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6章 珍宝阁真正的身份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646章 珍宝阁真正的身份

楚非梵刚欲离开,侧身在赵云耳畔低语了一番,让他亲自送老先生离开珍宝阁。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老者突获得一百两黄金,这对他来说是意外之喜,同样也可能是他的催命符。 楚非梵不想因为他的鲁莽决定,而妄送了老者的性命,所以特意让赵云亲自送他离开。 至于他则带着韩芷韵,貂蝉,罗世信三人,紧跟在女子背后向珍宝阁后堂走去。 此刻。 珍宝阁前厅中众人彻底沸腾起来,有人惊叹楚非梵的神乎其技,有人羡慕老者的逆天运气。 瞬时间,前厅中议论之声滔滔不绝,都对楚非梵一行人身份充满好奇,各种猜测层出不穷。 一条幽静的通道中,暖风吹徐而动,沿路上到处都是火盆。 “相公,刚才到底是如何做到的,为何伸手入滚油却没有丝毫的损伤?” 韩芷韵拉着楚非梵手臂,抬手将他的衣袖挽起,看着白皙光滑的手腕,疑惑不解的声音响起。 楚非梵当然不会在此处揭穿珍宝阁的伎俩,告诉韩芷韵三人那滚烫的油锅中根本不全是植物油,而是掺杂打量的酸醋。 这些伎俩楚非梵在未穿越前,早在杂技,魔术中熟知,想要让他上当难于登天。 “阁下里面请,这内阁中陈列的才是我们珍宝阁真正的宝物!” 在女子的带领下,四人进入内阁中,的确如她所言,阁中陈列的物品的确比前厅的更为珍贵。 黄金灿灿,宝石光彩四射,兵器杀气凛然,金饰精美绝伦。 女子示意四人开始欣赏,而她却折身离开内阁,楚非梵察觉女子离开,心中暗自猜测,不知其究竟想要干什么。 内阁外,女子紧闭大门,转身背后两道身影出现,她神情恭敬的禀拳施礼。 “大人,他们一行人来路不明,两次破坏我们的计划,大人有何计划,是不是将他们全部............” 女子说着眸子中一抹凌厉的杀意掠过,抬手一个击杀的动作划过,视线停留在面前两人身上。 “刚才的事情本座都看在眼中,一行人中为首那名器宇轩昂的男子,不但可以化解星云刀上的禁制,同时懂得滴血认主之法,就连他身边的护卫都身怀血脉之力,如此之人在这帝都中岂会是无名之辈。” “的确如此,一眼可以看穿滚油之谜,单单这份见识这虎啸帝都中怕是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此次,我们前来楚国身负重任,要不是眼下楚与梁之间大战在即,我们早已开启计划。” “现在我们要找之人亲自上门,本座正好借此机会和他正式商谈一次。” 男子神情凝重,眼眸中精芒掠动,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 “大人的意思是............” “内阁中人就是我们此番要找之人?” 女子神情大惊失色,显然她已经猜出楚非梵的身份,想想他们此行的目的,她脸上不禁腾起一抹期许之色。 “大人,今日之事会不会让其对我们有成见?” “无妨,我们既是商旅亦是使臣,经商我们是认真的,谈判我们亦是认真的。” “楚帝,雄才伟略,应该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而对我们心生芥蒂。” “琳达,去请我们尊贵的客人前来,我们在暖阁中等候。” 言毕。 琳达注视着两人离开,折身推开内阁大门进入其中,此时楚非梵正在一柄古朴锈迹斑斑的大刀前停驻,忽闻开门声传来,他侧目看去,视线停留在款款而来的琳达倩影上。 “怎么,阁下中意这柄战龙刀?” “要是阁下喜欢,珍宝阁可以将它送给阁下,以表我们之间情谊。” “情谊?” “姑娘真会开玩笑,在下与贵阁初次接触,岂会有情谊存在,不过这柄战龙刀某的确中意,不知其价格几何?” “五万两黄金!” 琳达轻笑一声,开门见山的说道,闻声三人震惊,倒是楚非梵神情淡定自若。 “宝刀无价,五万两黄金,姑娘可真是敢开口!” “战龙刀历史久远,这次我们带入中土,是想将它尽显给楚帝,既然阁下喜欢,换取五万两黄金,相信眼下楚国更为需要。” 闻声。 楚非梵脸上神情骤然凝重,韩芷韵,貂蝉,罗世信三人同时将是想汇聚在琳达身上,她刚才的话暴露了太多信息,三人不得不重新审时眼前女子的身份。 “姑娘既已知晓在下的身份,又何必再次打哑谜,有什么想说的尽管表明便是。” “小女子琳达,只是珍宝阁负责接待的,像阁下这样尊贵的杭客人,我们两位阁主已经在暖阁中等候已久。” “看来是早有准备,前面带路!” 楚非梵早已知道他们的身份,商人身份不假,但他们还有另一层身份,居然现在自己身份被识破,且看看他们不远万里前来楚国,到底想要干什么。 暖阁外。 琳达的禀报声响起,一阵开门声传来,两道身影进入四人视线中。 “欢迎我们最珍贵的客人,今日多有怠慢还望楚帝多多谅解!” 为首的男子面带虔诚的笑意,爽朗的声音响起,躬身施礼,示意楚非梵等人进入暖阁。 罗世信进入暖阁和琳达留在外阁,而楚非梵带着貂蝉和韩芷韵两人进入内阁中。 三人落座后,只听面前两人自我介绍:“在下花刺子模国卡尔道奇,拜见楚帝!” “在下花刺子模国摩柯末,拜见楚帝!” “两位远来是客,不必如此多礼!” 楚非梵没想到他们会如此开诚布公,声音客气的说着,抬手示意两人起身。 随即。 摩柯末转身从背后锦盒中拿出,花刺子模国主的诏书是,双膝跪地,诏书举过头顶。 对于他们的礼仪楚非梵并不了解,起身接过诏书伸手将摩柯末扶起。 回身落座,楚非梵打开手中诏书,眼眸中浮现出一丝惊愕之色,居然是一封联合处理宗教的求助诏书。 “太阳教,和白莲教?” 楚非梵心下疑惑,不知两者之间有何关联,为何花刺子模国为了清除太阳教,会不远万里派人前来呈上求助诏书。

上一篇   第645章 雕虫小技

下一篇   第647章 私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