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 一剑之威,重创狱主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611章 一剑之威,重创狱主

“唰!” “唰!” 韩芷韵衣袖急飞而出,娇躯随之旋转,愈转愈快,忽然从地上翩然飞起,衣袖上释放出凌厉的攻击,密不透风的将楚非梵笼罩其中。 玉手挥舞,数十条雪白的纱幔轻扬而出,韩芷韵衣决飘飘,宛若九天仙子,宫殿之中激荡起剧烈的真气涟漪。 金面脸上噙着错愕之色,她想不到修为和自己旗鼓相当的楚帝,竟然一剑将自己击伤。 此时。 看着楚非梵和韩芷韵激斗数十个回合,而立于不败之地,她知道小觑了楚帝,难怪自己不是一合之敌。 宫殿上空。 楚非梵,韩芷韵两人身影飘飞,宛若凌空轻舞一样,你来我往,与此同时两人之间的攻击愈发的猛烈。 韩芷韵周身上无数道轻纱飞扬而起,狂暴的罡气萦绕在她倩影上,水眸中寒光掠动,一声冷冽的娇嗔声响起。 “楚帝,受死吧!” “哈哈,数十个回合都不曾将朕击败,看阁下的样子显然有点气急败坏。” “放心,朕向来怜香惜玉,不会痛下杀手了却你的性命!” 楚非梵朗声大笑,冷眸中杀气掠动,快速催动体内太虚古剑,手中湛卢飞出。 瞬时间。 宫殿中狂风大作,地面上的陈列应声倒地,发出一阵凌乱的碰撞声。 韩芷韵定神看去,只见此时他整个人犹如一名斩天的利剑,沙散发出噬神夺魄的杀戮之气。 “屠魔狱主,接朕一剑试试!” 楚非梵狂暴的声音响起,周空嘶吼的劲风席卷而过,剑气长虹,冲天而起,紧接着一道剑海凌空斩落而下。 他心中知道只有攻其不备,自己才有取胜的机会,韩芷韵修为高于自己,若是苦战下去,迟早他会落败。 剑海? 他竟然可以真气化罡,凝聚剑海,如此可怕的剑道领悟,真是让人望尘莫及。 韩芷韵心下骇然,玉臂快速舞动而起,体内浩瀚真气催动,轻灵,缥缈的轻纱宛若嘶吼的神龙,疯狂向凌空斩落的剑海撞击过去。 “轰!” “轰隆!” 响彻天穹的爆炸声传来,宫殿上空烟尘飘落下来,整座地宫都好像在这一击之下轻摇起来。 漫天的烟尘悬浮,楚非梵手掌轻摇,视线向韩芷韵看去,只见他胜雪的白衣被猩红侵染,俏脸苍白如纸,双眸中闪烁着错愕之色。 “不可能,他怎么可能强悍如斯?” 这是韩芷韵此刻心中唯一的想法,她无法接受自己败在楚非梵手中。 二十年她经历无尽的黑暗,没有童年,没有欢乐,只有血腥的杀戮,和永无止境的修来。 二十岁一身修为达到半步武尊,放眼整个战争大陆都是年轻一辈中的翘楚,可今日却让楚非梵轻易击败。 看着韩芷韵倩影向后退却,楚非梵身影凌空而起,快速向她追了过去。 这一切都是她一手布局操纵,所以只有她可以解答自己心中的疑惑,决不能让她如此轻松的离开罪城。 “屠魔狱主,朕知道你只是罪城的最高掌控者,但整个屠魔狱的狱主怕是另有其人。” “告诉朕,上官邦宁在什么地方,还有你处心积虑布局一切,最终的目的到底是想干什么!” 接连两道疑惑之声响起,韩芷韵回首瞥了眼楚非梵,倩影掠动,玉手搭在墙壁上开启机关,试图想要逃走。 金面见楚非梵凌空袭来,身影掠动,出现在他面前想要阻止,为韩芷韵争取时间。 “唰!” 楚非梵不曾看金面一眼,抬手间长剑挥出,剑芒飞出,一道血柱狂飙而起,紧接着惨叫声回荡在宫殿中。 剑芒透体而过,金面身形凌空飘落而下,楚非梵视线紧紧锁定在韩芷韵身上。 “未经朕的允许,谁也别想离开!” 言罢。 楚非梵身影落地,惯性向前冲出去,手臂扶在石壁上,转身快速进入机关后边的石室中。 韩芷韵回首间楚非梵紧追不舍,俏脸上浮现出一抹慌乱之色,二十年来她第一次感觉到挫败。 穷追不舍下,重伤的韩芷韵脚下步伐显然有些慌乱,反观楚帝急速前行中,灵戒中丹药掠出吞入口中。 丹药入口即化,浩瀚磅礴的真气之力游走在奇经八脉中,他身影掠动化为残影而去。 韩芷韵只感觉背后传来一阵劲风,刚欲回首,一股霸道无比的威压之力传来。 “唰!” 楚非梵抬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臂,用力一拽韩芷韵的倩影被揽入怀中。 “朕说过,没有真的允许谁也别想离开!” 美人在怀,温暖如玉。 韩芷韵感觉耳畔传来的温热,俏脸瞬间腾起嫣红之色,倩影不断挣扎试图向要脱离楚非梵的束缚。 剧烈的挣扎下,清雅的异香之气传来,一抹柔然抵在他的胸前。 “阁下现在已是穷途末路,尽早告知朕屠魔狱的秘密,或许朕可以考虑留你一命!” “否则,即刻让你香消玉损,辣手摧花的事情朕非常拿手!” “哈哈.............” 听到楚非梵的威胁,韩芷韵冷笑一阵,到时安静了下来,抬首看了眼近在咫尺的楚帝。 “屠魔狱百年不出,此番强势回归,战争大陆将彻底混乱,楚帝要是敢坏了屠魔狱的大事,就算有十条命也难逃一死!” 冰冷蚀骨的声音传来,楚非梵松开怀中韩芷韵,霸道凌天的厉喝声响起。 “我命由我不由天,莫说屠魔狱,即便是天又何妨,朕何惧之?” “赶紧回答朕的两个问题,否则唯有一死!” 言毕。 湛卢剑出鞘,抵在韩芷韵玉颈上,若是向前分毫,即刻便可将她斩杀。 “杀了我!” “楚帝,可以动手了!” 韩芷韵神情坚定,一副无惧生死的样子,水眸中决绝的目光掠动。 “杀你!” “休想,朕要让你彻底臣服!” 楚非梵说着灵戒中一弹酒水掠出,雄厚的真气萦绕在指尖上,酒坛破碎在虚空中,一道道晶莹剔透的水珠在真气的冲击下,快速没入韩芷韵体内。 一切发生在星光火石之间,韩芷韵不知楚帝到底意欲何为,俏脸上疑惑之色刚刚腾起,体内一股数万只蚂蚁残尸的痛楚传来。 “楚帝,你到底在我身上动了什么手脚!” “生死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