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 有没有兴趣干一票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628章 有没有兴趣干一票

虎阳城。 将军府。 议事厅中,张良担忧的声音飘荡开来,诸将神情凝重,眼眸中尽是黯然之光。 眼下虎阳城中多是战将,颜良,文丑,关胜等人不善谋略,张良唯有和尉迟恭,宋无缺二将商榷。 “军师,出城的斥候尚未归来,以不变应万变,做好城中准备,敌军就算强行进攻,他们也讨不到任何好处。” “另外,两日前诸葛军师已经传回消息,各路将军正在向虎阳城集合,末将猜测也就这一两日,各路大军便会齐聚虎阳城下,到时梁国三十万大军必败无疑。” “好,传令下去继续加固城池,箭矢和防御器械全部送往城池下,一旦城外梁军开始攻城,誓死要坚守三日时间,为各路大军争取时间。” 张良雄浑有力的声音响起,诸将起身退去,开始城中的部署。 “子房,五城十八关沦陷,楚军士气大跌,继续一场胜利稳住军心,不然三军将丧失斗志成为一盘散沙。” “是啊!” “梁国用兵奇诡,接连攻城拔寨,百姓流离,士兵惨死,迫不及待需要一场胜战稳固军心。” 张良轻轻颔首,双眸中担忧之光掠动,声音坚定的说道。 然。 此时。 虎阳城外,梁国军营外,一阵飞驰的马蹄声传来,虚空中旌旗猎猎,来将举手摘下沉重的头盔,纵身跃下马背。头盔除去的瞬间,一头黑墨色的长发在风里扬起,长发宛若飞瀑一样。 “拜见牧将军!” “父帅可在大帐中?” 女子手扶头盔,甲胄上飘摇,阔步向前方走去,一副英姿飒爽,杀气凛然的样子。 牧芸,梁国女将,征楚大元帅之女,从小在军中长大,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善使枪,射术精强。 此番梁国兴兵伐楚,牧野为征楚大元帅,牧芸为先锋将军,连破五城十八关多她的功劳,其麾下血灵军,挞伐天下,摧枯拉朽。 “唰!” 大帐前帘子被牧芸身后随从伸手撩起,她躬身进入帐中,深邃灵动的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视而过,最后视线停留在牧野身上。 牧野身形笔直如剑端坐在木案前,两鬓银丝缕缕,如刀削斧劈的面颊上多了些许岁月的风霜。 忽见牧芸进入大帐,冷峻的脸上腾起一抹笑意,道:“芸儿,前来前线沙场所谓何事?” “父帅,为何久久不向虎阳城发起进攻,眼下我军摧枯拉朽,无往而不胜,正是士气最强盛时,只要攻破虎阳城楚国最后残喘的士兵,我军便可长驱直入攻下楚都虎啸。” “到时候,楚国将不复存在,我们梁国将成为六品帝国中的霸主。” “父帅,到底在担心什么?” 牧芸急切的声音响起,抬首视线停留在牧野身上,只见他大笑一声,挥手示意她落座在一旁。 “芸儿,楚国已经穷途末路,前方虎阳城迟早被我军击破,可行军打仗并不是一蹴而就之事。” “眼下我军三十万大军安营扎寨于此,是因为粮草辎重供给不足,若是有足够的粮草,众将士岂会再次等候,早已杀上虎阳城池上。” “缺少粮草?” 牧芸面带疑惑,不解的声音响起,侧目看了眼牧野,道:“啥父帅,破釜沉舟攻下虎阳城,粮草辎重自然就有了。” “哈哈~” “芸儿,虎阳城之重要性你我皆知,难道楚军会不知?” “前方虎阳城和其他城池可不一样,是一块难啃的骨头,没有三天时间不可能攻破。” 牧芸何等聪明,瞬间听出牧野言外之意,身影骤然腾起,禀拳见礼。 “父帅,孩儿愿前往紫翰城押送粮草,为我军化解粮草紧缺之危!” “芸儿,常志,翟兴二将已经率领奔雷军前往紫翰城押送粮草,两日已过却迟迟未归。” “既然我儿有意前往紫翰城护送粮草,那便即刻率领麾下血灵军前往接应,以防不测。” “遵命!” 牧芸铿锵的声音响起,身形后退离开大帐,看着其离去的身影,牧野长处一口气。 他召集诸将就是为了接应粮草之事,现在牧芸亲自率血灵军前往,他心中的担忧终于可以消散。 日已西沉,霞光万丈。 距离牧芸离开梁国大营足足过去数个时辰,此时漫天烟尘缭绕的殇阳关外,一队大军正嘶风纵马向前狂奔。 为首的将领正是身披甲胄的牧芸,她率领一万血灵军,长途奔袭前往紫翰城方向。 牧芸根据大军行军速度判断,常志,翟兴二人两日行军,就算押送粮草,眼下怕是距离殇阳关已经不远。 隆隆马蹄声响彻天穹,此时远处偏僻的古道上,独孤伐,张飞带着赤锋营正在向虎阳城靠近。。 忽闻阵阵马蹄声传来,独孤伐,张飞,林冲,三人神情一凝,眼眸中凌厉的寒光掠过。 三人皆知在这里大张旗鼓出现的显然不会是楚军,听声音肯定是梁军的骑兵。 “张将军,林将军,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将这支骑兵吃掉!” 独孤伐面带冷笑,双眸中狡黠的目光掠动,视线停留在张飞,林冲两人身上。 “干!” “这么多天未曾和梁军交战,百姓口中都将他们传成神了,今本将就让梁军知道,楚国之地不是他们能撒野的地方。” 张飞紧握丈八蛇矛,面色冷峻如霜,周身上恐怖的杀气四溢,眼眸打量着一侧林冲。 “何乐而不为,正好借此机会挫其锐气!” 三人不谋而合,独孤伐侧身传令下去,赤锋营改变路线,向一旁的草坡靠拢过去,正好伏击拦截梁军骑兵。 隆隆隆~~ 隆隆隆~~ 震天的马蹄宛若奔雷,冲锋的血灵军,仿佛奔涌而来的洪流,快速从土地上席卷而过,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草坡侧面,独孤伐,张飞,林冲三将注视着不断逼近的骑兵军团,强行压制内心的兴奋,抬手示意背后大军俯身在马背上。 枯草摇曳,冷风凛冽。 残阳余晖下,虚空孤鸟嘶鸣,嘶风纵马的牧芸瞬间感觉到一丝肃杀之气,紧勒缰绳,手中长枪冲天而起。 “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