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7章 狐女妃灵儿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677章 狐女妃灵儿

返回皇宫。 楚非梵将众女送回寝宫,本来除夕夜众女是要守岁的,但是见她们颇为疲累,所以他决定自己一人守岁,让众女早点休息。 明亮的灯光下,他阔步向前走去,手中紧握着一方锦盒,背后瑟瑟发抖的狐女阿奴紧紧跟随,不时水眸掠动警惕的环顾四周。 良久。 养心殿外,两名太监见楚非梵前来,回身将殿门推开,躬身低头。 “来人,带她下去梳洗一番,换身衣服再送过来!” 狐女阿奴长期被四大商会关押,身上的衣衫怕是有段时间没有清洗了,就连脸颊上都布满了污垢。 随后。 两名宫女带着阿奴离开,楚非梵进入养心殿中,疾步上前落座在木案前,抬手将锦盒放下。 “砰!” 面前锦盒打开,一枚完全看不清原貌的令牌,安静的躺在锦盒中。 当时在天下楼的时候,楚非梵只看了这枚令牌的介绍,他知道这枚令牌背后定然藏有巨大的秘密。 抬手将令牌拿在手中端详,一股透体的冰冷传来,令牌一面上出现三个细小的篆字。 “战王令!” “小贱,马上帮我扫描这战王令,看它到底有何用处!” “滴,系统正在开启扫描!” “滴,系统成功扫描战王令,信息已经实时发送!” 听着耳畔传来小贱悠然的声音,他内视系统页面,快速查看脑海中关于战王令的信息。 “地宫钥匙?” 楚非梵心下狐疑,脑海中关于战王令唯一有价值的信息,就是告诉他此令牌是地宫的钥匙。 至于什么地宫,在什么位置,系统并没能扫描出来,四大商会将战王令拍卖一千万两黄金,足以说明隐藏在它背后的秘密,价值决定超过拍卖的价格。 珍宝阁霍格不惜万金拍下战王令,难道他知道战王令的用途。 念及于此。 他决定过几日有时间前往珍宝阁,到时候问问霍格,看着战王令中到底藏有什么秘密。 正在他沉思之际,养心殿门打开,一丝冷风进入殿中,楚非梵乍然抬首向前看去,亮白的雪光照射在殿门口。 此时。 他目光瞬间定格在门口来人倩影上,白纱遮体,若隐若现,冷风微徐,纱幔清扬,她双手合拢,放在平摊的小腹上,缥缈而起的薄纱下透射出诱人的曲线,一双性感修长的美腿,显得格外的撩人。 两座饱满坚挺的圣女峰高耸无比,夺人眼球,腰身纤细盈盈一握,加上性感修长的美腿,身材绝对不可挑剔。 因为倩影上的轻纱薄如蚕翼,所以一切尽收眼底,楚非梵苦笑一声,显然是斥候阿奴沐浴更衣的宫女会错意,他真没有想着今晚宠幸她。 “砰!” 紧闭殿门的声音传来,阿奴扭动着身躯,款款向楚非梵走来,俏脸上一颦一笑都带动着无尽的媚惑风情,让人如痴如醉,即便如此却丝毫不影响她周身杭高贵的气质。 阿奴知道他们狐女被贩卖后的命运,她们天生懂得侍奉取悦男人,所以凡是落入其他帝国男子手中的狐女全部沦为禁脔。 此时。 阿奴知道她逃不出宿命的安排,为了可以取悦楚非梵,让她免受一些皮肉之苦,她刻意将自己打扮成这样。 “等等!” 楚非梵抬手喝止阿奴前行,此时他显然有些心猿意马,快速运行体内真气将躁动的火焰压制下去。 如果告诉大家狐女阿奴完全就是王者荣耀中妲己的模样,估计没有一人会相信,可她的的确确就是如此,美艳不可方物,浑身上诱惑之力浑然天成。 “妃灵儿,天生媚术?” 楚非梵喃喃自语着,快速注视着脑海中阿奴的信息,深邃的眸子中不时掠过震惊之色。 “她原来不叫阿奴,而是妃灵儿,居然还是四品兽人帝国的小公主。” “唰!” 楚非梵起身抬手将背后木椅上披风拉起,阔步向前张开披风包裹在妃灵儿倩影上。 妃灵儿水眸山闪动,流露出浓郁的感激之情,看着楚非梵向前走去,莲步生风追上从背后紧紧搂着他。 白皙柔软的玉臂环绕在他脖颈上,一条丁香小舌竟然悄悄的滑了出来,轻柔的舔在楚非梵脸颊上,他此时体内好不容易压制的火焰再次爆发。 美人在怀,温香如玉。 “朕本不想乘人之危,可你这不是故意诱惑?” 低沉沙哑的声音从体内传出,妃灵儿身上的披风滑落而留下,如雪的披团在她玉足下。 “嘤咛!” ................. 翌日。 清晨。 白光透过窗户进入御书房中,龙榻上妃灵儿俏脸晕红流霞,丽色生春,阵阵幽香袭来,楚非梵微微转醒。 鼻中闻道她身上传来的幽香,看着娇艳万状,醉人的香愫让他瞬间引动他心中的旖旎。 昨夜最终气血沸腾的楚非梵,还是没有抵御住妃灵儿的火辣诱惑,此时看着臂弯中熟睡的尤物,他脸上腾起淡然的笑意。 既然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那就没有必要思考太多,四品帝国兽人国的小公主,虽然身份尊贵可自己也是一国之君,留在他身边丝毫不委屈她。 “嗯!” 楚非梵突然发现端倪,昨夜妃灵儿体内没有丝毫真气波动,为何此刻她周身上会萦绕如此磅礴浩瀚的气息。 良久。 妃灵儿从熟睡中醒来,看着眼前正注视着她的楚非梵,俏脸上腾起一抹娇羞之色。 昨夜刚开始她是不想自己受到伤害,而委曲求全想要诱惑楚非梵,知道后来他为自己裹上披风的那一刻,妃灵儿是心甘情愿的将自己交给楚非梵。 一直生活在兽人帝国皇宫,妃灵儿虽然不谙世事,但皇宫中那些老人一直会讲关于宫外的事情。 她擅自离开皇宫,不幸被狩猎军团之人抓获,将她私下卖给落枫商会,这接连一个月的时间身陷囹圄,颠沛流离,终于来到楚国境内。 一路上经历过大小数场拍卖,和她一起被贩卖的那些兽人女子,全部落入各国豪门世家手中。 昨晚初入出宫,他就知道楚非梵身份不简单,本想通过诱惑他而活下去伺机逃走,却没想到他一个举动妃灵儿却甘愿奉献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