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5章 雕虫小技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645章 雕虫小技

珍宝阁里。 所有人都觉得罗世信之举太过莽撞,无疑就是在给珍宝阁白送黄金。 眼下星云宝刀冲入地面不过十几公分而已,达尔力大如牛,有四象不过之巨力,如此挑战根本无法让他之难而退。 众人都暗自捏着一把汗,希望达尔无法将星云宝刀抽出,如此以来他们不但可以赢回十两黄金,同时还可以保住楚人的颜面。 “哐!” “哐!” 达尔两步上前抬手紧握刀柄,浑身巨力使出想要将宝刀提起,然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让众人大吃一惊。 “吼!” 达尔纵声咆哮,面有不甘,星云宝刀是他随身兵刃,跟随他数十年之久,一直以来都是只有他可以驾驭,旁人无法将其掌控。 此刻。 看似轻轻插在地面的宝刀却宛若数万斤巨铁,纵使达尔用尽全身气力也不能撼动其分毫。 宝刀犹如生根长在地面一样,达尔咬牙切齿尝试各种方法,但是依旧没有办法。 “砰!” 一声巨响传来,达尔一个趔趄跌倒在地面,气喘吁吁,额头上汗水不断滴落下来。 女子神情错愕,眼眸中闪烁着不可思议,她心中深知达尔是星云宝刀的主人,为何此刻他居然无法将宝刀抽出。 “如何,阁下若是不能抽出宝刀,放弃也是不错的选择,没有人会嘲笑你们的。” 罗世信朗声大笑,轻蔑的瞥了眼达尔和女子,心中暗语道:“在吾楚之地上,你们还想放肆,痴心妄想。” 达尔一脸错愕不知发生何事,女子脸色铁青,侧身示意背后侍女将所有人黄金全部如数归还。 回身强颜欢笑,道:“星云宝刀和这位壮士有缘,珍宝阁言出必行,此刀从此属于这位壮士。” “接下来,我们将揭晓第二场活动,为了显示珍宝阁所有宝物货真价实,我们将七彩琉璃皇冠放入沸腾的油锅中,何人徒手可以入锅取出,皇冠将非他莫属。” 言罢。 女子抬手示意侍女将面前纱幔取下,两口器皿出现在众人眼前,其中分别放置着七彩琉璃皇冠。 器皿在滚烫的炭火上沸腾,袅袅白烟腾起,咕嘟咕嘟的沸腾声响起。 “是油锅,这谁敢徒手取出皇冠,这不是自毁手臂?” 珍宝阁中众人窃窃私语,他们虽然垂涎七彩琉璃皇冠,但是看到眼前架势,众人心中的念头瞬间消散。 两口器皿中同样放着七彩琉璃皇冠,一口器皿沸腾滚滚,一口器皿只是腾着青烟,众人皆知肯定是滚滚反动的器皿,温度会奇高无比。 此时。 楚非梵打量着眼前女子,完全就好像在欣赏小丑一样,如此卑劣的手段,居然还想愚弄百姓。 女子见没有一人愿意上前尝试,完全被滚烫的油锅震慑,脸上腾起冷笑之色。 “七彩琉璃皇冠价值连城,居然诸位都不敢尝试,那珍宝阁在外加一百两黄金,皆归成功者所有。” 重赏之下必有莽夫。 在利益诱惑下,众人面色激动,双眸中闪烁着炙热的目光,皇冠和一百两黄金,那可够普通百姓生活一辈子。 “我来试试,可以吗?” 一道询问声传来,人群散开一位老者缓缓走了出来,看着油锅中的皇冠,他径直向冒着白烟的器皿前走去。 “老先生愿意一试,珍宝阁欢迎之至!” 女子嘴角噙着人畜无害的笑意,轻灵的声音响起,玉手抬起示意老者开始。 老者微眯的眸光从两个器皿上扫视而过,最后还是决定选择冒着青烟的器皿,因为旁边沸腾滚滚的器皿,显然让人望而生畏。 看着老者将手掌向器皿中伸去,楚非梵凌厉的目光从女子身上扫过,脸上浮现出微怒之色。 珍宝阁如此举动显然就是在草菅人命,他们这些小把戏普通百姓不知,楚非梵心中却一清二楚。 “等等!” 楚非梵厉喝一声,拉着韩芷韵和貂蝉起身向前走去,来到老者旁边,他出手将老者手掌从器皿前移开。 “某想先试试,希望老先生承让!” “老先生不必担忧,某要是可以将器皿中皇冠取出,一百两黄金归老先生所有,至于皇冠在下想自己留着,不知老先生意下如何?” 闻声。 老者抬首眸光停留在楚非梵身上,轻轻颔首表示同意,按照楚帝之言他完全没有任何损失,或许还可以获得一百两黄金,何乐而不为。 “芷韵,貂蝉,这皇冠你们喜欢?” “相公,芷韵姐姐刚刚进入珍宝阁就喜欢门口的皇冠,这七彩琉璃金冠,可比门口那个小巧精美的多,若是相公可以取得就送给芷韵姐姐。” “既然芷韵喜欢,那我就试试!” 言毕。 楚非梵装模作样围着两个器皿转了圈,瞥了眼一旁花刺子模女子,轻笑一声,身影停在沸腾的器皿前。 见状。 韩芷韵疾步上前,担忧的声音响起,道:“相公,这滚烫的油锅,相公当真要试?” “芷韵,你放心,相公我铜皮铁骨,金刚不坏,这区区滚油岂能奈我何?” 话音尚未消散,只见楚非梵伸手入器皿中,几息之间手掌已经返回虚空,七彩琉璃皇冠已经在他手里。 一切发生太快,宛若变戏法一样,众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他高举在虚空的皇冠,所有人都开始相信楚非梵铜皮铁骨,根本不惧怕滚油的烧灼。 “怎么样,在下已经按照贵阁的要求完成了,这皇冠帮我处理下,至于那一百两黄金交给这位老先生。” 楚非梵回身目光打量着女子,此时她脸色铁青,细长的眸子中杀意掠动,强行压制着心中怒火。 先是罗世信夺走星云宝刀,现在又被楚非梵巧取皇冠,珍宝阁颜面尽失,同时损失惨重。 本来是想借助开业,利用他们的计谋骗取楚国愚民的钱财,现在可好偷鸡不成蚀把米。 “阁下心思缜密,智勇双全,珍宝阁可以和阁下交朋友荣幸之至。” “珍宝阁真正的宝物都在后堂,还望阁下后堂一叙。” 女子暗自苦笑,只见背后一名侍女将一百两黄金放在老者面前,没有丝毫的停留骤然转身离开。 楚非梵轻轻颔首,朗声笑道:“贵阁盛情难却,在下恭敬不如从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