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8章 误打误撞,初闻白莲教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598章 误打误撞,初闻白莲教

清风微徐,枯叶飘飞。 护城河沿岸古树下,一道黑影手中长剑横空,剑尖抵在楚非梵后背上。 蓦然间。 周空冲着浓烈的肃杀之气,楚非梵神情云淡风轻,骤然转身凌厉的目光停留在男子身上。 “天子脚下,岂容尔等宵小之辈作祟,放下屠刀朕可网开一面,留意一具全尸。” “哈哈,笑话!” “你为鱼肉,我为刀俎!” “只要我手中长剑向前推进,即刻便可了解你的性命。” 男子脸上笑意停驻,森寒的声音响起,身影上腾起恐怖的杀意。 “阁下如此有把握可以一剑将朕斩杀?” “武皇境下品的修为,实力到时不错,不过可惜在朕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唰!” 楚非梵脚尖从地面上划过,身影轻灵缥缈,快速向后倒飞出去,所过之处地面上枯叶迎风而起,漂浮在他周空中。 “唰!” 男子见状,身形向前倾斜,利刃碎空而去,迎面向楚非梵穿刺过去。 残影连连,来人身法奇诡,剑术极其的厉辣阴狠,锋芒所指,寒意瘆人。 “唰!” 湛卢剑出鞘,他舞动长剑迎了上去,数个回合后,男子没有丝毫的胆怯,立于不败之地,手中长剑游刃有余。 “到时有些本领,可以为虎作伥,朕岂能容你!” “说,盗取之物藏于何处!” 一道暴怒的厉喝声响彻虚空,长剑负于背后,犀利的目光注视着男子。 “哈哈,没想到楚帝竟是如此的眼拙,盗取之事,某还不屑去做。” “皇城盗贼猖獗,楚帝费脑伤神,看来他的影响力不小啊!” 闻声。 楚非梵心中生疑,听他的口气并非是城中盗贼,难道他另有身份。 念及于此。 他神情凝重,心神一动,道:“小贱,马上帮我扫描眼前男子身份。” “滴,系统正在扫描中...........” “滴,成功获取其信息,已发送宿主脑海中,随时可以查收!” “韩童,白莲教成员,虎啸城潜伏人员的小头目,其任务不详。” 看着韩童的信息他心中大惊,白莲教成员,这个教派他早有耳闻,不知道是不是和他所了解的一样。 “既然阁下并非城中臭名远扬的盗贼,窥觊朕的行踪,欲行不轨之事,岂能容你活着离开。” 潜在的危险是最致命的,他绝不会让这样事情发生,此刻他的思想就是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狂暴的铁血肃杀之气笼罩在周空,韩童眸光掠动,感觉后背一阵森寒袭来。 楚非梵身上杀气凛冽,湛卢剑横空掠出,一道罡气剑光横空飞出。 “阁下潜伏皇城到底有何目的,老实交代,否则死!” 霸道凌天的声音响起,体内浩瀚的真气释放而出是,萦绕在剑尖之上。 长剑变幻莫测,韩童惊愕不已,明显感觉到此刻楚帝的实力要强于先前数倍。 “无可奉告!” “去死吧!” 怒不可遏的暴喝声传来,韩通使出浑身解数,试图想要在此将楚非梵斩杀。 心中不禁幻想着,自己若是可以弑龙,取下楚非梵首级,那教宗大人定会重重有赏。 念及于此。 韩童阴鸷的眸中狡黠之光掠动,手中攻击更加刁钻犀利,奇诡的剑术招招致命。 “不知死活!” 楚非梵定神注视着韩童,手腕微转,惊鸿一剑掠出,身形掠动随行而去。 “唰!” 虚空漂浮的落叶被一分为二,剑光斩落在护城河域上,平静的水面上激起冲天的水柱。 “噗!” “噗!” 韩童口中血柱狂飙而出,手中长剑滴落在草地上,滴滴答答的血滴子随着手臂滑落。 血珠赤红晶莹,枯草疯狂吸收鲜血,韩童身形栽倒在地面上,肩膀上一道剑洞出现。 “杀了我,休想从我口中得知任何消息!” “自缢吧!” 楚非梵知道像韩童这样隶属教宗的成员,他们都会有森严的规定,一旦身份暴露绝不会留下把柄。 话音刚落。 韩童抬首双眸注视着楚非梵,脸上噙着错愕之色,清冷的狂笑一阵,口中乌黑的鲜血顺着嘴角滑落。 “砰!” 韩童身影栽倒在地面上,身上生命气息瞬间消散,空气中飘散出一抹古怪的异香。 看着地面殒命的韩童,楚非梵没有丝毫的停留,转身快速消失在小巷中。 此番。 误打误撞虽为将盗贼捕捉,可得知关于白莲教的信息,在他心中白莲教宗的危害,可要比猖獗的盗贼更加棘手。 一个时辰后。 皇宫御书房中,楚非梵下令小桂子,让他将包拯,狄仁杰召进宫中。 京兆府里妍芸诗的话他记忆犹新,相信其绝对不是随口妄言,所以他担心盗贼会向国库出手。 国库若是失窃,必会引起城中百姓恐慌,如此之事他绝对不会让其发生。 为了以防万一,楚非梵决定提前动手,在国库外布下天罗地网,守株待兔,等待盗贼亲自送上门来。 包拯,狄仁杰离开御书房已是黄昏时分,近几日城中搜捕不断,盗贼早已是惊弓之鸟,只有在夜色的遮掩下他才会出现活动。 黄昏西落,倦鸟归巢。 距离夜幕降临不到数个时辰,包拯,狄仁杰两人走出皇宫,直接带人前往国库外布置。 秋风微凉,夜幕缭绕,夜黑悄然而来,皇城中因为盗贼之事,已失去往昔的繁荣昌盛。 长街上,人影凋零,百姓纷纷紧闭门窗,生怕盗贼会光顾他们,遭受无妄之灾。 时间滴滴哒哒溜走,浓墨的夜色笼罩在皇城上空,璀璨耀眼的星斗被乌云遮盖,长街小巷中微弱的灯光下,野猫的身影一闪而过。 隐藏在国库四周的精兵,神情警惕,侧目看去,一道猫叫声穿过虚空,细长尖锐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传令下去,大家都不要轻举妄动!” 狄仁杰侧目压低声音对身旁士兵说道,可他不知道此刻他们的一举一动全部被盗贼尽收眼底。 国库旁楼宇之巅,一道黑影衣袂在夜风中飘决,他嘴角噙着狡黠的笑意。 “守株待兔?” “你们好好在这里等候,小爷先行一步!” 轻蔑的声响随风消散在夜空中,男子身影迎风几纵,化为残影消失在夜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