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敌军攻城,寒玉城乱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617章 敌军攻城,寒玉城乱

“是你!” 月光照耀下,楚非梵看清面前黑影的样貌,脸上腾起一抹疑惑。 黑影正是沼泽密林中他遇到的那名男子,心中疑惑他引自己前来此处到底所为何事。 “阁下引我来此,究竟为何!” “我想和你做个交易,不知你有没有兴趣!” “交易!” 楚非梵轻笑一声,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男子,出言问道:“不知阁下想做什么交易!” 男子并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开门见山,道:“知道你们着急出山,我有办法两天带你们出山,可你必须带我一起离开,并且送我前往梁国!” “你要去梁国,为何?” 楚非梵心下疑惑,矮人部落世代生活于此,眼前男子怎么知道梁国,并且在他在男子身影上感受到浓烈的杀气。 “至于我为何前往梁国无可奉告,交易就是如此,你要是感兴趣,明日清晨我会说服族长,让我带你们离去。” “可以,你的要求我答应了,还不知阁下名讳!” “段天涯!” 一道雄浑的声音随风飘来,段天涯纵身一跃,身影从山巅上跳了下去,消失在深不见底的山崖下。 “真是个奇怪的人!” 楚非梵喃喃自语着,转身踏着月色返回矮人部落,一夜无语,转眼黎明。 晨光穿透草庐进入,星星点点的洒落在地面上,楚非梵从修炼中退出,起身从木塌上掠下。 “咯吱!” 一阵推门声响起,他阔步来到院中,只见狄仁杰,赵云几人都已到来,并且矮人族长已经派人送来早饭。 简单的用过早饭后,矮人族长带着数十位长老,前来为楚非梵几人送行。 而指派带他们下山的正是昨晚后山相见的段天涯,简单和族长相谈片刻,楚非梵抱拳施礼,带领赵云一行离开了矮人部落驻地。 丛林中。 段天涯灵活如猿,感觉他穿梭在丛林中的身影,宛若舞蹈一样,完全如履平地,没有丝毫的疲累。 其实。 楚非梵早就发现段天涯是一位修炼高手,一声修为达到武王境上品,可以在避世不出的矮人部落,自学将一身修为修炼至此,当真实属不易。 “天涯,你还没告诉朕,为什么族长会选你前来带我们下山?” “因为我是对这片山林最熟悉的人,这里的一草一木,每一寸土地都有我留下的脚印。” “我知道楚帝心中有诸多疑惑,但希望楚帝还是不要追问,不然我们怕是两天都走不出大山!” 话音落。 几纵之下,段天涯的身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只有他缥缈的声音回荡在丛林中。 ............. 此时。 寒玉城下。 难民遍野,他们慌不择路而来,全部是从寒冥关逃来的,城池上,刚刚抵达寒玉城的霍去病,独孤伐诸将,注视着城下难免,他们脸上腾起浓烈的杀气。 “传令下,打开城门放所有难民入城!” 霍去病雄浑的声音响起,身后校尉刚欲离开,只听一道厉喝声传来。 “等等!” “独孤将军何意,难道要视而不见,放弃城下的难民?” “霍将军误会了,本将岂会是如此之人,只是眼下两军交战在即,城下难民身份不明,本将担心其中会有敌军的探子!” “探子?” “就算有探子又何妨,难道因为几个隐藏的探子,就将百姓置之不理?” “他们可都是吾楚的百姓,吾皇的子民,绝对不能将他们放弃。” “开城门!” 独孤伐见霍去病心意已决,到口的话有咽了回去,转身凌厉的目光注视着城下难民,脸上噙着凝重之色。 城门打开,难民刚刚入城,城外便传来隆隆马蹄声,只见黑压压的敌军狂奔而来,虚空中旌旗猎猎作响,浓郁的烟尘弥漫在远处天际。 “不好!” 独孤伐大叫一声,急切的声音响起,道:“关城门,马上关闭城门,绝不能让敌军靠近城池!” 看着城外嘶风狂奔而来的铁骑,霍去病疾步上前向城下看去,只见城门口一片混乱,果然如独孤伐所言,难民中隐藏着敌军的探子。 不,准确来说应该是城外,所有的难民都是敌兵乔装打扮的。 城下一片混乱,乔装城难民的敌兵向守城士兵发起了攻击,他们试图拖延时间,为奔袭而来的铁骑提供入城的机会。 “独孤将军,不好意思,是某大意了!” “霍将军,现在不是说此事的时候,某这就带赤锋营斩杀城门口敌兵。” “独孤将军留下,雷虎轻骑随本将军一起出城!” 话音落。 霍去病没有给独孤伐几乎,手提平蛮枪,转身疾步向城池下冲去。 雷虎轻骑在他的带领下,纵马屠戮着城门的敌兵,杀戮在继续,城外飞奔而来的铁骑不断逼近。 “不行!” “如此下去,敌兵定会冲入寒玉城中!” 独孤伐心急如焚,看着城外不断逼近的敌兵,寒光掠动,紧握手中乾坤啸月枪,身上破锋铠发出碰撞声,只见他虎虎生风的向城池下走去。 “嬴离,北笙烈,守城之事就交给你们了,本将军这就带赤锋营拦下城外敌军骑兵。” 城门口,霍去病率领雷虎轻骑和敌兵厮杀在一起,他们无惧生死,一副誓死要夺下这座城门的样子。 独孤伐纵身跃上马背,胯下千里火龙驹仰天长啸一声,马蹄虚空而起,化为一道赤红之光向城外飞奔而去。 赤锋营众将紧随其后,乾坤啸月枪在虚空中纵横,独孤伐尖锐的目光注视着敌军骑兵首位的将领。 “赤锋营将士听令,不要恋战,斩杀敌军将领,震慑他们撤走即可!” 赤锋营排山倒海而至,虚空中充斥着让人胆寒的杀气,地面上遮面的烟尘腾起。 “吼!” 独孤伐胯下火龙驹前蹄腾空而起,只见他手中长枪碎空穿刺而去,直击敌兵来将胸口。 “杀!” 面对独孤伐疯狂的攻击,敌将挥舞手中长枪迎了上去,可在巨大的冲击力下,刚猛的攻击让敌将和他胯下的坐骑,同时向后退去。 敌将胯下战马直接卧倒在地面,前蹄跪在地上,敌将从马首上栽倒下去。 一招将敌将刺于马下,整个敌军骑兵营瞬间混乱起来,领军将领在他们眼中可是无往而不胜的存在。 可眼下竟在楚军将领手下一招落败,士气瞬间一落千丈,顷刻间赤锋营的屠戮拉开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