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初闻血脉将领《求打赏,求推荐票!》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61章 初闻血脉将领《求打赏,求推荐票!》

“皇上,不好了!” 小桂子尖细的声音从院子中传来,楚非梵和嘉靖两人骤然转身,脸颊上均涌现出一抹疑惑之色。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如此如此惊慌,成何体统?” “皇上,门外有一刁民集结了不少百姓在府外,并且还出手击伤好多士兵,他声称要找自己的哥哥,奴才为了不引起百姓的反抗,所以就没有出手,只能亲自向皇上来通报!” “找哥哥?” “小桂子,找哥哥找到寡人的帅府中,这不是荒唐?赶紧带人让他们离开,记得一定要安抚好百姓的情绪。”楚非梵龙颜不悦,如刀的眸光从小桂子身影上划过,声音雄浑的说道。 “等等!” “小桂子公公,来人是不是手执一柄无双方天长戟,身高八尺五六身躯,细细三柳髭髯,两眉入鬓,凤眼朝天,面色黝黑?” “对,对,嘉靖军师说的没错就是此人!” “禀皇上,是舍弟来了,臣这就出去看看,一定不让他惊了圣驾。”嘉靖俯首行礼,脸颊上腾起一抹紧张之色,声音急切的说道。 “哦!” “既是嘉爱卿的弟弟,那寡人就随你一起去看看,舍弟能将府外的府兵击败,绝对非一般常人!” 楚非梵心中非常清楚自从接管了这帅府,留在这里戒备护卫的可都是虎贲军中的佼佼者,现在竟被人击伤所以他对嘉靖的弟弟瞬间充满了好奇之色。 “皇上,舍弟山野村夫,我怕他会冲撞了皇上,还是臣一人前往解决此事吧!” “无妨,寡人又不是泥捏的,还怕他一碰就碎,小桂子前面带路!” ................. “嘉靖,你卖主求荣,赶紧给我滚出来,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别怪俺不认你着哥哥!” “给我滚出来!” 楚非梵刚来到院子中就听到府外传来的谩骂声,冷峻的脸庞上腾起一抹笑容,阔步向帅府外走去。 嘉靖紧随其后,不是用衣袖擦拭额头之上的汗水,他心中对自己的弟弟太过清楚莽夫一名,读书认字毫无兴趣就喜欢舞枪弄棒,所以练就了一身好武艺。 本来以前嘉靖曾经将嘉远介绍给齐子风,可是因为齐子虎一直嫉妒嘉远所以处处打压他,嘉远一怒之下离开了齐子风大军,重新返回向下自己组建了一只数百人的队伍。 扬言有朝一日,他一定可以成为统领三军的大将。 “终于出来了,俺还以为这里面都是缩头乌龟!” 嘉远狂暴的声音响起,虎目死死的注视着楚非梵和嘉靖的身影,黝黑的脸颊上腾起一股愤怒之色。 “嘉远,休得放肆,皇上在此还不赶紧行礼叩拜!” “皇上?” “大哥,你别忘了,我们都是风云国的子民,风云国国主才是我们的皇上,他是我们的敌人,我怎么会尊他为皇上?” 楚非梵听到嘉远的话,神情一凝,凛冽的冷眸注视着眼前着彪形巨汉,嘴角噙着一丝淡然的笑意。 “姓名:嘉远!” “年龄:十九岁!” “修为:武者中期!” “坐骑:追风马!” “兵器:无双方天戟!” “血脉:狂战士《尚未激活!》” “性格:老实忠厚!” “系统测评:此人深通武艺,有万夫不当之勇,身怀狂战士血脉,是宿主来到战争大陆遇到的第一位血脉将领,希望宿主可以将他收服留在麾下。” “小贱,我可以问下什么是血脉将领?” “所谓血脉将领就是体内拥有特殊血脉之力的将士,就比如眼前这嘉远他拥有狂战血脉,一旦激活血脉之力,一身修为会大幅度的提升,而且他的速度与攻击力都会达到前所未有的境界。” “原来如此!” “真没想到这嘉远竟然是血脉将领,真是意外之喜呀!” 楚非梵冷眸中掠过一丝震惊之色,心中充满了无限的喜悦,凌厉的目光停留在嘉远的身影上,嘴角上扬浮现出一缕自信的笑容。 “嘉远,你说你是风云国的子民,那寡人问你安阳城最早是哪个国家的土地?” “紫楚初始年,这里可都是紫楚的国土,这次短短几年你都忘记了自己的本来是属于紫楚百姓的。” “安阳城,风阳城,荆州城,本来都是紫楚的土地,现在寡人剑指风云就是为了夺回这些年失去,让你们重新回到祖国的怀抱,不要忘了你们的根都在紫楚。” “相信城中百姓都看到寡人张贴的诏令了,寡人免赋税,办科举,重典治国,这一条一条都是在为寡人的子民考虑。你们想想这么多年风云帝国除了繁重的苛捐杂税,无限制的压迫和剥削大家,什么时间真真正正的管过大家的死活?” “嘉远,你可以不尊我为皇,但也不至于认贼作父吧!”楚非梵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声音响彻在安阳城的上空,坚定如铁的眸光从众人身上扫视而过。 “嘉远,还不赶紧向皇上认错!” “哥哥,你看他细皮嫩肉的样子,还想将失去的土地收回去,简直就是笑话!” “让我向他俯首认错可以,但他必须将我击败,不然我身后这数百兄弟也不会答应。”嘉远虎目大睁,黝黑的脸颊上腾起浓烈的战意,声音雄浑的说道。 “击败你?” “寡人一国之皇,要是连你一个鲁莽匹夫都无法征服,还何谈征战天下?” “既然你想战,那便战!” “皇上,不可!” “舍弟身怀巨力,有深通武艺,臣怕他会伤到皇上!” 嘉靖神情凝重不已,额头之上汗水如泉涌一般,眼眸中闪烁着担忧之色,声音紧张的说道。 “无妨!” “放他放马过来就是!” 楚非梵此时其实更多的是对嘉远的好奇,虽说他体内的血脉之力尚未激活,但是他还是想知道血脉将领和普通将领到底有什么不同。 “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只见嘉远将无双方天戟负于身后,长戟之刃拉在地面的青石板之上,一道星火之光泛起,他阔步奔袭向前,充满战意的虎目死死的盯着楚非梵。 “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