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暗潮涌动的紫楚国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6章 暗潮涌动的紫楚国

“叮!” “恭喜宿主,数千叛军心生敬畏,心悦诚服,宿主声望点增加五千!” “五千点声望?” “哈哈,特殊任务马上完成,老子三年不举的魔咒马上就可以破除了。”楚非梵神情一凝,声音兴奋的说道。 楚非梵转身目光扫视地上俯首的众将士,神情严肃,声音雄浑道:“众将士平身,反贼庆国公已经伏法,现在你们全部归蒙烨大将军管理,如有不服者,杀!” “唰!” 楚非梵阔步向前,抬手将玄铁剑扔到蒙烨的手中,神色威严,道:“舅父,现在城中所有军队全部交由你统一调配!” “小桂子,寡人调给你五百虎贲军,你即刻前往庆国公府给我抄家,不得有误!” “是,皇上!” 看着小桂子带着五百虎贲军消失在皇城街头,楚非梵看了眼蒙烨,轻笑一声道:“寡人,现在回宫,请舅父一同前往!” 一路走来,楚非梵和蒙烨交谈了许多他才明白,现在紫楚国共有三大军团人数共计三万,分别是紫林军团,虎豹军团,战鹰军团各一万人。 “皇上,我们紫楚国三面邻国,所以三大军团都有各自的防区,紫林军团驻军北面青木城,抵抗防御风云国。虎豹军团驻军东面东皇城,防御星洛国的袭扰。而战鹰军团则驻军南面天灵城,用来钳制天龙国。” “这三大军团唯有虎符才可以调动,自先帝仙逝之后,他们早已蠢蠢欲动,三大将军都手握重兵,占据一方城池,各自为王,根本不会听从调遣的!”蒙烨神情严肃,声音低沉的说道。 “唯有虎符可以调配?” “看来三天要夺回兵权确实还是有些难度的!” “蒙大将军,这虎符你手中持有一枚,另一枚在反贼柳擎手中,他已经伏法,想必小桂子在他府中定有收获吧!”楚非梵神情严肃,声音冰冷的说道。 闻言。 蒙烨神色一凝,身形一震,单膝跪地,从怀中掏出半只虎符托在双手之中,声音恭敬道:“臣,蒙烨,现将虎符归还给皇上!” 楚非梵看了蒙烨一眼,轻笑一声道:“舅父不必如此紧张,寡人知道你忠心耿耿,这虎符就先放在你身边,等小桂子拿到另一枚虎符,到时寡人还要仰仗舅父帮我夺回所有兵权呢?” “皇上,放心,臣一定竭尽所能,不服皇上重托!” “舅父,平身吧,马上就要回宫了,你先陪寡人去会会金殿中那些迂腐呆板的奸佞老臣吧!”楚非梵神情冷峻,眼眸深处闪烁着浓烈的寒芒,声音冰冷的说道。 “皇上,臣以为现在你手中尚无兵权,虽有虎贲军,但还是不要过早迁怒朝中那些老臣!”蒙烨神情凝重,声音坚定的提醒道。 “为何?” “皇上,朝中老臣,兵部尚书萧恒,他一直和虎豹军团来往密切,表面看来虎豹军团掌握在大将军聂战手中,实则一直掌握在兵部尚书的手中。” “而紫林军团和战鹰军团中也多有左丞相纳兰风的人,此时皇上刚刚平息了庆国公的反叛,要是将朝中那些老臣打压的太过严厉,我怕他们会狗急跳墙,暗中勾结在一起。” “舅父的意思是担心他们三大军团串通一气,再次向柳擎一样举兵反叛吗?”楚非梵冷眸中凌厉的怒光闪烁,周身上浓郁的帝王龙气迸发,散发出一股庞大的威压,声音愤怒的说道。 “皇上,明察千秋,那臣便不再多言,只等皇上差遣便是!” 蒙烨此刻彻底明白,眼前这少年再也不可轻视,他心有沟壑,独具慧眼,看来紫楚国要在他的手中变天了。 “皇上回宫了!” 楚非梵刚刚出现在正阳门,一道尖细的太监之声将响了起来,金殿里众臣子听闻皇上回来,脸颊上神情先是一惊,窃窃私语片刻后,全部起身快速向大殿外冲了出去。 众臣子分两排跪拜在大殿之外,他们实现全部汇聚在楚非梵的身影之上,当看到皇上身后跟着数千身披黑色战甲的军队,众人神色惶恐万分,但是更多的却是不解和疑虑。 楚非梵冷眸从地上跪拜的众臣身上闪过,冷笑一声,声音冰冷道:“众臣平身,都来见见帮寡人斩杀反贼庆国公的虎贲军,他们可是我们紫楚国的最强王者之师。” “哐......” 众虎贲军从高头大马身上跳了下来,手执玄铁巨剑而立,身形笔直如剑,散发着一股强大的肃杀之气,深深的震撼了众臣。 “虎贲军?” “我紫楚国什么时候还有一支凌驾于三大军团之外的军队,我们怎么都不知道?” “好可怕的杀气,这支军队实力绝对不容小视!” “皇上班雄狮回朝,真是紫楚之福,吾皇英明威武!”纳兰风身形出列,声音恭敬的高呼道。 “唰!” 只见众臣身形骤然俯首,声音雄浑高昂的大喊。 “吾皇英明威武,实乃紫楚之福!” “吾皇英明威武,实乃紫楚之福!” ........... 楚非梵面无表情,环顾众臣,声音冰冷道:“众爱卿平身,现在全部返回金殿之中,寡人有重要的事情宣布。” 金殿之上,楚非梵拂袖端坐在龙椅之上,他目光如炬,神情严肃到极致,道:“先帝驾崩,反贼作乱,我紫楚国百姓,一直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真可谓是民不聊生,百业待兴。” “现寡人颁布三条皇令:第一,凡紫楚国领土上所有的百姓,可免税三年,不用向国家缴纳任何钱粮,做到轻徭薄赋,存百姓!” “第二,重新制定紫楚国的国律,要治国,必重典,再有心存侥幸,妄图挑战天威者,斩!” “第三,紫楚三面邻国,星洛,风云,天龙三国早已经对我们是虎视眈眈,以前在先帝手上我们一直退让,现在我们紫楚国土已经失去大半。所以从今往后,凡三国要是敢向我们开战,必战之,绝不退让!” 众臣闻声,神情惊慌失措,眼眸中纷纷腾起一抹不解之色。 “皇上,这三条皇令虽说无可挑剔,但在我紫楚难以实施,还望皇上深思熟虑!”纳兰风身形出列,神情冷峻的开口说道。 “有何不可,还望左丞相直言,好让寡人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