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章 内忧外患,门阀祸患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636章 内忧外患,门阀祸患

午后。 初雪停止,寒风呼啸,白皑皑的积雪铺在地面上,宛若白色的地毯直通天际。 虎阳城下。 诸葛亮,张良二人带领千名护卫踏雪而去,朝着帝都的方向扬鞭纵马,吱吱的踏雪声响起,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雪白的天地间。 城池上,郭嘉,赵云,罗世信三人站立在楚非梵背后,身上披风随风而动,傲立在风雪之中。 “奉孝,初雪停止,尔觉得此时向紫云帝国用兵如何?” “皇上,天寒地冻,行奇兵长途奔袭,横穿千里雪地,可直达紫翰城和秦,岳二将回合。” “紫翰城将是我军扎在紫云帝国中的一颗钉子,不断扩散可在敌军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攻下周边诸城,扭转沙场占战局,即便是三月春暖时,我军亦可以占据主导地位。” “紫翰城?” “朕差点就忘记了这座城池的用途,这个钉子要成为插在距离敌军心脏最近的地方。” “待帝都方面将三军过冬的装备全部送达,即刻出发前往紫翰城。” 言罢。 楚非梵乍然抬首,凌厉如剑的寒光直视前方,身上散发出犀利的气势。 接下来的十天时间里,有接连断断续续的下了两场雪,气温急剧下降,河水开始结冰,道路变得光滑异常。 楚非梵临时留在虎阳城中,帝都不断有奏折送来,将军府书房成为他临时处理政务的地方,小桂子麾下暗卫负责传递消息。 将军府书房。 看着帝都传来的奏折,他眉头紧锁,脸上腾起愤怒之色,放下手中御笔,侧身看了眼身旁伺候的小桂子。 “钱粮征收为何如此困难,难道他们这是要饿死朕五城十八关的百姓?” “皇上,紫薇郡中豪门世家,根深蒂固,他们和朝中老臣多有来往,拒绝粮食和金钱的支持,显然是他们早有预谋。” 小桂子开口将心中所知道出,见楚非梵脸色铁青,低头眼眸中闪过一抹惊恐。 “豪门世家,哼,享受着朕的庇佑,不感恩戴德就算了!” “居然在国家需要帮助的时候暗地联合,怎么这是要拉帮结派给朕示威?” 冷冽的声音响起,他回身落座在木案前,提笔写下一道诏令,是一条专门针对楚国现存门阀的旨意。 楚非梵打心底里最讨厌门阀世家的存在,历史长河中多少国家的失败,都是因为门阀的根深蒂固。 他要趁着楚国这股门阀之风刚刚兴起,将他们扼杀在摇篮之中,杜绝门阀左右朝廷的事情出现。 “小桂子,让暗卫将这封诏令传回帝都,所有门阀势力若是还想在楚国的庇佑下继续长存,那他们就必须遵从朕的旨意。” “如若不然,那就没有存在的必要,让他们全部瓦解。” 楚非梵诏书中写的非常明白,所有和门阀有联系的官员,敢有包庇藏私者,严惩不贷。 门阀世家的事情不能完美的解决,那借来的一切事情都将推迟,他可不想延误战机,错失攻占紫云帝国最好的机会。 年关之前,必须攻下紫云帝国诸城,这是他早已制定好的计划,绝对不能有失。 小桂子接过楚非梵交给他的诏令,退出书房快速向外面走去,一炷香的时间后,小桂子去而复返,手中带着帝都传来的紧急奏折。 “皇上,北寒王单黎递来的奏折。” 接过小桂子手中的奏折,凝神浏览,眉宇紧蹙,嘴角微微抽动着。 “北寒王求助!” “北寒王府遭受风雪的破坏,牛羊死伤无数,整个北寒王府过冬都成为困难。” 这一消息,让彻底将楚非梵的计划打乱,五城十八关需要钱粮,帝都四城中安置的六万难民需要钱粮,现在北寒王府递上奏折求助,依旧需要大批的钱粮。 他不得不决定取消发兵紫云帝国的计划,如此超级巨额的钱粮消耗,已经没有能力支持大军在外作战的根基。 眼下稳固民生才是重中之重,决不能让寒冷和饥饿将楚国百姓击溃,让他们对朝廷失去信心。 如果一旦出现饿殍遍野,路有死骨的事情,那么将会民怨沸腾,百姓为了生存什么事情都可以干出来。 “小桂子,传令诸将格尽职守镇守各城,让暗卫传密令给秦,岳二将,让他们放弃紫翰城撤回丰烟城,和霍去病将军一起镇守。” 楚非梵决定亲自返回帝都处理钱粮之事,各地所需钱粮不能及时解决,诸将和各城官员的工作将很难推进。 小桂子离开书房传密令前往紫翰城,楚非梵将手中奏折放在衣袖中,疾步向前走去。 狄仁杰,郭嘉二人此时正在侧室内斟茶相谈,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两人同时放下手中茶杯,侧目向门口看去。 忽见楚非梵到来,两人刚欲起身却听到他的声音响起:“两位爱卿不用多礼,朕遇难题想和两位爱卿相商。” 楚非梵盘腿坐下在火炉旁,一杯白气袅袅的热茶放在他的面前,清香的茶气飘来,他举杯轻抿。 “两位爱卿看看这两份奏折,给朕一些你们的建议!” 两份奏折一份是北寒王求助的奏折,一份是门阀世家拒绝提供钱粮支持的奏折。 许久。 狄仁杰,郭嘉二人交换浏览两份奏折,面带担忧之色,他们知道眼下楚国已是内忧外患,不能妥善处理,必将徒生事端。 “皇上,北寒王是吾楚藩王,为吾楚镇守北境草原,眼下王府数十万百姓危矣,朝廷肯定要大力支持,助他们渡过这场劫难。” “至于,门阀世家之事,怀柔政策不见效果,只能铁血手段,国家有难,万人有责。” “皇上,狄大人言之有理,目下国之安稳才是第一,至于用兵紫云可以暂缓。粮草不及,仓促行军,风险太过庞大,毕竟接下来还有一场恶战在等待着吾楚。” 郭嘉也表明了他对兴兵紫云的见解,万事俱备的情况下行军,军心稳固,士气高昂,可一旦仓促行军,后续粮草无法保证,那对浴血沙场的将士,可是致命的打击,无异于妄送性命。 闻声。 楚非梵轻轻颔首,抬手轻抿杯中茶水,狄仁杰和郭嘉与自己见底相同,让他并不觉的意外。 只是还是有些心有不甘,心头总萦绕着一丝担忧,不能借此机会在紫云帝国扎下钉子,三月春暖,梁军再次倾巢而出,这场惊天大战楚国没有丝毫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