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 杀人于无形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655章 杀人于无形

夜幕降临,天穹漆黑。 冷冽的寒风虎啸而过,龙城长街上空无一人,两辆马车出现在杨府外。 杨延嗣率先从马车上掠下,此刻他意气风发,心中兴奋不已,终于顺利完成任务。 接下来就看萧媚会不会上当了,如果她真如楚帝信中所言的炎一样,相信今夜就会见分晓。 “韩大夫,回来了!” “是啊,刚从宫里回来,又好消息要告诉杨公!” 杨延嗣上前接过韩淼手中药箱,两人疾步向杨府中走去,此时杨府中正是晚宴的时候。 然。 杨业,嬴麟并不在前厅用晚饭,而是在密室中陪李崇用膳,今夜杨府密室中没有君臣。 三人追忆往昔岁月,李崇回想他刚刚登基为皇的时候,那时杨业,嬴麟二人皆为护国大将军,紫云帝国兵锋在七品帝国中无往而不胜。 三人亦是肝胆相照,虽为君臣却一起在沙场拼杀,直到后来萧美人入宫,这才短短不到十年的光景,一切都物是人非。 雄踞七品的紫云帝国残破不堪,能征善战的将军被贬庶民,心怀天下的君王变得昏庸无道。 蛇蝎美人,豺狼虎豹。 时至今日李崇才真正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咯吱!” 杨延嗣带着韩淼推门进入石室中,见三人对酒畅饮,两人静静的站在一旁。 “七郎回来了,来和朕喝一杯!” 杨延嗣看着已经微醉的李崇,接过他手中酒杯一饮而尽,看了眼杨业。 “爹,韩大夫回来,用重要的事情禀报!” “韩大夫,这次可多亏韩兄出手相助,我敬韩兄一杯!” “杨公,现在不是喝酒的时候,老朽今夜还要前往禁卫军萧风府中为他治疗。” “另为老朽急着赶过来就是要告诉杨公,萧妃娘娘召见城中梁军各位统领将军了。” “是吗?” “看来七郎提供的楚军行军路线图起到作用了,如果不出意外今夜梁军必有行动。” 杨业,嬴麟脸上噙着兴奋之色,可李崇完全置若罔闻,轻抿着手中佳酿,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七郎,你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嬴伯伯,消息已经传回虎啸皇城,不出三日吾楚大军定会兵临龙城之下。” “爹,为了大哥的安全,我们可以将行动提前,明日拂晓杨家军和翰林军进入皇宫。” 杨延嗣说着抬手一枚玉佩在众人面前摇晃,“萧媚居然给了你一道通行证,有了它我们便可以畅通无阻进入皇宫。” 嬴麟看着玉佩,眼眸中精光掠动,轻笑一声,激动的声音响起。 “嬴兄,看来今夜就要开始准备了,翰林军那边就交给你了。” “杨公,老朽这就带着七公子前往萧风府中,绝对不会让他看到明日升起的太阳。” 韩淼狡黠的眸光掠动,他是神医没有错,可在江湖上他还有另外一个名头,人称鬼见愁。 “有劳韩兄,此事过后药山之巅,仙琼玉酿,你我杨公不醉不归!” 嬴麟爽朗的声音响起,韩淼轻笑一声,带着杨延嗣离开密室消失在黑暗中。 今夜。 萧风特意没有入宫,留在府中等候韩淼的到来,事关他幸福的大事,让他激动的到现在都内心汹涌澎湃。 一个时辰后,韩淼带着杨延嗣来到萧风府外,只不过此刻背着药箱的却是易容的阿丑。 “韩淼求见萧风大人,还望通报!” 萧风早就嘱咐府外守卫,要是韩淼前来无需通报,可以直接进入府中。 “原来是韩神医,我家将军等候多时了!” 守卫语气客气的说着,躬身施礼,带着两人向萧府深处走去。 萧府内灯火通明,灯光下洒落在古树下尚未消散的白雪上,显得异常的刺目耀眼。 寒风萧瑟,曲径通幽,韩淼两人来到萧风的房子外,守卫疾步上前敲门。 “将军,韩神医来了!” 屋内并没有回复,一道开门声传来,萧风面带兴奋之色,抬手轻韩淼两人入内。 “行了,你下去吧,没有本将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打扰神医。” 守卫躬身见礼,快速向后退去,韩淼紧闭房门,神情激动不已。 “韩神医,你可算来了,可让某一通苦等。” “将军不用着急,今夜定会让将军如愿以偿,老朽从宫中返回取了灵丹妙药,这就匆忙赶来!” 韩淼说着递给杨延嗣一个眼神,只见他将药箱放在一侧木案上,取出一根檀香递给萧风。 “萧将军,这檀香的妙用想必将军已经知晓,今夜我们就先用檀香唤醒将军体内气血,之后加上灵药的服用,一切便水到渠成。” 看着韩淼夸夸其谈样子,杨延嗣眼眸中充满笑意,心中暗语道:“这老家伙真是个大忽悠,想要夺取别人的性命,居然还说的如此的专业,这般的冠冕堂皇。” “一切依神医之言,要是可以让某重现雄风,一定重重有赏。” 萧风坚定的声音响起,脑海中畅想着今夜过后,他征战地方就不单单是沙场,以后又多了一个地方那就是床榻上。 杨延嗣将檀香点燃,袅袅腾起的白烟,快速在房间中弥漫开来,不到一盏茶时间,萧风便晕死过去。 “韩伯伯,你这檀香中是不是含有迷药之类的东西。” “不是含有,而本来就是!” “七郎,休要多言,赶紧行动!” “还想重现往日雄风,今夜老朽就送你下地狱!” 杨延嗣闻声,将盘在木案上的萧风转移到床榻上,只见韩淼取出一袋银针放在床头。 “七郎,这小子真是好命,老夫可以让他如此安详的死去,不流一丝鲜血。” 言罢。 韩淼体内真气运行而起,手中银针悬浮在虚空中,顷刻间化为一道白烟没入萧风体内。 足足一百零八根银针全部进入萧风体内,只见他气息变得羸弱起来,周身的生命气息不断在流走。 “韩伯伯,这就死了?” “不会,现在这家伙就和睡着了一样,明日拂晓时分,他体内银针会彻底让血脉凝固,到时会毫无征兆的暴毙。” “鬼见愁,不愧是鬼见愁,杀人于无形啊!” 杨延嗣心中暗自嘀咕着,韩淼起身收拾药箱,神情淡定自若,起身推开房门向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