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幽州王王,萧战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666章 幽州王王,萧战

虎啸城皇宫中。 杨业,嬴离离开御书房,一路前行向宫外走去,两人攀谈讨论口中尽是赞许声,都觉得可以在楚帝麾下效命非常的荣幸。 一路前行来到楚国,沿途的所见所闻让他们,对楚非梵有了深刻的认识。 爱民如子,善待百姓,治国有方,沿途百姓谈起楚帝都是一脸敬畏,眼眸中目光更是虔诚。 刚才在御书房中,两人面圣更加坚定心中的想法,觉得紫云臣服楚国才是最好的选择,对身旁的杨延嗣赞不绝口。 杨业忠烈武勇,甚有智慧,善骑射,如此流芳百世之人,楚非梵看着他离开道了句。 “杨公忠烈,得之朕幸!” 嬴麟和杨业是姻亲,为其马首是瞻,善使一柄雷霆重刀,性情豪爽,为人刚正不阿。 楚非梵和两人相谈甚欢,御书房中当即封赏,杨业封其为三品神策将军,嬴麟为四品神武将军。 两人沙场上有可能不及年轻一辈将领强悍狂战,可他们善于用兵,熟知兵法,丰富的经验让他们为一军统帅,没有丝毫的问题。 杨业,嬴麟二人,他并没有留在皇城,而是让他们年节后返回龙城,和白起,岳飞,秦琼三将一起镇守紫云郡。 紫云帝国外不同方向分别与梁国,翰清,苍宋三国比邻,他们可都是虎视眈眈的饿狼不得不提防。 而且。 正如杨业所说,他们麾下除了翰林军和杨家军旧部,剩下的将士早已锐气尽失,所以训练将士的重任也落在二人身上。 一个月时间悄然流逝,临近年关,各地奏折全部堆积在御书房中。 看着面前木案上堆积如山的奏折,楚非梵眼眸中精光掠动,抬手打开折子开始批阅。 新年将至。 他想在年关早些处理完政务,抽出时间好好陪伴下众女。 穿越之战争大陆一年时间,这一年楚非梵经历了生死,拥有穿越千年的爱恋,楚国根基渐稳,也该是时候给自己放个假。 接下来时间时间里,他一直在御书房中处理政务,钱粮安全运往各地,各州府递上来的折子尽数都是感谢皇恩浩荡。 白起,岳飞,秦琼三将已经开始重新修筑边境各城池,城墙加厚提高,护城河的开挖,城池连弓弩的设立。 而此时。 梁国帝都,金陵城下,一队铁骑嘶风纵马而来,漆黑的幽冥旗飘飞,猎猎作响,嘶吼在虚空。 幽州王萧战亲率一万幽灵骑直逼城下,看着浩浩荡荡而来的大军,城池上守将神情惊慌,眸子闪烁着慌乱之色。 城外幽冥骑大军未至,可虚空中浓烈的杀气却将他们湮灭,让人心惊胆寒。 萧战整整十多年都没有回过金陵,城上守将不识幽冥骑,快速转身擂鼓鸣金。 “关城门!” “赶紧关城门!” 异军突起,兵临城下,守将慌乱不堪,颤抖的嘶吼声回荡在虚空。 “幽州王回京,闲杂人等速速退避!” 一道狂冷的声音响起,城池上守军脸色煞白,幽州王那可是梁国仅次于皇上的存在,镇守幽州数十年,无数次击退来犯之强敌。 列国最忌惮的存在,军中盛传有不败军神的传说。 远处。 一匹枣红色战马,腰背滚圆,四肢粗壮,跑起来四蹄腾空,雄姿勃勃。 枣红马背上,男子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看。 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鹰鸷般凌厉的目光向城池上看去,身上披着白色披风在寒风中飘决。 “看来本王数十年未归,久不入金陵城,这里的人都不知本王的存在了。” “王爷恕罪,末将这就上前去通报!” 一旁黑甲将领神情惊慌,萧战十五岁他就跟随在其两侧,深知他的秉性,显然此刻他语气中已有怒意。 黑甲将领策马扬鞭,纵马快速向前狂奔而去,城池守将慌不择路的疾跑下去。 城门口。 守将战战兢兢而立,注视着策马而来的萧战,脸色苍白如纸,身影骤然跪地。 “我等恭迎幽州王回京!” 萧战拍马来道守将面前,尖锐的目光瞥了他一眼,手中马鞭猎猎作响,一道赤红的虚影向长街尽头掠去。 看着远去的萧战,守将一个激灵,浑身被冷汗打湿,喉咙滚动,紧攥着手中剑柄,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幽州王回京,消息不胫而走,瞬间传遍整个金陵。 皇宫中。 萧禹正在御书房中批阅奏折,高霄疾步入殿,神情仓促的上前,禀拳施礼。 “皇上,幽州王入京,已经抵达皇宫正向御书房走来。” “他怎么回来了!” “未有朕诏令,他居然敢带兵私入金陵,到底想干什么?” 萧禹抬手将奏折拍在木案上,身影腾起,冷冽的声音响起。 幽州王的样子在他印象中已经变得模糊,整整十年的时间,幽州虽是梁国之地,但他却丝毫不关心,一直以来都是幽州王在治理,朝中不曾给予丝毫的帮助。 今幽州若是不亲自回金陵,萧禹都快忘了他的存在。 片刻。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萧禹知道他已经来了,理了理衣袖,落座在木椅上,平静的目光向殿门口看去。 萧战一身戎装,腰悬阔剑,周身上萦绕着浓烈的铁血杀气,步伐稳健的走了进来。 “微臣萧战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萧战收服肩膀,禀拳跪地,雄浑厚重的声音响起,目光如炬的注视着萧禹。 “皇兄快快平身!” “一别十年,皇兄终于肯回金陵,朕近日晚上经常在梦中梦到皇兄。” “是吗?” “皇上和微臣真是心有灵犀,这段时间微臣也经常做梦,不过梦到的都是十年前的事情。” “往事如烟,历历在目,思念成疾,所以微臣未经皇上召见,就擅作主张回京,还望皇上恕罪。” 萧战桀骜狂野,寒芒闪掠而过,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 “年关将至,皇兄不远千里而归,正好借此机会,朕和皇兄痛饮一番。” 萧禹颇为忌惮幽州王,他身系赫赫战功,当世枭雄,一直都狂傲不羁,眼下他未经召见入京,萧禹心中腾起一股不祥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