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 楚国强兵,赤锋营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630章 楚国强兵,赤锋营

夜幕降临,寒风萧瑟。 此时已接近午夜时分,荒野上异常的安静,虫鸣声荡然无存。 昏暗的星光洒落在荒野,孤峰,丛林,山坡上,四处尽在星光月华的笼罩下。 梁军大营,袅袅腾起的烟雾缭绕在虚空,火盆中吞吐的火蛇照耀在天地间。 来回巡逻的士兵,铁甲寒光粼粼,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随风而动,消散在远处的黑暗中。 忽然。 一阵凌乱的马蹄声传来,巡逻士卒循声看去,暗光下数百匹战马狂奔而来。 “唰!” “唰!” 大营中众士卒巨弓上早已悬着箭矢,只要狂奔战马而至,若是敌兵来袭,瞬间便会成为箭下亡魂。 看着不断逼近战马,虚空中一道旌旗进入巡逻士卒的视线中,只听领头的士兵朗声道。 “血灵旌旗,是牧将军的战旗!” 话音落。 大营闸门打开,众士卒退后两侧,看着数百匹布满血渍战马进入大营,马背上不时有鲜血淋漓的血灵军跌落。 “发生何事了?” “通报牧元帅,我们遭遇楚军偷袭,牧将军被楚军活捉!” 颤抖的声音响起,巡逻的士兵脸色惨白,转身快速向中军大营跑了过去。 片刻。 慌乱惊动了整个大营,诸将紧跟在牧野的背后来到前营,看着铠甲残破,浑身布满血渍的血灵军,牧野纵声问道。 “芸儿,怎么了!” 巡逻士兵已经禀报,可他还是想再次确认,他不相信楚国会有军团,可以击败训练有素,无往不胜的血灵军击败。 “元帅,殇阳关下我们遭遇楚军精锐,因寡不敌众,血灵军惨败,牧将军被楚军活捉。” “什么!” “殇阳关怎么会出现楚军精锐,可知捉拿芸儿的是楚军那个军团所为?” 牧野怒火中烧,握着阔剑的手掌吱吱作响,脸上布满霜寒,双眸中杀机四射。 血灵军恐慌不已,视线避开牧野的目光,颤抖的声音响起,道:“元帅,楚军身披重铠,可速度奇快,丝毫不在血灵军之下。” “重甲轻骑,难道是楚国最强的赤锋营!” 一位身披青衫的男子,神情冷清,笃定的声音响起。 “赤锋营!” “仲博,将你知道赤锋营的信息,和盘道出,本帅要知道他们到底强悍几何。” “禀元帅,赤锋营,楚国的第六军团,楚帝最早创建四狼军团,之后又组建雷虎轻骑,大越帝国之战后,楚帝建立赤锋营。” “此军团身披特殊炼制工艺的铠甲,虽为重骑兵装备,但重量却等同于轻骑兵的装备,他们沙场上组成无坚不摧的人墙,所过之处宛若黑潮袭过,山崩地裂,寸草不生。” “属下本以为楚国会将最强悍的赤锋营和雷虎轻骑,隐藏在帝都中,在虎啸城最后一役中遭遇,没想到他们居然出现在殇阳关。” “元帅,必须将这支军团全部歼灭,从他们于牧将军相遇的时间来看,赤锋营应该是前往虎阳城支援的。” 仲博朗声将赤锋营详尽介绍,并且建议牧野即刻发兵拦截赤锋营。 闻声。 牧野灵机一动,转身疾步行风向大帐中走去,进入帐中他长剑出鞘,剑尖指在地图上。 “殇阳关,寒风岭,巫恒山。” “仲博,楚军不可能从官道上大张旗鼓前往虎阳城,他们必定绕过殇阳关,越过寒风岭,横穿巫恒山,前往虎阳城北门下。” “如此算来,此时他们应该还没有抵达巫恒山,即刻下令狂甲军团前往巫恒山,拦截楚军赤锋营,务必将他们一举歼灭,救下芸儿。” 牧野长剑抵在地图上,脸颊抽动,怒不可遏,冷冽的声音响起。 刺啦! 只见在牧野收回长剑时,背后军师地图上出现一道剑痕,此时狂甲军的将军,禀拳见礼躬身向大帐外退去。 大营外。 狂甲军集结,黯淡的月光下他们飞身上马,快速向是巫恒山方向狂奔而去。 隆隆马蹄声响起,远处古树上栖息的孤鸟,凌空飞起,快速消失在夜色下。 ................ 夜深露重,寒风袭人。 此时。 殇阳关下,楚非梵,霍去病,狄仁杰,仇锋,赵云诸将带领雷虎轻骑抵达。 轻嗅空气中残余的血腥之气,他侧目看了眼身旁跟随的赤锋营斥候,雄浑的声音响起询问道。 “独孤将军就是在这里击溃敌军一万大军,是也不是!” “回皇上,就是这里!” “往前便是寒风岭,巫恒山,独孤将军担心敌兵会在这两地设伏,所以令我等前来通知。” 闻声。 楚非梵侧目看了眼狄仁杰,神情一凝,问道:“怀英,你有何良策?” 狄仁杰纵身跃下马背,从怀中掏出一份地图,借着月光,道:“皇上,从时间推断梁军逃走的残兵,此时已经消息传送到梁国大营。” “怕是此时梁军统帅已经派人前往巫恒山,伏击独孤将军他们了。” “何以见得?” “皇上,独孤将军行军不可能走官道,定会选择寒风岭,巫恒山这样的山道,所以大大减缓他们色速度。” “要是真如独孤将军传来的消息,与他们相遇的军团是前去迎接粮草的,那梁军已经会集结在这里安营扎寨。” “没错,此处距离虎阳城不足十里,又居高临下,四周都是荒野,要是朕也会在这里安营。” “那怀英的意思是,我们穿过寒风岭截断梁军后路,将这支军团歼灭在巫恒山下。” 此时,楚非梵已经下马,俯身在狄仁杰一侧,看着手指在地图上轻描,立刻明白他的意图,坚定的声音响起。 “皇上,此战若胜,定可拔掉梁军一颗利齿,因为他们派往巫恒山的军团,绝对是军中精锐。” 狄仁杰满怀信心,身影腾起,嘴角噙着笑意,“怀英,奔袭数十日终于要和梁军交手,此战定要让梁军重新认识楚军兵锋,让他们知道楚地绝非他们能撒野的地方。” “去病,嬴离,北笙烈,传令雷虎轻骑打起精神,今夜朕带诸将一起去领教下梁军的高招。” 诸将闻声,神情兴奋不已,压抑了数天的愤怒,现在终于有地方可以发泄,他们岂会放过如此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