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3章 一曲终了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673章 一曲终了

木案前的文测灯谜,对于楚非梵来说简直易如反掌,三道灯谜没有一盏茶的时间他全部拆猜出答案。 看着背后众人的羡慕中,楚非梵带着五女阔步向阁楼中走去。 “天下楼!” 看着眼前阁楼上的牌匾,挥斥方琼,苍劲有力的天下楼三个大字,散发着霸气凌然的气息,完全一股海纳百川的气势。 楚非梵知道因为沈万三天下第一庄的出现,四大商会难免会遭受猛烈的冲击,这天下楼的出现有股和天下第一庄较劲的意思。 伴随着面前恭敬的声音响起,他带着五女向天下楼内走去,楚帝虽为一国之君,但除了朝中百官外,没有人将他的画像传入坊间。 到现在除了四海商会云奚外,其他三大商会对楚非梵的认识依旧处于朦胧中。 今夜四大商会举办的花灯会,为了隐藏前来参加灯会嘉宾的身份。 凡是进入天下楼之人,无论是达官贵人,商贾豪门,亦或者是普通百姓,每个人都会发放半张面具。 楚非梵看着进入天下楼的百姓,他突然觉得有一种化装舞会的感觉,没想到四大商会想的如此周到。 其实。 四大商会如此做法只是为了可以最后一个拍卖环节,让一掷千金之人的身份成谜,不管是谁可以四大商会都不想因为花灯会给他带来杀身之祸。 楚非梵抬手接过面前侍卫递上来的面具,转身温柔的为五女带好。俗话说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此时在面具的遮掩下,五女绝世容颜变得愈发的让人着迷。 即便是楚非梵一直在她们身边,也有那么一瞬间陷入惊艳中。 天下楼里。 楚非梵在使者口中得知尚有天字号包厢未被人预定,所以他不假思索的选择了天字一号包厢。 “五百两黄金?” 看着侍者拿着五百两银票离开,貂蝉,王昭君,林筠三女都惊呼,觉得这天字号包厢价格太过昂贵。 “哈哈~” “蝉儿,昭君,筠儿不就是五百两黄金,今夜出宫就是为了让你们开心,莫说五百两黄金,就算五万两黄金相公也毫不在乎!” 此时的楚非梵看上去有种土豪的感觉,其实在他看来这五百两黄金花的非常有价值。 天字号包厢正好在天下楼的正中央,下首四个擂台尽收眼底,并且包厢内应有尽有,坐在这里参加花灯会才是享受。 再说四大商会举办花灯会不是有奖励,楚非梵坚信可以将丰厚的奖励纳入囊中,随便一件奖励怕是价值都在五百两黄金之下,所以对他来说这笔消费非常的划算。 貂蝉,王昭君,林筠被楚非梵突如其来的甜言蜜语击败,到时貂蝉胆子最大,上前在他脸上轻吻一下,双颊晕红,轻柔的声音响起。 “这个吻,算是相公带我们出宫游玩的奖励!” 突如其来的奖励让楚非梵欣喜若狂,抬手将想要逃离的貂蝉揽入怀中,美人在怀,温香如玉。 “哈哈,还是蝉儿知道心疼相公,你们难道都都没有一点表示?” 南宫曦知道楚非梵这是准备使坏,清灵的眸光从其他三女倩影上划过,轻轻摇头,示意她们可不能上当。 当貂蝉从楚非梵怀中腾起时,下首擂台上一道女子的倩影出现,女子一头长而飘逸的卷发披在肩上,那双水眸闪动着令男人们为之疯狂的秋波。 红唇性感而妖媚,气胸的衣裙将她那一对酥胸暴露在外,现场所有男子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壮士长在她的身上。 大红的衣裙将他白皙的皮肤显得更加白嫩,包裹着她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修长而又充满诱惑。 一道犹如天籁般的声音传来,女子宣布今夜的花灯会正是开始,旋即五光十色的花灯在侍女的运送下,全部展示在众人眼前。 花灯展示并没有引起在场众人的热情,倒是接下来有高台上女子轻舞一曲的火热开场舞让天下楼内变得沸腾起来。 一曲尽。 大厅座位上的众人嘶吼狂叫起来,疯狂的躁动迎来了花灯会的第一个高潮。 然。 楚非梵对外面的一切丝毫不感兴趣,眸光从女子身影掠过,侧身和五女开始聊天。 四大商会为了吸引城中所有人前来参加花灯会,为此他们准备了琴棋书画,刀枪剑戟八项挑战。 而此刻开始的率先开始的就是琴音的比试,高台上一道倩影飘落而下,她怀抱一柄古琴,白衣胜雪,头上戴着一顶白纱斗笠,若隐若现的轮廓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虽然看不清来人的容颜,但楚非梵肯定眼前女子一定拥有绝世容颜。 在高台上红装女子的介绍下,众人得知抚琴女子的身份,名为戈韵,是代表四大商会参加琴音挑战的,只要有人可以将她击败就算胜出。 “小女子戈韵以琴会友,不知诸位谁愿意上台一试!” 天籁之声从轻纱斗笠下飞出,大厅中瞬间安静下来,众人左右环顾,面面相觑,就在此时一位翩翩风流的公子飞身上台,手执折扇,面带轻笑之色。 “在下不才,愿和姑娘一较高下!” “唰!” 女子抬手间一柄古琴从一旁琴架上飞出悬浮在男子面前:“阁下不吝赐教是戈韵的荣幸,请开始吧!” 男子抬手将面前古琴放在膝盖上,身影悬浮在高台上,修长的手指从琴弦上划过,一道悠长轻灵的琴音激荡而起。 楚非梵乐师品级早已达到大宗师级别,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他一眼就看高台上男子在琴技上是有一定造诣的。 单单从他的架势离开,绝对算得上是乐师大家,此时缥缈灵动的琴音,足以确定他的猜测是正确的。 “相公,这男子好生厉害,他的琴技绝对在臣妾之上,想来以他的技艺应该可以拔得头筹。” “此人琴技高超,琴音悠扬美妙,可算不上真正的天籁,徒有其表,却没有真正内涵。” 男子的琴音戛然而止,一曲终了,楚非梵对他琴音的评价就是,华而不实,太注重琴技的炫耀,没有丝毫的情感寄托,算不上一曲佳作。 “相公,你难道也懂得琴技,妾身可从来没有见过相公抚琴!”

下一篇   第674章 十面埋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