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5章 雪夜杀机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675章 雪夜杀机

接下来一个时辰悄然过去,琴棋书画,刀枪剑戟的挑战都结束了。 对于刀枪剑戟的挑战楚非梵并不想参加,四大商会举行花灯会就是为了全民一起热闹。 若是所有挑战都让他拔得头筹,这场花灯会就失去了原有的意义。 楚非梵挑战琴音成功获得一把古琴,五女中林筠最擅长抚琴,所以他作为新年礼物就将琴送给林筠。 接下来。 花灯会重头戏终于开始,楚非梵没想到四大商会居然会在除夕夜举行一场巨大的拍卖会。 一时之间大厅中普通百姓纷纷开始离场,五女都有些疲累,对于接下来的拍卖会没有丝毫的兴致。 可楚非梵并没有起身离开,她们只能依靠在他身上小憩一会。他之所以没有离开,是因为在接下来拍卖会的物品中有两件他中意之物。 距离午夜不到一个时辰了,拍卖会终于接近尾声,接来下出场的两件物品就是楚非梵想要得到的。 “接下来拍卖兽人奴隶阿奴,起拍价一百万两黄金,每次加价不能少于五十万两。” 兽人奴隶是四大商会特意运来的,她们本属于四品兽人帝国,兽人之所以可以拍卖到百万两黄金,全是四大商会暗地里操纵。 阿奴,狐人后裔,她们火辣热情,妩媚妖娆,最懂得男人的心思,伺候男人狐人女子绝对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一二品帝国中那些豪门世家的公子少爷谁要是拥有一位狐人女子为奴隶,那他们便可以四处炫耀吹嘘。 然而。 楚非梵想拍下这位狐人女子,并不是想让他成为自己的禁脔,而他另有他用。 显然。 对于狐人阿奴四大商会暗地里是做了宣传的,这才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已经从起拍价一百万两黄金叫道了三百万两。 即便如此,各大包厢里的叫价声依旧此起彼伏,当真是物以稀为贵。 不过此时他已经不准备喊价了,奇货可居,节节攀升的价格让他都望而生畏。 好奇的环顾四周,心中暗语道:“一直都知道帝都中暗藏巨富,却没想到居然这么多,为了一个狐女一掷千金真是让人望尘莫及。” 良久。 狐女阿奴以五百万两黄金的价格,被天字二号包厢中的神秘人拍走,他没想到这些人如此的丧心病狂。 “五百万两黄金!” “堪比楚国一年的财政收入,就这样轻描淡写的被他们挥霍了。” 直到拍卖会结束,楚非梵才知道在楚国他居然是穷人,因为最后一件拍品居然以一千万两黄金的高价被拍走。 太打击人了。 楚非梵侧身叫醒靠在他身上熟睡的貂蝉和林筠,起身带着五女向天下楼外走去。 南宫曦一直陪伴着楚非梵,此刻她心中知道楚非梵的苦楚,国家超负荷承受难民,而这些人却为了一己私欲可以一掷千金。 当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走出天下楼,此时长街上行人稀少,白皑皑的雪花笼罩在地面上,罗世信已将车辇停驻在天下楼外。 此时只有他独身一人,而鬼彩蝶的身影却不见踪迹,楚非梵扶着五女登上车辇,侧身看了眼罗世信。 “世信,将几位夫人送回去,本公子还有些事情要去处理,就不和你们一起同行了。” 此时。 南宫曦掀开车辇的帘子,探出头刚欲开口说话,只见从天下楼中走出一位男子,正疾步向楚非梵走来。 “公子,打扰一下,不知能否和公子一起离开这里!” 感受到南宫曦的目光,楚非梵正欲转身就听到背后传来低沉厚重的声音,这个声音他在熟悉不过,狐女阿奴和最后一件一千万两的拍品都是他拍下的。 回身注视着站在他背后的男子,他一眼就看出来人是花拉子模国之人。 “原来如此!” 难怪他们可以一掷千金,当日花拉子模珍宝阁的实力,楚非梵可是亲眼目睹,一千万两黄金对于他们来说其实并不算什么。 “阁下都不知道我们要前往那里,为何想着选择一起同行。” 闻声。 男子并未开口而是移步上前,在楚非梵耳畔低语了一番,他脸上神情变幻,没想到这男子居然知道他的身份。 “阁下是否已经结束,要是可以现在离开如何!” 男子回身挥手,一阵吱吱的声响传来,马车来到楚非梵车辇旁边,随后三辆车辇同时离开。 “咯吱!” “咯吱!” 漆黑的夜雪下,三辆马车渐行渐远,长街上密密匝匝的车轱辘印记,在飞雪的覆盖下慢慢消失。 雪越下越大,嘶吼而过的劲风,犹如巨兽咆哮一样,长街两侧悬挂的灯笼摇曳,灯光忽明忽暗,周空笼罩着一股浓烈的肃杀之气。 此时离开天下楼已经一炷香的时间,距离午门不到千米之距,正值午夜时分。 “吼!” “吼!” “吼!” 三道马鸣长嘶声响起,前行的车辇戛然而止,只见前方不远处数百名黑影立于长街上。 他们身披黑色长袍,手执银光利剑,若非阴鸷的眼眸闪闪发光,在这漆黑的夜里真的很难发现他们的存在。 “霍格留下竞拍之物,让你活着离开这里,否则杀无赦!” 一道沙哑森寒的声音传来,楚非梵掀起车帘,松开南宫曦的玉手。 “世信,保护好几位夫人,胆敢靠近车辇者,杀!” 话音落。 他身影从车辇上掠下,以此同时被称之为霍格的花刺子模男子也从马车上下来,身影不自觉的向楚非梵身旁靠了靠。 “我早就知道今夜你们会出现在这里,想要夺取竞拍之物是假,杀我才是你们真正的意图。” “不过,今夜不管是我的性命,还是竞拍之物都已是这位公子的,你们要想拿去就看他愿不愿意。” 对于霍格将自己推出去,楚非梵并没有生气,因为他们已经达成协议,所以霍格的话没有说错。 东西和人现在都是他的,要想夺取必须看他答不答应。 前方领头的黑袍男子尖锐的目光停留在楚非梵身上,他身旁一道黑影上前附耳低语了一番。 “是她!” 看清楚上前黑影的身姿,楚非梵瞬间猜出眼前截杀之人的身份,因为那道身影她很熟悉,就在几个时辰前他们刚刚遇到过。

上一篇   第674章 十面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