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龙虎相争《求打赏,求推荐票!》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62章 龙虎相争《求打赏,求推荐票!》

“唰!” 一道破风之声传来,嘉远手中的无双方天戟凌空斩落而下,迎面向楚非梵的头顶之上袭杀而来。 楚非梵嘴角上扬噙着一丝冰冷的笑意,身影快速向后倾斜而去,寒芒四射的戟刃从他的头顶滑落下来,狠狠的撞击在地面之上。 “轰!” 一声巨大的碰撞之声传来,大地震烈,飞沙走石反卷而起,强大的爆炸之力将楚非梵身上的衣袂震的飞舞起来。 他凝神注视着地面上的裂痕,神情一惊,冷笑道:“倒是有一股子蛮力,就是不知道还有别的本事?” “砰!” 楚非梵心神一动,体内霸王传承之力释放而出,一脚踩出塌在嘉远的无双方天戟上,眼眸中腾起一股戏虐之色盯着嘉远。 “狂妄之徒,俺要是不将你打败,以后还有什么颜面号令众兄弟,看招吧!” 嘉远暴怒的狂吼一声,双手紧握长戟之柄用力拉动着,可他感觉自己长戟之上宛若压着一座巨峰一样,根本没有办法从楚非梵的脚下抽离出来。 “嘉爱卿,看来舍弟也就这点能耐了,你还是让他回乡下去好好种地吧,这股蛮力种地倒是可以用的上,至于上战场杀敌?那还是算了吧!” 楚非梵乍然抬首,转身看着身后的嘉靖,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神色从容不迫,声音淡然的说道。 嘉远听到楚非梵的戏虐的声音,黝黑的脸颊上愤怒之色更胜,他没想到眼前着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竟可以有如此能耐,一招将自己的长戟踏于脚下,竟让自己一筹莫展。 “嘉远,还不赶紧谢谢皇上的不杀之恩,带着你的人返回村里去,这里可不是你胡闹的地方!”嘉靖神情凝重,眼眸中闪烁着担忧之色,脸颊变的铁青,声音愤怒的厉喝道。 “大哥,我是不会离开的,他还没有将我击败,想让我离开没有那么简单!” 嘉远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羞辱,从来没有人将自己击败,就算是眼前的楚非梵也不可能,他是不会就这样服输的。 “啊!” 一道狂暴的声音传来,只见嘉远虎目中沸腾着赤红的愤怒之色,双臂之上肌肉隆起,周身上的气息不断飙升,散发出一股狂战天下的可怕杀意。 “看来愤怒可以催动他体内的狂战血脉,虽尚未激活可单单身影上这股气息就足矣震撼天下!” “叮!” “系统提示!” “此尚未激活狂战士血脉之力,平时和常人一样没什么异常,一旦有愤怒、激动的情绪,精神达到崩溃状态时会成为疯狂的鬼神。通过血的代价得到强大的力量。但会因失去了理智所以无法区分敌军与我军,但他的速度与攻击力非常高。” “宿主千万不要掉以轻心,以免被其击伤。” “我去,不是吧,要真是如此这样的,那他和疯子有什么区别?” “简直太可怕了!要是将他留在身边,无疑就是一个定时炸弹还不知道什么时间会爆炸!” “宿主,不要惊慌,血脉战士虽然危险,但是他们一旦认主,那可是百分之百的忠诚,是绝对不会伤害自己主人的!” 小贱的声音再次传来,楚非梵脸颊上的紧张之色这才得以缓解,冷眸注视着身上气息还在攀升的嘉远,脚轻轻抬起将无双方天戟释放而出。 “唰!” 楚非梵突入起来的举动让嘉远触不及防,身影快速向后倒退出去,长戟拉在地面之上,万道星火飘飞而起发出刺耳的声响之音。 “砰!” 嘉远身影暴退数丈之后,右腿上释放出强大的力量踏在地面之上,强行稳住仓促的身形,乍然抬首,闪烁着怒火的冷眸注视着楚非梵。 “俺杀了你!” 嘉远怒喝一声,提起手中长戟,大步阔步,宛若一直发疯的凶兽一样,再次向楚非梵奔袭而来。 “是时候该结束了!” “砰!” 楚非梵冷笑一声,体内神级帝王决运行而起,冷眸注视着奔袭而来的嘉远,一股如剑的寒芒从冷眸之中掠出,身影也快速奔袭而出。 龙虎相争,必有一伤。 此时的楚非梵和嘉远就是一龙一虎,两人之间的斗争必将如火如荼,震天裂地。 嘉靖注视着两人碰撞在一起的身影,身影微微轻颤一下,额头之上汗水奔涌,心中无比的担心,害怕发疯的嘉远会伤害到楚非梵。 “众将士听令,弓弩准备,此贼子要是伤到皇上,即刻乱箭射死!” 小桂子神情阴狠,冰冷的声音响起,阴鸷的眸光注视着和楚非梵激战在一起的嘉远。 “小桂子公公不能这样,一旦射杀舍弟,他带来的数百之众便将暴动,到时城中百姓也会认为皇上容不下他们,你这样做会将皇上的所有计划全部打乱的!” 嘉靖何其聪明,他从先前楚非梵的训话和决定自己亲自和嘉远比试,他一眼就看出皇上这是意欲收买百姓的心。可要是众将士真的将嘉远乱箭射死,那楚非梵的一切计划都会竹篮打水一场空,瞬间化为泡影。 “轰!” 一道巨响之声传来,嘉靖和小桂子的视线瞬间循声看去,只见嘉远手中的无双方天戟被击飞了出去,插在了一旁的石柱之上。 “你输了!” “现在可以带着你的兄弟离开了,不然休要怪寡人冷血无情!” 楚非梵注视着目光呆滞的嘉远,冰冷蚀骨的声音响起,眼眸中目光平静如水,豁然转身向帅府之中走去。 嘉靖见皇上平安无事,脸颊上腾起一抹敬畏之色,起身大步向前跑去来到嘉远的身边,双手扶在他的肩膀之上。 “冷修寒,卫离,赶紧带着嘉远会村里去,这安阳城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听到没有!” “嘉远,听哥的话赶紧回村里去,别让娘担心了!”嘉靖神情凝重,眼眸中闪烁着担忧之色,声音语重心长的说道。 “大哥,我不回去,我要跟着皇上,我意已决谁也不要在劝我了!” “砰!” 嘉远八尺五六的身躯骤然跪在地上,眼眸中腾起一股坚定之色,声音雄浑有力的说道。 楚非梵听到嘉远的声音,眼眸中闪掠过一抹惊喜之色,身影骤然停了下来,转身冷眸注视着跪在地面上的嘉远。 “嘉远,你愿意跟着寡人,可寡人没有大将军,大统领给你,不知还远不愿意?” “皇上,你就是给俺一个大头兵俺都愿意,不但俺愿意,俺带来的这些兄弟也都愿意。修寒,卫离还不赶紧让兄弟们都给我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