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0章 修为突破,征服狱主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640章 修为突破,征服狱主

“千幻凤影!” 呼啸的剑戾中一道冷冽的声音响起,御书房中瞬间出现无数道韩芷韵的倩影。 万剑归宗尚未合成剑海,就被虚空中缥缈的影子击落在地,韩芷韵凌空飘落而下,长剑插在地面上,玉手紧握剑柄,艰难的支撑着身影。 与此同时。 四面八方的人影同时向楚非梵袭杀过去,剑芒集聚在一起,密不透风的剑锋笼罩在他的身影上。 “霸王拳,破!” 湛卢剑萦绕周身飞旋,针尖对麦芒,牵引着面前是四周剑光旋转。 楚非梵信念控制湛卢悬浮在他面前,一击霸王拳轰杀而出,漫天的人影支离破碎,瞬间化为真气向四周散开。 “砰!” 巨大的震荡之力下,楚非梵悬空的身影撞击在背后屏风上,艰难的稳住身形,嘴角血渍滑落而下。 此时。 两人都已经是强弩之末,韩芷韵修为强横,可体内暗藏生死符,让她的修为发挥受损。 楚非梵倒是全盛时期,可修为和韩芷韵相差两个小阶,就算全力以赴也只能勉强战成平手。 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传来,御书房外灯火晃动,韩芷韵回首看去,发现殿外已经被禁卫军团团包围。 “噗!” 一口鲜血喷出,她紧握手中长剑,艰难的起身向楚非梵走去,水眸中闪烁着决绝之色。 看着面前不断向自己逼近的韩芷韵,他催动提升仅剩的一丝真气,悬浮在丹田中的太虚剑灵轻颤。 “受死吧!” 韩芷韵森寒蚀骨的声音响起,手中长剑碎空穿刺过去,可显然剑刃上的力量变弱,只见她身影晃动不已,一个趔趄栽倒在地面上。 蓦然间。 韩芷韵身上的天凤血脉消失,虚空中的凤鸣声化为虚有,只见她脸色苍白如纸,口中鲜血不断喷出。 楚非梵清晰的感觉到韩芷韵内体的真气在不断的流逝,要是一直这样下去,相信用不了多久她便会香消玉损。 韩芷韵可不能死,她可是不可缺少的东风,只有从她口中才可以得到关于紫云帝国的一切消息。 只有这样才能成功说服杨氏一门,让他们弃暗投明,里应外合从紫云帝国内部开始瓦解。 抬手抓着韩芷韵的手腕,她的脉象非常虚弱,若隐若现,显然她遭受到了天凤血脉的反噬。 “滴,系统提示宿主体内伤势过重,若是想救治她必须双修,只有真龙血脉和天凤血脉合二为一,才可将她体内的损伤修复,同时这也是最快速度恢复宿主伤势的办法。” “双修?” 先前韩芷韵风姿嫣然,肤如凝脂、杏眼桃腮,明艳不可方物,千娇百媚的样子,让人怜爱。 温向软玉,不由得让人意马心猿。 此时她生命垂危,与其双修虽有些乘人之危的意思,但为了自己的部署,楚非梵不能看着她香消玉碎。 抬手怀抱着地面上已经晕死过去韩芷韵,转身向后殿走去,将她放在木塌上,楚非梵折身前往御书房外。 养心殿外。 雪夜下,铁鹰锐士和禁卫军团团包围,见楚非梵毫发无损出现,小桂子疾步上前。 “小桂子,让禁卫军都撤了,这几日朕要闭关修炼,所有事情交给中书令几位大人处置,可明白!” “奴才遵命!” 小桂子带着禁卫军离开御书房,楚非梵折身返回眼前一片狼藉,他苦笑一声起身向后殿走去。 看着木塌昏睡的韩芷韵,抬手将她扶起,慢慢退去身影上衣衫,昏暗的灯光下,一抹嫩白映入眼帘。 幽香扑鼻,让人意乱情迷............. 接下来,三天的时间里,养心殿一直紧闭大门,小桂子已经传令下去,所以没有人打扰楚非梵闭关双修。 入夜。 积雪覆盖在殿外假山,广场上,照应的天地间一片亮白,寒风萧瑟,猎猎作响。 养心殿中,楚非梵和韩芷韵双修已经到了最关键时刻,天人合一之境,两人体内真龙,天凤血脉之力相互转换。 浩瀚磅礴真气充斥在房间中,天地灵气萦绕成漩涡,将两人包裹其中,金光和银光缠绕交错在一起,宛若沐浴在圣光之下。 黑夜的苍穹上,一道冲天而起的神龙和翱翔的神凤对峙,龙凤和鸣,异象天下。 故而。 一道直冲九霄的亮光犹如流星一闪即逝,龙吟凤鸣声久久回荡在苍穹之巅。 木塌上两人身影上光芒缥缈灵动,此时韩芷韵俏脸布满血色,宛若一朵盛开的灵芙,说不尽风光旖旎。 “轰!” 一声巨响传来,紧接着楚非梵修为不断攀升,在浩瀚磅礴的真气冲击下达到武皇境巅峰。 于此同时一声嘤咛声响起,坦诚相见的两人同时睁开双眸,看着眼前棱角分明的脸颊上,感受到周空萦绕的真气之力,韩芷韵瞬间明白发生何事。 “唰!” 韩芷韵又羞又恼,双颊晕红,玉手抬起向面前楚非梵攻击过去。 “砰!” 楚非梵一把将她袭来的手臂握住,冷冽的声音响起:“屠魔狱主,现在是修复你体内伤势最佳时机,你要是想再次承受重创之痛,朕愿意奉陪到底。” “无耻之徒,本狱主定要将你碎尸万段,就算再次重创又如何?” 言罢。 韩芷韵另一只玉臂抬起快速攻击而来,楚非梵可不想前功尽弃,见她不依不饶的样子,身影骤然腾起,凑过嘴去一吻,两人身影同时倒在木塌上。 征服! 唯有征服才可以让韩芷韵彻底安静下来,温香软玉,神魂飘飘。 先前的双修韩芷韵处于昏迷之中,而此刻却是另一番光景。 御书房中,香气四溢,活色生香,艳丽的春色悄然上演,但无一人可以饱此眼福。 良久。 御书房中沉重的呼吸声消失,空气中萦绕的真气消散,此时的韩芷韵彻底臣服在楚非梵的真龙之威下。 虽然心中仍有杀意,可因为血脉之力的原因,她对楚非梵已经有了别样的情愫。 “狱主,现在你已经名副其实是朕的女人,留在朕身边服侍,朕不但会解除你体内的生死符,过往的事情可以既往不咎。” “至于你屠魔狱主的身份,以后将不复存在,因为你的身份只有一个,那就是楚帝的女人!” 霸道凌天的声音响起,木塌上韩芷韵脸上晕红流霞,丽色生春,紧咬牙关,整个人陷入无尽的矛盾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