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 皇后有喜,帝都失窃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596章 皇后有喜,帝都失窃

寒露。 露气寒冷,以将凝结。 楚地已呈深秋景象,白云红叶,偶见早霜,秋意渐浓,蝉噤荷残。 虎啸城下。 三军班师而归,此去炎龙历经凶险,不过好在平安无事,一举攻下炎龙诸城。 城门口。 百官眺首相望,远方万里扬沙而起,黑压压的精兵悍卒震撼天地而来。 哒哒哒~ 哐哐哐~ 马蹄声响,兵甲撞击声不断传来,楚非梵带领诸将前行至城下,百官跪拜行礼,恭迎楚国众勇士回家。 “唰!” “唰!” 楚非梵率先从马背上掠下,疾步前行,抬手示意众卿平身,目光从扫视而过,发现竟不见南宫曦的倩影。 每逢凯旋,她必在城下等候,今日不见佳人倩影,楚非梵心中不禁有一丝失落。 “吾楚征战天下,得炎龙浩瀚疆土,诸将和众卿功不可没,择日金殿朕将亲自封赏。” “回城!” ........... 一个时辰后。 养心殿中,楚非梵退去身上戎装,起身来到前殿落座,雄浑的声音响起。 “小桂子,凝香宫是否又是发生,今日为何不见皇后踪迹。” “回皇上,奴才有些时日没有前往凝香宫了,皇上离开不久,凝香宫中传出消息,没有重要的事情百官无需前往凝香宫。” “是吗?” 楚非梵心中生疑,脸上浮现一抹担忧之色,侧目看了眼小桂子。 “摆驾凝香宫!” 他心中暗想莫不是四女都闭关修炼,所以不知今日三军班师回朝。 走出养心殿,小桂子紧随楚非梵背后向凝香宫中走去,一路前行,所遇之人纷纷躬身施礼,眸子中闪烁着敬畏之色。 凝香宫外。 两名宫女见楚非梵前来,刚欲见礼却被他制止,阔步上前,宫女将殿门推开。 看着楚非梵进入殿中,两人在背后窃窃私语,道:“皇后身怀龙种,加上吾楚大败炎龙,当真是双喜临门。” “是啊!” “娘娘为了不让皇上在前线分心,所以特意封锁他怀孕的消息,这个惊喜太大了,不知皇上会赏赐些什么给娘娘。” 两人俏脸噙着浅笑,细小的声音响起,目光顺着殿门看去。 楚非梵刚刚进入殿中,就被上貂蝉和王昭君发现,两人笑靥如花,莲步生风而至。 “臣妾拜见皇上!” “两位爱妃无需多礼,怎么是不是曦儿身体有碍?” “嘻嘻~” “曦儿姐姐是身体有些不适,太医让他少走动,多卧床休息!” 王昭君故作神秘,俏脸上噙着笑意,双眸闪烁着幽怨的目光,轻柔的声音响起。 “到底是什么病,有没有让华神医和逍遥前来看看?” “是皇上回来了?” 一道银铃般悦耳的声音传来,楚非梵疾步向前走去,来到床榻旁,视线停留在南宫曦身影上。 见她面色红润,气息均匀,显然不像是生病的模样,回首疑惑的眸光向貂蝉和王昭君看去。 两人相视一笑,莲步轻盈而来,道:“皇上,曦儿姐姐怀孕了,皇上很快就要当爹了。” “什么,曦儿怀孕了!” 楚非梵喜上眉梢,兴奋之色溢于言表,俯身蹲在床榻前,伸手紧握南宫曦玉手。 “曦儿,你真的有喜了?” “朕马上就要身为人父了,哈哈............” 征战沙场胜出,楚非梵都不曾如此喜悦,这是一种身份转变带来的兴奋。 他从没想到自己穿越来此,竟然会有爱的结晶,这份爱让他从心底对这片土地有了留恋。 “小桂子,传朕诏令,让华太医,逍遥药尊者,两人时刻待命,注意皇后的身体。” “另传令御膳房,所有的食物都必须严格检查,若是有一丝纰漏,朕灭他们九族。” 霸道凌天的声音响起,南宫曦脸上洋溢幸福的气息,闪烁的目光停留在楚非梵身上。 都说一入宫门深似海,可她却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曦儿姐姐,自皇上知道姐姐有喜后,所有的心思都在姐姐身上,眼睛都没离开凤塌。” 貂蝉,王昭君两人面带幽怨之色,轻笑一声,黯然的声音响起。 “唰!” 楚非梵骤然转身,玩味的目光停留在两人倩影上,道:“怎么,两位爱妃是不是也想给朕生猴子?” 两人听到楚非梵的声音神情先是一愣,接着便是一阵娇笑声传来。 “生就生...........” 闻声。 南宫曦嫣然轻笑,貂蝉,王昭君两人素日在宫中就古灵精怪,她们总是如此的还不掩饰自己的情感。 离开凝香宫已是午夜时分,楚非梵没有返回养心殿,而是前往貂蝉的碧霄宫中。 碧霄宫外。 微弱的灯光穿透窗户和殿外月光交错在一起,楚非梵来到殿门口,抬手示意两名侍女退下,抬手推开殿门进入其中。 灯光下。 貂蝉轻纱遮体,朦胧的灯光照应在凹凸有致的身影上,空气中一丝淡雅的异香之气扑面而来。 楚非梵心猿意马,体内热血沸腾,久违的一股雄风腾起,阔步向前走去。 “皇上来了!” 轻灵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笑意,貂蝉转身波光粼粼的眼眸停留在他身上,一泓柔情让人迷离。 久别胜新婚,这一夜碧云宫中春光无限,激情四射。 .............. 翌日。 清晨。 楚非梵刚刚从碧云宫走出,小桂子疾步行风而至,脸上噙着焦急之色。 “皇上,京兆府包拯求见!” “包拯?” 楚非梵面带疑惑,包拯位居京兆府尹,负责帝都中大小行政之事,此时他紧急求见定是皇城中发生大事。 念及于此。 两人疾步行风向御书房走去,刚刚踏入御书房包拯和沈万三抱拳施礼。 抬手示意两人平身后,他目光停留在沈万三身上,不知为何这两人会同时出现。 “包爱卿,何事如此焦急?” “禀皇上,帝都皇城中接连发生数起盗窃大案,被盗的豪门世家,商会店铺,钱数加起来近千万两黄金。” “什么!” “皇城脚下,朗朗乾坤,何人竟如此大胆,敢在帝都行窃。” 震怒声响起,他侧目向沈万三看去,询问道:“沈卿,为何前来,难不成尔的天下第一庄也被盗了不成。” “回皇上,被盗之人中天下第一庄损失最为惨重,皇城中两处钱庄全部被洗劫一空。” “包拯,天子脚下,发生如此惊天大案,你这京兆府尹是干什么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