脉之力是我们天狐族最强大的天狐血脉。” “我父皇曾经说过天狐血脉是天狐族皇者血脉之力,拥有者会开启九尾仙狐图腾,兽人帝国将会尊其为皇。” “相公,帮灵儿看下后背上是否出现,九尾仙狐图腾。” 闻声。 楚非梵抬手将妃灵儿香肩上的轻纱拉开,光洁圣白的玉背出现在他视线中。 “九尾仙狐图腾!” 果然,妃灵儿后背上出现九尾仙狐图腾,栩栩如生,十分的逼真。 楚非梵沉默许久,轻抚着妃灵儿的香肩,两人移步来到镜子前面,妃灵儿回首看着镜子中出现的图腾。 “啊!” “真的是九尾仙狐图腾,相公你太棒了!” 妃灵儿跳起来玉臂环绕在楚非梵脖颈上,胸前巨峰柔软的碰撞在他身上,瞬时间他心猿意马,她倒是丝毫没有察觉,完全沉浸在兴奋中。 良久。 两人从龙榻上起来,伺候楚非梵更衣之后,两人走出养心殿移步向凝香宫走去。 今日是大年初一,楚非梵要先前往凝香宫封赏众女,接下来将会在金殿上宴请文武百官。 一路前行到凝香宫外,妃灵儿得知要见南宫曦几人,俏脸上腾起紧张之色,玉手拉着他的手臂,倩影不自觉向后藏去。 “灵儿,你不用担心,曦儿,芷韵,昭君,她们非常和善,你现在已经是朕的女人,相信她们会非常欢迎你。” 此时。 凝香宫中五女齐聚,早在一个时辰前南宫曦已经派贴身宫女去养心殿,昨夜妃灵儿侍寝在养心殿的事情五女早已知晓。 “娘娘,皇上已经到殿外。” 闻声。 五女莲步轻启,起身向殿外走去,尚未前行几米,楚非梵带着妃灵儿已经进入凝香宫中。 “臣妾(南宫曦,韩芷韵,王昭君,林筠,貂蝉)拜见皇上!” 五人欠身施礼,感受到她们身上冰冷的气息,显然是对昨夜的事情带有幽怨。 楚非梵知道这楚宫里纸包不住火,妃灵儿侍寝之事她们怕是早已知晓。 “臣妾妃灵儿,见过几位姐姐!” 妃灵儿俏脸煞白,颤抖的声音响起,南宫曦见状,剜了眼楚非梵起身向前,抬手将妃灵儿扶起。 “昨夜天下楼中竟不知灵儿生的如此国色天香,几位妹妹灵儿既是夫君的女人,那就和我们一样。” “你们看她生的多么可爱,我见犹怜!” 听到南宫曦轻柔的声音,楚非梵侧身眸光从其他四女倩影上划过,见状四女嫣然一笑,起身向妃灵儿身边围了过去。 早在楚非梵未到之前,五女就已经商量好,不为难妃灵儿,但要给他一个下马威。 接下来,不到一炷香时间,妃灵儿就和五女相熟,莺莺燕燕,欢声笑语,一时之间,凝香宫里回荡着她们喜悦的笑声。 倒是楚非梵成了孤家寡人,完全被冷落在一旁,就在此时小桂子进入宫中,颔首在他耳畔低语一番。 “曦儿,朕有些政务要去处理,封赏之事就要给你了,灵儿就留在凝香宫。” 走出凝香宫,楚非梵脸色铁青,冷冽的声音响起:“珍宝阁怎么会一夜之间全部被杀,到底是何人所为,难道京兆府,巡防营,和城中暗卫没有丝毫的线索?” “皇上,昨夜除夕普天同庆,加上一夜飞雪,珍宝阁被全部斩杀,杀人者没有留下丝毫的蛛丝马迹。” “就算留下一些痕迹,也被大雪全部覆盖!” 小桂子颤抖的声音响起,眼眸中闪烁着慌乱之色,大年初一皇都发生命案,引起城中百姓慌乱,简直就是赤果果的挑战楚非梵威严。 .............. 抵达珍宝阁,百姓人影涌动,京兆府衙役已将珍宝阁团团包围,尉迟恭,赵云,罗世信,包拯等人全部站在长街上。 楚非梵抬手撩开车辇上的帘子,凌厉的目光向前看去,小桂子搀扶着他掠下,两人阔步向前走去。 众人见楚非梵到来,纷纷上前刚欲行礼,他微微抬手示意众人免礼。 “包拯,珍宝阁中是否有活口,可有杀人者的线索!” 包拯心下惶恐,脸色苍白如纸,颤抖的声音响起:“皇上,珍宝阁里无一活口,杀人者没有留下丝毫线索。” “种种迹象表明,珍宝阁凶案并非杀手所为,倒像是凶兽闯入,惨死之人身形上布满深可见骨的痕迹,不像是利器斩杀,仵作验尸说是猫类凶兽锋利的爪子撕扯造成的。” “猫类凶兽?” 楚非梵神情疑惑不解,赵云突然开口道:“皇上,末将查访了珍宝阁四周,昨夜他们并没有发现异常,至于猫类凶兽皇都中根本不可能出现。” “报案者,何在!” 话音刚刚响起,尉迟恭带着一位老者前来,老者欲下跪施礼,地面积雪深厚,楚非梵抬手将老者阻止。 “老先生,你是什么时间发现珍宝阁血案的!” “回皇上话,老朽拂晓从珍宝阁面前经过,发现一道黑影掠过,虚空中飘落下血滴子。” “老朽惶恐不已,藏身在珍宝阁一侧小巷中,见黑影离去老朽利欲熏心,本想进入珍宝阁看看能否有意外之财。可刚进入阁门浓烈的血腥气袭来,定神看去地面上尸体遍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