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3章 地牢审讯,孔明归来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633章 地牢审讯,孔明归来

虎阳城地牢。 牧芸和梵嬴二人被带了上来,两人在不同的时间段被抓,彼此不知对方的存在。 此时。 昏暗的地牢通道中相遇,梵嬴到时没有丝毫的吃惊,毕竟他前往巫恒山伏击楚军,就是为了营救牧芸。 可牧芸看到梵嬴时,布满污渍的脸颊上腾起错愕之色,狂甲军统领被俘,这让她完全没有想到。 狂甲军在梁军中地位仅次于牧野亲率狂龙军团,梵嬴被俘说明狂甲军已然落败,这让她再次对楚军有了新的认识。 接连攻城拔寨,牧芸心中楚军皆是不堪一击,知道赤锋营的出现,彻底颠覆了她对楚军的认识。 牧芸双眸中精光掠动,瞥了眼梵嬴,神情惆怅黯然,在士兵的押送下来到刑房中。 两人乍然抬首向前看去,一道身影负手站立在他们面前,他身旁两名护卫笔直而立,周身上萦绕着恐怖的铁血杀气。 牧芸,梵嬴二人久经沙场,他们感受到赵云,罗世信身上的气息,知道眼前这两人在楚军中绝对是强悍的存在,至少两人的实力在他们之上。 “唰!” 楚非梵骤然转身,尖锐的目光从两人身上扫视而过,挥手示意赵云将两人分开。 梵嬴被两名士兵押往另一件刑房中,他打量着面前牧芸,心神一动,小贱瞬间将她的消息全部传送过来。 “牧芸,征楚大元帅牧野的女儿,血灵军先锋将军,武皇境下品修为,善使长枪与弓弩。” “没想到独孤伐阴差阳错下,居然抓获一名颇有分两的梁将,单单他大元帅女儿的身份,就可以大做文章。” “先收押,朕去会会狂甲军的统领。” 话音落。 楚非梵拂袖起身向一旁刑房走去,石室中牧芸一脸疑惑之色,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脑海中思绪飞转。 “楚帝?” 看着离去的背影,牧芸心中暗想:“他就是传闻的楚帝,难怪身上散发着让人窒息的威压之力。” 一侧石室中,梵嬴被押在地上,他放弃了挣扎,完全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梵将军,牧芸将军可什么都说了,现在朕给将军一次机会是,将你知道的全部道出,可活!否则车裂!” “车裂?” 一道沙哑颤抖的声音传来,梵嬴乍然抬首,双眸中腾起恐慌之色,视线停留在楚非梵身影上。 所谓车裂,就是把人的头和四肢分别绑在五辆车上,套上马匹,分别向不同的方向拉,这样把人的身体硬撕裂为六块,所以名为车裂,俗称五马分尸。 梵嬴深知侧裂的痛苦,此刑可是战争大陆十大酷刑之一,痛苦异常,残忍至极。 “不知,楚帝想知道什么?” “牧芸身为牧野元帅的千金,她已经将梁国攻楚之事和盘托出,可朕怀疑其中有诈,想听听将军怎么说。” 楚非梵眸子中掠动狡黠之光,拂袖之意士兵松开梵嬴,只见其抬头惊慌失措的环顾四周,颤抖的声音响起。 接下来梵嬴将他知道的一切全部和盘托出,没有丝毫的保留,不过他知道的只是梁国伐楚的皮毛,至于梁国背后和屠魔狱到底是什么关系,他却毫不知情。 半个时辰后。 梵嬴的审讯结束,楚非梵下令赵云,罗世信将牧芸带了过来。 牧芸听到楚非梵当面道出梁国兴兵的全部过程,她声嘶力竭的质问梵嬴,可其却是一脸无辜,神情鄙视的嘶吼。 “牧芸将军,是你先将帝国的秘密暴露,居然还在这里质问本将军,真是可笑之至。” “蠢货!” “愚蠢的东西!” 牧芸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楚非梵没有率先审问自己,他将他们二人分开审讯,各个击破,再去让他们毫无遮掩的揭露对方。 楚非梵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知道的一切,看着愤怒咆哮的两人,拂袖起身离开了昏暗的地牢。 在他离开地牢一炷香后,梵嬴终于知道他中了楚帝的奸计,声嘶力竭的谩骂咆哮声,回荡在地牢中。 返回将军府,楚非梵下令赵云,罗世信二人下去准备,他决定先返回虎啸城。 战败的消息传回帝都,楚非梵担忧帝都会发生骚乱,决定率先返回,只有他出现在皇宫才可以湮灭那些潜藏在拿出的流言蜚语。 翌日。 清晨。 森寒的清风吹徐而过,地面上雪花随风轻扬而起,枯木枝干上孤鸟嘶鸣两声,挥动翅膀向远处丛林飞去。 白皑皑的大雪覆盖天地,将军府外赵云,罗世信,仇锋诸将早已恭候多时,等待跟随楚非梵几人返回帝都。 就在此时。 一阵马踏飞雪的吱吱声传来,守城将领禀报城外发现大批军队的踪迹,他们正冒着风雪赶来。 闻声。 赵云急忙向将军府中奔去,他心中猜测可能是楚非梵期盼已久的,诸葛军师大军返回。 “子龙,何事如此匆忙!” “回皇上,城外发现大规模军队正在靠近虎阳城,末将猜测可能是诸葛军师率领大军回城了。” “孔明回来了?” “走,前往城门口看看!” 言毕。 楚非梵,张良,郭嘉三人带着诸将赶往城门口,看着浩浩荡荡入城的大军,正是诸葛亮率领的陷阵营,先登死士营和重骑兵军团。 李元霸,杨大眼,典韦众将紧跟在诸葛亮背后,疾步向面前楚非梵走来,看着他们铠甲沉积着白茫茫的雪花,他上前抬首为他们除去。 “众卿免礼,天寒地冻,随朕一起返回将军府,在从从长计议。” 一个时辰后。 诸葛亮和众将出现在议事厅中,火盆中赤红的炭火让人心暖,温热的气息迎面扑来。 此时。 诸将已经退去身上半月未退的戎装,他们简单清洗后换上便装。 楚非梵看着陆陆续续落座的将领,目光停留在轻摇羽扇的诸葛亮身上。 “孔明,此番梁国兴兵,多亏你和子房他们及时部署,才可让吾楚渡过这场危机,朕替楚国百姓感谢诸位。” “皇上,微臣不敢言功,都是诸将和各位大人的紧密配合,才可化解危局,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吾皇治国有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