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4章 过眼烟云,雄心不在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654章 过眼烟云,雄心不在

此时。 翠云宫中,旋律美妙的琴音飘散,萧媚宛若女王一样,凌驾在所有人之上。 闪动的俏眸不时向杨延嗣看去,柔情似水让人沉醉,此刻如果是东郭域,庞哲之类,怕是早已欲罢不能,揽入美人于怀中。 可杨延嗣只是冲萧媚轻笑一声,举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看着面前翩翩起舞的歌姬,他心中担忧杨延平和韩淼是否进行的顺利。 忽然。 萧媚倩影腾起,莲步生风而来,只见她浅笑盈盈,酒气将她粉颊一蒸更是娇艳万状。 杨延嗣哪敢多看一眼,忙将视线向一旁瞥去,萧媚吐气如兰,淡淡的香气传来,一道轻柔的声响在他耳畔响起。 “杨公子,忠于紫云,年少有为,游历天下,见多识广,本宫甚是欣赏。” “而且杨公子居然带来了楚国行军的路线图,这个可是大功一件,待本宫禀告皇上定会重重赏赐。” 萧媚声如天籁,说着水蛇般的倩影就倒在杨延嗣怀中,残酒飘香,美人入怀,一时之间让他手足无措。 “禀娘娘,萧护卫带着神医前来翠云宫,娘娘是否现在召见?” “神医既是嬴麟将军带来的,相信他应该知道神医的下落,让他们先出宫,来日本宫在召见。” 此时萧媚心中绮念起伏,媚眼如丝,视线中只有杨延嗣,其他事情都可以退后。 “娘娘凤体为重,韩神医于草民相识于江湖,他向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娘娘要是错过这次机会,以后怕是再想召见............” “是吗?” “杨公子言之有理!” 萧媚倩影腾起,拂袖注视背后宫女,道:“召韩神医入殿。” “娘娘的心思草民知晓,来日方长,两日后草民在入宫和娘娘营饮酒作赋。” 闻声。 萧媚轻轻颔首,轻笑一声,道:“杨公子,进献有功,本宫特赏赐玉牌一块!” “玉牌一块?” 杨延嗣眸光从萧媚手中玉牌上划过,心中暗喜,这可是加盖过大宝玺印的玉牌,凡持有此玉牌便可随便进入皇宫。 “谢娘娘赏赐,草民这就退下,两日后再来宫中向娘娘请安!” 杨延嗣接过面前玉牌,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躬身退去翠云宫。 他刚刚退出翠云宫就遇到韩淼等人,目光停留在阿丑身上,见韩淼轻轻颔首,他便知晓一切顺利。 “阿丑,药箱给师傅,你先和杨公子回去,帮师傅将治疗萧将军的药材准备好,今夜我们还要出诊。” 韩淼朗声说道,上前接过阿丑手中药箱,移步来到萧风面前。 “萧将军,想让阿丑去准备药材,今夜老夫就可让将军大展雄风。” “哈哈,如此甚好,甚好!” 杨延嗣带着阿丑向宫外走去,韩淼拎着药箱进入翠云宫中,只有萧风一人沉浸在无尽的畅想中,迫不及待的想让黑夜快点到来。 .............. 杨府。 密室。 “咯吱!” 一道厚重的推门声响起,杨延嗣带着李崇进入石室中,杨业和嬴麟看着眼前阿丑,起身上前将他后劲银针拔出。 “末将(杨业,嬴麟)救驾来迟,望皇上受罪!” 李崇抬手扶起两人,紧紧握着他们的手腕,颤抖的声音响起:“杨将军,嬴将军,朕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皇上,现在一切都过去了,杨府中非常安全,皇上先安心待在这里。” “杨业,嬴麟,你们是如何知道在身陷险境,还有在宫中伪装朕的男子到底是何人?” 李崇询问声响起,目光向杨业投去,只听他开口道:“七郎,这一切还是由你告知皇上吧!” “草民杨延嗣见过皇上!” “他,他是杨府的公子?” “一月前皇上被萧媚控制服下是噬灵丹,成为傀儡般的行尸走肉,今日入宫解救皇上的是我大哥杨延平。” “而他为皇上服下的丹药名为玄灵丹,起作用草民就不用多说了,而这枚丹药却是来自楚国,楚帝命草民带回来的。” “楚帝?” “他为何要出手相助,还有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李崇神情警惕的注视三人,既然这其中楚帝已经参与,那事情就没有表面上这么简单。 “实不相瞒,草民虽为紫云帝国子民,但战争学院结业后就留在楚国军中效力,这一切我父亲并不知晓。” “眼下紫云帝国的情形皇上应该心知肚明,吾皇仁德宽厚,不想紫云百姓生灵涂炭,也不想看着皇上遭遇梁国毒手,所以特意派草民回来营救皇上。” 言罢。 杨延嗣衣袖中探出一封诏书,双手举起递到李崇面前,再次开口说道。 “这是吾皇亲笔诏书,请过目!” 李崇接过面前诏书打开,屏气凝神的注视着,良久,长出一口气,神情黯然,脸上布满惆怅。 “世人都传楚帝雄才伟略,有百年前战王蚩泰的之雄风,今日朕算是领教了。” “紫云帝国已经支离破碎,四周豪强林立皆是狼子野心之辈,道貌岸然之徒,楚帝倒是坦率。” “杨业,嬴麟,按照七郎的话去办,将梁国大军从龙城中清除,紫云帝国投降楚国,朕累了向在楚帝许诺的世外桃源渡过残年。” 李崇是经历过生死的,现在所有的荣华富贵对他来说都是过眼云烟,什么争霸天下,问鼎苍穹,往昔他就不曾拥有的雄心,现在更不可能有。 他只想活下去,看着战争大陆的变迁,安静的平安到死。 看似如此简单的目标,李崇知道只有楚帝可以帮他完成这个愿望,其他诸国君主不可能让自己活下去。 “皇上............” “杨业,嬴麟,朕知道你们想说什么,朕意已决,往昔是朕对不起你们,最后才让紫云落得如此下场!” “按照楚帝的要求去办,至少百姓可以平安生活,你们同样可以荣华富贵,军事才能更好的发挥,朕也可以苟延残喘几年!” “七郎,可以给楚帝发消息,一切按计划行事!” 杨延嗣轻轻颔首,看了眼几欲开口的杨业,转身推开石室消失在三人视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