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南宫曦的决定《求打赏,求推荐票!》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60章 南宫曦的决定《求打赏,求推荐票!》

万籁俱寂,天蒙蒙亮,黑夜正欲隐去,破晓的晨光慢慢唤醒沉睡的生灵。黎明,像一把利剑,劈开了默默的夜幕,迎来了初升的阳光。 安阳城中,齐子风的府邸里,议事厅中楚非梵雄浑有力的声音响起,众将士神情纷纷激动起来,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唰!” 林冲的身影骤然腾起,豹头环眼,凤眼朝天,瞳眸之中涌现出一抹坚定之色,阔步向前抱拳施礼。 “皇上,末将愿带兵前往虎口崖迎战敌军公孙霸!” “皇上,末将刑天烈愿带紫林军赶往虎口崖阻敌!” “皇上,末将雷武锋愿带虎豹军前往虎口崖伏击公孙霸!” 楚非梵没想到三人全部请战前往虎口崖,冷眸中腾起一抹赞赏之色,抬手示意三人坐下后。 “三位将军都是我紫楚最为骁勇之人,虎口崖之战寡人心中已有人选,不过其他两人也都有军事命令,你们每个人身上的担子都不轻。” “忠武将军林冲听令,寡人现命你带一万兵将火速赶往虎口崖,待今日午时敌将公孙霸前来之前战前准备,一旦敌军出现定不能让他们越过虎口崖。” “邢将军听令,组织紫林军做好城中防御,同时加固城墙,安抚城中百姓,切不可让安阳城中存在任何安全隐患!” “虎豹将军雷武锋听令,现带领虎豹军五千人出城在落凤林安营扎寨,让士兵们好好吃饭,好好休息,之后寡人还有别的事情安排!” “臣等谨遵皇上诏令!” 林冲,刑天烈,雷武锋三人离开后,大厅中就只剩下南宫曦,嘉靖,小桂子三人。 嘉靖骤然起身,神情凝重,阔步站在大厅中央,抱拳施礼:“皇上,林将军一万人倚靠虎口山有力天障,最多可阻止敌军三日,皇上还要在想破敌之法,不然三日后围城,恐安阳危矣。” “三日?” “公孙霸十万大军,要想和他们正面对决是绝无可能,所以我们只有出奇兵方可致胜!” 楚非梵的凛冽的声音响起,南宫曦俏脸上浮现出一抹轻笑之色,莲步轻启快速来到他的身边,玉手指着背后的军事地志图。 “皇上,臣妾到时有一个办法可缓解大军压境的危局!” “嗯!” “曦儿,有什么办法大可到来,寡人洗耳恭听。” “皇上,嘉靖师兄,你们看这里!” 楚非梵和嘉靖随着南宫曦玉手指的方向看去,脸颊上皆是疑惑之色,视线再次停留在南宫曦的倩影之上。 “皇上,公孙霸携大军疾行前来一定是轻装简从,粮草补给肯定不会携带太多,不然会影响行军速度。所以一旦林将军在虎口崖阻敌三人,他们的粮草辎重肯定无法满足十万大军。” “安阳城现在已经在皇上手中,所以公孙霸向获得粮草补给必须前往凤阳城,所以我们只要烧了凤阳城的粮草,大军将不攻自破,我们便可有一线喘息的机会。” “曦儿,可你刚才所指的地方并不是风阳城,而是风阳城和荆州城中间的常林县城!” “皇上,你听臣妾慢慢给你解释,风阳城,荆州城,还有武威城都在我父亲紫西王的管辖之下,所以臣妾知道凤阳和荆州两城的粮草都在常林县囤置,所以只要我们攻破常林,火烧粮草,风云国必将退兵。” “我去,这不是坑爹?” 楚非梵听到南宫曦的所说,冷峻的脸颊上涌现出一抹兴奋之色,口中穿越前的口头禅脱口而出。 “嗯,皇上你说什么?” “没事,寡人是听到曦儿的妙计有些兴奋罢了!” “曦儿,如此做法会不会将令尊置于危险的境地,要是风云国主秦安泰归罪下来,怕令尊无法承受他的怒火吧!”楚非梵神情凝重,眼眸中闪烁着一丝担忧之色,声音紧张的说道。 “皇上,你不必为我父王担心,秦安泰可封他为异姓王,足以说明他们两人之间的君臣关系。”南宫曦俏脸含煞,水眸中闪烁着一股冰冷的寒气,声音冷漠的说道。 “皇上,臣以为南宫姑娘说的有道理,只要常林县的粮草付之一炬,我紫楚之危暂时化解!” “常林县?” “既然如此,那寡人就命雷武锋带一批虎豹军前往,乔装潜入常林县将囤积在那里的粮草全部烧毁!” “皇上,此去路途遥远,雷将军一直以来都在紫楚,他对这一带并不熟悉,所以这件事情还是交给臣妾去吧!” “因为臣妾身份的原因,有些事情办起来可以事半功倍!” 南宫曦亲自请缨前往或火烧粮草,楚非梵冷峻的脸颊上腾起一抹坚决之色,如刀的眸光注视着她。 “不行!” “寡人,不会答应让你前往的,这件事情交给雷将军即可!” “皇上,此刻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你知道的这件事情只有曦儿前往才是最佳人选!” “皇上,只需交给曦儿数十人便可,太多的人倒是容易让人怀疑。” 楚非梵看到南宫曦俏脸上浮现的坚定之色,冷眸中掠过一道自责之色,轻轻颔首,一把抓住她的玉臂。 “曦儿,寡人答应你,此事结束之后,寡人的天下里,唯有曦儿一人女人!” 楚非梵抬手拨动着南宫曦两鬓的青丝,双手抚摸着她的脸颊,轻轻在她额头之上亲吻了下,铿锵有力的声音回荡在大厅之中。 “小桂子,传寡人之命,让龙一带领十名虎贲军保护曦儿前往常林县,沿途保护她的周全不得有误!” “是,奴才这就去办!” “皇上,臣妾也先下去准备了!” 看着南宫曦的倩影离开大厅,楚非梵神情黯然,眼眸中腾起一抹凛冽的寒芒,周身上释放出浩瀚的王者之气。 “为皇如此,真是可悲!” “皇上,天下纷争,乱世称雄,江山为本,爱情次之。南宫姑娘自是知道这个道理,她才请命前往常林。” 嘉靖感受到了楚非梵和南宫曦之间的感情,心中更加敬重南宫曦,一介女儿之身可为所爱之人,做出如此大的牺牲,不惜和自己的父亲为敌,当真让人佩服。 “是呀!” “曦儿,冰雪聪明,深知寡人之心,爱人如此,夫复何求?” 楚非梵骤然转身,注视着身后的地图,眼眸中闪烁着炙热的眸光,声音坚定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