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8章 双刃剑, 东风来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638章 双刃剑, 东风来

对于紫云帝国的部署,他心中已有定计,杨氏一门是敌是友一切尽在杨延嗣身上。 他若是可以劝说杨家主,杨业弃暗投明,不但攻打紫云将变得轻松,同时楚国兵锋将再上一层楼。 但他知道策反杨氏一门,单单杨延嗣一人之言不足以让他们动摇,杨氏一门忠烈他们绝不会轻易至家国于不顾,背上叛变的罪名。 这件事情还需慎重对待,必须将梁国的狼子野心告诉杨氏,同时让他们从紫云内部开始瓦解梁国力量。 现在的杨氏就是一柄双刃剑,运用得当可以重创梁国,从敌人的心脏深处彻底将他击溃。 故而。 楚非梵将梵嬴,牧芸二人的供词整理,这些都将是退到紫云这座大厦的助理,现在万事具备只欠东风。 他知道东风以在路上,相信很快就会到来。 ........ 入夜。 楚非梵挑灯夜战,不但书写了梵嬴,牧芸二人的供词,还亲笔书写了一份书信,将由杨延嗣在不久带给杨业。 昏暗的灯光下,他放下手中御笔,起身活动下身子,一旁火盆中的炭火吱吱作响,滚烫的火苗跳动。 “皇上,该用晚宴了!” 一旁,小桂子恭敬的声音响起,他起身从高台上走下,后背传来一阵厚重感,只见小桂子将披风为他披上。 “咯吱!” 一道推门声传来,楚非梵走出御书房,冰冷的空气迎面扑来,感觉就向后妈的手掌一样,尖锐刻薄的招呼在脸颊上。 昏沉沉的灯火下,照应着虚空中翩翩飞舞的雪花,又是风雪夜,楚非梵对战争大陆的天气非常好奇,这入冬以来接连飞雪不断,完全没有停止的意思。 白皑皑的雪花覆盖在地面上,小桂子掌灯走在前方照明,两人一前一后移步向养心殿走去。 返回帝都五日,南宫曦有孕在身,楚非梵不想打扰她修养,每日除了短暂的看望,这五日他都在其他三女宫殿中就寝。 可才五日时间,三女早已臣服在他的强悍之下,全部以修炼为由暂时拒绝侍寝。 寒夜冰冷,他只能一人前往养心殿,幽暗的长廊中,楚非梵看着外面飘飞的雪花,步伐稳健的向前走着。 “唰!” 一阵强劲的冷风嘶吼而过,空气中轻盈的真气波动一闪即逝,若非他感知力超强,很有可能忽视着微不足道的真气波动。 感受着若有若无的真气,那是一种熟悉的气息波动,楚非梵双眸中精光掠动,心中暗语道:“东风将至,真是天助我也!” 抵达养心殿。 晚膳在小桂子指挥下摆放在他面前,众人躬身退下后,楚非梵慢条斯理的品尝着面前的美食美酒。 显然此刻他的心思完全不在面前美食上,那股熟悉的气息居然出现,他坚信来人肯定隐藏在四周。 一副玩味的笑意腾起,轻嚼慢咽着美食,自斟自饮一杯温酒,体内浩瀚磅礴的真气运转,时刻准备迎接雪夜赶来的客人。 晚膳结束。 小桂子命令众人撤走木案上食物,楚非梵起身向后殿走去,砰的一声巨响传来,冷风将窗户锤打的啪啪作响。 轻纱幔后,一道黑影一闪即逝,银白的剑光穿过轻纱,凌厉的袭杀而至。 “屠魔狱主何必如此焦急,朕以为狱主可以沉住气,没想到还是个急脾气!” “怎么,才和朕分开不到半月时光,这就思念朕了,居然千里迢迢踏雪来看望!” “休要妄言,赶紧将本狱主身上的生死符解除,不然今夜你我一起同归于尽!” 冷冽的声音响起,充满了决绝之意,锋芒四射的剑光向前抵来,楚非梵出手两根手指将剑尖夹在指缝中。 “狱主,这见面礼未免也太霸道了!” “不过你不思念朕,但朕非常思念你!” 思念? 屠魔狱主双眸注视着面前楚非梵,看着他嘴角敛着诡诈的笑意,一股冰冷之感瞬间袭遍全身。 这一抹笑容她再熟悉不过,往昔罪城之底楚非梵施展生死符时,就是现在这副嘴脸。 “狱主这段时间是不是夜夜都会想朕,想的彻夜难眠?” 楚非梵戏谑的声音响起,打量着寒风下的韩芷韵,周身衣袂飘决,倩影圣白如雪的披风,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子,脸上布满霜寒冰冷,可别有一番风韵,让人不由得心猿意马。 这段时间韩芷韵对楚非梵那可是恨之入骨,没到晚上她体内的生死符都会有短暂的发作,那股噬神的痛楚早已将她折磨的痛不欲生。 一月之期将至。 韩芷韵知道要是再不能将体内生死符彻底清除,她怕是再也坚持不下去,最后一丝理智都会被蚕食一空,彻底沦为楚非梵的奴仆。 她必须要在这最后一刻,就算拼死也要一搏,最坏的打算就是和楚非梵同归于尽。 “砰!” 韩芷韵真气不断透过长剑袭来,他双指旋转,指尖的剑锋飞了出去,她的倩影随剑而动,翩翩飞转而起。 “唰!” 残影闪过纱幔消失在韩芷韵面前,她稳住身形,苍白的脸上浮现出警惕的神色,感受到背后传来一阵真气波动。 “受死吧!” 暴怒的厉喝声响起,韩芷韵转身一剑横扫而过,只听砰地一声她手臂好像被巨钳卡住一样。 “你这又是何苦,中了生死符体内真气释放不到五成,根本就不是朕的对手。” “明知如此还来,这不是羊入虎口?” 楚非梵手掌用力一拽,韩芷韵被拉入他的怀中,美人在怀,温暖如玉,一阵沁人心脾的芳香袭来,他一副非常享受的样子,紧握着她的手腕,反身将她抵在一旁的木柱上。 “怎么样,不知狱主还有什么手段!” 温热的气息拍打在她脸上,浓郁的男子气息扑鼻而来,楚非梵身怀真龙血脉,身影上本就散发着一股龙威气息,此时的韩芷韵又气又怒,疯狂的挣扎着可依旧无法动弹。 他感觉到胸前传来一阵柔软,深邃如星辰的眼眸注视着韩芷韵胸前,心中暗自嘀咕道。 “没想到这屠魔狱主身材如此曼妙,真是让人着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