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兵不厌诈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620章 兵不厌诈

翌日。 清晨。 明亮的晨光穿透虚空而下,洋洋洒洒照射在大地上,龙山镇外,楚非梵一行早已来到镇子外。 “咯吱!” 一道巨响声传来,龙山镇门打开,镇中百姓背着药篓走来,楚非梵几人阔步向前进入镇中。 简单在茶社中用过早饭,他们买下几匹马扬长而去,朝着龙山城方向狂奔。 然。 此时的寒冥关下,楚军再次集结,诸葛亮位居三军中央,凌厉的眸光注视着前方寒冥关。 “诸位将军,寒冥关中紫云敌兵只有十万之众,可昨夜诸将接连强攻三次未能攻破,诸位可知为何?” 诸将疑惑不解,昨夜强攻寒冥关,紫云敌军顽固抵抗,攻击力丝毫不再他们之下。 “军师直言便是,这寒冥关紫云敌兵可以从我军手中夺走,我等亦能再次夺回。” “今日无论如何,都要攻破此关,为大军前往紫云帝国争取时间。” 岳飞深知诸葛亮的担忧,急切的声音响起,手掌紧攥沥泉枪,身影上萦绕着狂暴的战意。 “此关部署有些名堂,敌营中定有高人,他将强弓劲弩,全部挤压在关前,并且将寒冥关加高,我军箭矢根本无法射入关隘上,单只要我军靠近,便会成为强弓劲弩下的靶子。” “所以今日不强攻,我们智取寒冥关!” “如何智取?” 张飞疑惑不解,不知诸葛亮又有何锦囊妙计,侧目向他看去,面带询问之色。 “寒冥关中敌军死守关隘,就是为了牵制我军精锐再次,可若是我等丢关而去,直逼紫云帝国城池。” “怕是寒冥关中敌将会不请自来,想要拦下我军前行的脚步,到时岂有他们出手的几乎,我军尽是精锐悍卒,击溃紫云十万残兵还不是易如反掌。” 言罢。 诸葛亮做了严密的部署,下令雷虎轻骑,赤锋营绕过寒冥关,从一侧树林中穿过羊肠山道,便可越过寒冥关。 如此以来虽然费时费力,但也是一条行得通的方法。 如此安排,并不是让三军将军都从羊肠小道离开,而是制造假象引寒冥关中敌军出关。 诸葛亮知道自己可以发现这条可以绕过寒冥关的小道,那敌营中的谋士就一定也知道,如此以来他定会下令紫云帝国大军出关,前往紫武城下阻击楚军。” 计划开始实施,楚军将士有条不絮的向寒冥关一侧丛林疾行而去,关隘上庞哲,吴用和其他几名将领见状,面带疑惑之色,视线纷纷停留在吴用身影上。 “军师,楚军为何突然撤走,难道他们放弃了进攻寒冥关?” “不好,庞将军,楚军这是识破我们的用意,想要绕道越过寒冥关,直逼紫武城而去。” “绕过寒冥城?” 吴用拂袖疾步向关隘一侧走去,眺首看去,发现楚军的确是想穿过羊肠小道离开。 “庞将军,即刻下令三军出关前往紫武城,决不能让楚军越雷池一步。” 庞哲领命,提枪快速向关隘下冲去,传令三军出关向紫武城进发。 寒冥关上,紫云大军撤下全部集结在关中,庞哲,吴用,史万岁,宋然,元子龙,唐绪林诸将,纵身跃上马背,紧勒手中缰绳,拍马向关外奔袭而去。 离开寒冥关一炷香的时间,吴用突然勒马而立,回首向关隘上看去,眼眸中闪过一抹焦急之色。 “不好,中计了!” 闻声。 庞哲面带厌恶之色,眸光停留在吴用身上,问道:“吴军师,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楚军狡诈,他们根本不可能穿过羊肠小道向紫武城进军。” “兵不厌诈,某又一次被楚军谋士给欺骗了!” “快,马上返回寒冥关!” 吴用脸上噙着怒不可遏的神色,声如奔雷,回马向寒冥关飞奔而去。 然。 一切都为时已晚,诸葛亮早就料到吴用会带兵前往紫武城,可他没想到吴用后知后觉,居然猜到了他的意图。 可诸葛亮此计夺取寒冥关只是其一,攻下紫武城才是他最终的目的。 此时,霍去病,独孤伐的确带领雷虎轻骑和赤锋营前往紫武城,而攻下寒冥关的是战狼军团和陷阵营。 寒冥关易主,只在弹指间。 关隘上。 诸葛亮,秦琼,岳飞,李元霸,杨大眼,典韦,张飞等人,身影笔直如剑而立,紧握手中兵戈,目光直视关下官道。 “典韦,张飞,杨大眼三将听令,尔等留在这里镇守寒冥关,其他人带领麾下所部随某一起前往紫武城。” 言罢。 三人抱拳躬身施礼,诸葛亮转身带着其他诸将,刚欲向寒冥关下走去,远处一阵隆隆马蹄声传来。 “嗯!” “这敌营中谋士居然识破我的计策,不过可惜现在回来就是羊入虎口。” 没错,很明显此番交手吴用败在了诸葛亮手下。 看着不断逼近的紫云大军,诸葛亮侧目看了眼身旁诸将,轻笑道:“怎么,有没有兴趣出城和敌军一战!” “早就迫不及待了!” “是啊!” “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我军在寒冥关中,请军师下令让我等出城斩杀敌军。” “诸将听令,火速出城迎战紫云敌军,要不遗余力将敌军击败,决不能让他们撤走!” “军师就敲好了!” 李元霸抬手将两柄巨锤抗在肩上,虎虎生风而去,纵身一跃,落在关隘下马背上,双腿拍马,吼声如雷。 “开关迎敌!” “杀!” 宛若春雷般的厉喝声响起,李元霸一马当先冲出寒冥关,前行数百米之后,他勒马而立,尖锐的目光注视着迎面飞奔而来的敌军。 此时。 岳飞,秦琼率领五万战狼军团出关,张飞,典韦,杨大洋三将率领三万重骑兵军团,而高顺,南宫勇,麴义,杨再兴的陷阵营和先登死士营则留在寒冥关中镇守。 “果然中了楚军的奸计,让他们不费出灰之力夺下寒冥关!” “吴军师,眼下该当如何,是撤回紫武城,还是再次和楚军决一死战?” “决战寒冥关!” “若是撤走,只有死路一条,就算在吾皇那里我等也无法交差,必须将面前楚军击败,夺回寒冥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