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7章 私塾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647章 私塾

珍宝阁。 暖阁中。 楚非梵将手中诏书合起,乍然抬首,眸光停留在卡尔道奇,摩柯末身影上。 “楚帝,太阳教为太阳帝国的邪派宗教,他们不但荼毒西方诸国,同时和白莲教联合已经渗透进入楚国境内。” “他们暗中组织活动,残害百姓,破坏国家安定,虽是宗教势力但不容小觑,要是不及时制止后果不堪设想。” 摩柯末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显然非常忌惮太阳教,可楚非梵也只是对白莲教情况知道的甚少,一月前帝都追踪他的韩童是白莲教外围小头目,可惜被他一剑了结,关于白莲教的消息就此斩断。 “摩柯末,你可知白莲教和太阳教勾结,到底意欲何为?” 楚非梵问出心中疑虑,这两大邪教要是都出现在楚地,背后肯定蕴藏着惊天辛迷,如果不能及时掌控他们的踪迹,怕是会酿成大祸。 “楚帝,白莲教和太阳教宗旨就是传播邪教理论,洗脑普通百姓,同时用药物控制他们,利用百姓的力量给所在国家造成巨大的动荡,稍有不慎恐会带来颠覆之祸患。” “楚帝,我们已经收到确切的消息,两大邪教已经渗透到出楚国各地,并且还有非常有价值的信息告诉楚帝,白莲教背后的操纵者应该是楚帝的老朋友隶属扶桑帝国。” “扶桑帝国?” 楚非梵声音冰冷的喃喃自语,如果真如摩柯末所言,白莲教背后是扶桑帝国在操纵,那这件事情必须马上开始着手清查。 韩童出现在虎啸帝都,足以说明白莲教在皇城中拥有势力,只是他们隐藏起来而已。 “摩柯末,贵国为何要将如此重要的情报告诉朕,难道太阳教会和花刺子模国也有恩怨渊源。” 可以让他们不远万里追踪至此,楚非梵可以断定太阳教手中一定掌握关于花刺子模国的机密信息。 因为在诏书中明确提出,如果他将太阳教成功摧毁,将领头三人交给摩柯末和卡尔道奇,帝都中整座珍宝阁拱手奉上。 “楚帝,既然吾皇已亲笔写下诏书,我等前来虎啸城算得上是求助楚帝,所以没有必要隐瞒,开诚布公的告诉楚帝,太阳教手中掌握帝国机密,所以必须清除他们夺回处于帝国的秘密。” “或者他们都成为死人,因为只有死人永远不可能开口。” 摩柯末神情瞬间冰冷,冷厉的杀气袭过,声音坚定的说道。 “摩柯末,你既然如此毫不避讳,将一切都告知朕,为了两国长治久安,白莲教和太阳教勾结之事,朕会派人去彻底清查。” “如果将他们摧毁,太阳教徒全部交由你们处理,楚国绝不插手其中。” 闻声。 摩柯末,卡尔道奇快速起身禀拳施礼,眼眸中闪烁着感激之色,恭敬的声音响起。 起身离开暖阁,琳达已经将花刺子模国进献的礼物准备妥当,而楚非梵中意的战龙刀就在其中。 同时摩柯末赠送给韩芷韵和貂蝉两件小金饰,离开珍宝阁已是正午时分,此时赵云在珍宝阁外等候已久。 “公子,老者已被平安送达私塾,他是帝都私塾中的教书先生。” “是吗?” 楚非梵没想到老者居然是私塾先生,既是私塾先生就应该获取帝国钱粮补贴,不会拮据到为了一百两黄金而冒险。 他心中生疑惑,侧目看了眼赵云,朗声道:“子龙,前面带路我们一起去城中私塾看看!” 建立私塾的诏令颁发已久,现在居然帝都中已有私塾成立,他觉得有必要去看看,也算是体察民情,检查诏令是否落实。 在赵云的带领下,几经周转来到一道小巷深处,朗朗读书声传来,楚非梵闻声脸上腾起淡然的笑意。 前行至私塾外,看着断壁残垣的房屋,地面上因为初雪的原因泥泞不堪,定神看去房屋中数十名学生,在老者的带领下午诵。 “赵将军,你确定这里是私塾?” 韩芷韵轻柔的声音响起,水眸中闪烁着疑惑之色,这里家徒四壁,寒风呼啸而过,所有孩子在冷风中瑟瑟发抖,环境恶劣到了极致。 楚非梵面色铁青,显然这间私塾没有获得朝廷的扶持,不然他们不可能在如此窳陋的地方教学。 “走吧,进入看看!” 既然知道这其中有问题,楚非梵当然不会置之不理,天子脚下要是都存在贪赃枉法,徇私舞弊的事情,那楚国的朝堂风气就必须严惩。 众人踏泥泞而至,站在窗户外看着屋子里的小孩,他们声音高昂的朗诵,虽然冻得瑟瑟发抖却没有一人退缩。 良久。 朗诵声消散,老者发现窗外站立的众人,放下手中戒尺疾步上前。 “谢谢恩人赏赐,老朽感激不尽!” “老先生休要多礼,快快平身!” 楚非梵抬手将老者搀扶起来,出言询问道:“老先生,楚国不是颁发诏令,凡是建立私塾着都可享受国家扶持,难道老先生没有领到扶持的钱粮?” “还有这里是不是太破旧了,要是连续数日下雪,怕是房屋都会随时倒塌。” 面对楚非梵的询问,老者无奈的叹了口气,声音黯然道:“恩人有所不知,老朽读过几年书便想响应皇上的诏令建立私塾。” “可是去户部申报扶持时,他们说老朽是为了骗国家扶持,所以将我赶了出来。” “其实刚才是老朽的私塾并不在这里,而是在巷口的宅子中,但是为了让老朽无法建立私塾,他们纠集皇城中地痞流氓,整天在宅子外生事端,最后还将宅子强行霸占。” “至于这里还是老朽自己出钱,在混子手中租下的,他们欺行霸市,无恶不作,又和官府有勾结,老朽一介草民怎么可能斗得过他们,要不是因为这些孩子,这间私塾早就关门了。” “岂有此理,朗朗乾坤,天子脚下,何人敢如此目无法纪。” 楚非梵脸色铁青,眼眸中闪烁着凌厉的寒光,冷冽的厉喝声响起。 “恩人,老朽多言了,今日谢谢恩人赏赐,老朽替这些孩子再次叩谢恩人。” 老者话音刚落,一道飞扬跋扈的咆哮声,打断了刚要开口的楚非梵。 “翁老头,今天的租金准备好没有,要是在不交租子,我们这就送你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