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 地下城池,罪城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606章 地下城池,罪城

翌日。 清晨。 茫茫白雾笼罩着青冥山,天穹上孤星镶嵌,晨光激射在丛林中。 清夜坠玄天,秋水一滴露。 袅袅白烟中,楚非梵微微抬起眼眸,环顾四周,发现周遭放白,起身轻轻拍了下赵云,罗世信。 “冷阁主怎么不见踪影?” 一道疑惑之声传来,三人腾起身影旋转找寻,可依旧不见冷月夕倩影出现。 “冷阁主!” “冷阁主!” ............ 雄浑有力的声响回荡在空旷的丛林中,三人皆是神情疑惑,眸子中闪烁着担忧之色。 片刻。 一阵窸窸窣窣的轻响声传来,三人循声看去一抹白色倩影映入眼帘,冷汐月莲步轻启款款走了过来。 “夕月,拜见公子,让公子担忧了!” 楚非梵见冷汐月平安归来,悬着的心终于落定,轻声询问道:“夕月,你刚刚前往哪里去了?” “公子,清晨丛林中传来声响,夕月前往查看,发现了前往地宫的秘密。” “什么!” “前往地宫的通道在哪里?” 楚非梵急促的声音响起,视线停留在冷汐月倩影上,只见他转身莲步生风向前走去。 三人阔步上前紧紧跟随,清晨冷汐月听到轻微的声响,她循声追踪发现一行人的踪迹,远远跟踪而去发现进入地宫的秘密。 青冥山腹地,一颗百年古树下参天而立,树底之下暗藏玄机,是进入地宫的暗道。 一炷香时间过去。 楚非梵三人在冷汐月的带领下来到古树下,按照她指示赵云,罗世信打开了古树下的入口。 “轰隆!” 一阵巨响声传来,古树下地面下沉,巨大的洞穴出现,深不见底,漆黑一片。 “夕月,你当真这里是前往地宫的通道?” 楚非梵神情凝重,坚定的声音响起,再三确定道。 “没错,清晨一行武者进入其中再没有出现,所以这其中肯定另有乾坤。” 冷汐月笃定的声音响起,楚非梵侧目看了眼赵云,罗世信二人,只见他们蹲下身子进入其中。 良久。 两人再次出现,正如冷汐月所说,这地底之下果然暗藏玄机,看似只是深不见底的巨坑,实则里面包罗万象,四通八达。 “公子,这地底之下从综复杂,通道纵横复杂,看来应该是前往地宫之路。” 闻声。 楚非梵纵身一跃进入巨坑中,四人结伴顺着地底通道而行,果然来到一处巨石拱门前。 地宫下。 墙壁上镶嵌着夜明珠,将通道中照射的宛若白昼,四周雕刻着奇异的图案。 “看来这里当真是进入地宫的通道,真没想到这地底之下居然暗藏如此鬼斧神工的宫殿。” “公子,看来先前夕月的猜测是真的,屠魔狱销声匿迹,原来他们藏身于这座地宫中。” “屠魔狱?” “夕月,何以如此笃定,藏身于此的就是屠魔狱之人?” 疑惑的声音响起,冷汐月侧目注视着身旁墙壁图案,玉手抬起,抚摸着冰冷的墙壁。 “公子,这墙壁上的图案就是记载屠魔狱和战王蚩泰激战的场景,而且黑龙图腾一直就是屠魔狱的标志。” “数百年了,自屠魔狱音信全无后,黑龙图腾便无人再用,生怕被人误以为屠魔狱余孽。” “黑龙图腾?” 楚非梵抬手轻触墙壁上呲着獠牙的黑龙图案,细长的双眸中凌厉之光掠动,心中不免对屠魔狱这个组织更加好奇,她们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轰隆!” 一道石门开启的声音传来,四人身影藏于石柱之后,阵阵脚步声传来,一声不悦的沙哑声响起。 “这屠魔狱主真以为这天下是她的,如此的目中无人,藐视一切。” “她要当真有本事,也不至于被困在这地底之下,要不是看在丰厚的回报上,我早就不想斥候了。” “再忍忍,狱主的霸业马上就要完成,我们便可离开这里。到时候这里的一切将化为灰尘,永远封埋在地底之下无人知晓。” “但愿如此!” 三人站在石门口少许,又有一阵脚步声传来,显然是他们等候的人到来。 “萧公子远道而来,狱主已经等候多时,公子请随我们一起进入地宫。” “前面带路!” 一道雄浑有力的声音响起,三人转身带着身后来人,阔步向石门内走去。 楚非梵知道眼前是进入地宫的唯一机会,视线停留在被称为萧公子的少年身上。 “滴,系统成功扫描其身份,已经实时传送到宿主脑海中,请随时查看!” 看着眼前男子抬手将打开机关,身影进入石门内,楚非梵神情一凝,快速查看脑海中信息。 “萧逸,六品梁国皇室子弟,修为武皇境下品?” “没想到这屠魔狱竟和六品梁国暗中有联系,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楚非梵心中暗自猜测,知道这整件事情背后一定暗藏惊天辛迷,可眼下要想弄清楚这一切只能进入地宫之中。 念及于此。 “子龙,世信,月夕,随本公子一起进入地宫,看看这屠魔狱到底在这里隐藏着什么秘密。” 言罢。 楚非梵骤然起身,疾步向前走去,抬手按照之前男子的方式打开石门。 “轰隆!” 沉闷的巨响声激荡而起,四人身影掠动,快速进入到地宫中。 沿着地宫中通道向前走去,一阵喧闹的声响传来,四人隐藏暗处,定神向前看去映入眼帘的场景让他们彻底呆若木鸡。 “公,公子,这里根本就不是一座地宫,而是一座地下城池,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闻声。 楚非梵注视眼前来往的行人,一眼望不到头的长街上,人影涌动,络绎不绝,他们有说有笑。 蓦然间。 楚非梵陷入惶恐中,视线移动停留在长街石门上,昏暗的灯光掠动而过。 “罪城!” “什么意思,难道这座地下城池中所有人都有罪?” 楚非梵心中猜测,侧目看了眼三人,道:“走,一起下去看看!” “公子,这里的人看似和正常人无异,可我们就如此出现,会不会被他们发现?”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下去试试不就知道了?” 言罢。 楚非梵挺直腰身,神情云淡风轻,步伐悠然的向前走去,来到长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