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2章 人性的可悲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592章 人性的可悲

“轰!” “轰!” “轰!” 一座座宫殿塌陷下去,浓郁的烟尘飞扬遮天蔽日,天地间瞬时昏暗入夜。 上官邦宁倩影摇晃不已,可视线一直停留在楚非梵身影上,当她看到上官鸿和李德英飞身偷袭时。 鼓足勇气,倩影凌空飘决而起,急促的娇喝声响起。 “小心~” 宫殿轰然倒塌震天的爆炸声下,上官邦宁的声音完全被覆盖,楚非梵根本没有听到。 此时。 楚非梵和赫连绝剑的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两人皆是屏气凝神,完全不被外界影响。 “唰!” “唰!” 上官鸿,李德英二人手中兵器从楚非梵后背偷袭而至,就在他们沾沾自喜,以为可以一招致命,彻底将楚帝斩杀时,横空一道身影出现在楚非梵背后。 一切发生在星光火石之间,当上官鸿,李德英看清楚眼前来人时,想要收回兵器狂暴的攻击已经为时已晚。 “唰!” “嗤嗤!” 上官鸿,李德英猝不及防下,长枪和尖锐的拂尘从上官邦宁身影上穿刺过去,感受到背后传来的温热。 楚非梵回首愕然回首,发现此时上官邦宁苍白如纸,嘴角挂满了血渍,身影上气息变得羸弱。 “上官鸿,你当真丧心病狂,虎毒尚且不食子,竟向自己的亲生女儿动手。” 看着怀中随时都有可能香消玉损的佳人,楚非梵怒不可遏的冰冷声响起,回首看了眼赫连绝剑,身影凌空而起,周身的罡气剑戾消失。 “唰!” 楚非梵突然消失,赫连绝剑刚猛的剑光宛若流光一样,疯狂向前穿刺而去,上官鸿忽见剑光袭来,伸手将李德英拽住挡在自己的面前。 “唰!” 锋芒四射的长剑透体而过,剑尖撞击在上官鸿的金甲上,李德英瞳眸大睁,脸上噙着浓郁的不解之色。 “皇上,老奴侍奉你三十余年,忠心耿耿,想不到..........” “噗!” “噗!” 李德英口中赤红的鲜血喷出,手中拂尘跌落在地面上,双眸中充满不甘之色。 “德英,你安心去吧!” 上官鸿神情睚眦欲裂,森寒蚀骨的声音响起,抬手将李德英的尸体扔到一旁,愤怒的目光环顾四周,见楚非梵带着上官邦宁踏空向皇宫外掠去,提枪腾起快速追了上去。 “轰隆!” “轰隆!” 赫连绝剑紧随上官鸿背后离开,金殿砰然倒塌,下陷到地底之下,浓郁的烟雾迷失虚空,皇宫城墙外楚军诸将,神情惊恐,楚帝到现在音讯全无。 楚帝若是发生危险,他们难辞其咎,百死不能消其罪。 “轰!” 一股狂暴的劲风嘶吼而过,楚非梵怀抱着鲜血淋漓的上官邦宁,她身上的枪伤和拂尘穿刺细孔已被真气封住,犹豫失血过多,此时她已经晕死过去。 楚非梵身影凌空飘落而下,稳住向前冲出去的身形,怀中佳人三千青丝在风中摇摆。 手臂揽在上官邦宁腰身上,此时楚非梵无暇顾及美人在怀的感觉,转身回首看去,只见上官鸿和赫连绝剑身影出现,快速向他面前飘落而下。 若不是心中担忧上官邦宁安危,他定会亲手将两人斩杀,可现在情况根本不允许,他只能带着怀中佳人离去。 炎龙帝都。 长街上到处都是楚军的身影,楚非梵带着上官邦宁出现在长街上,两人紧随其后杀到。 长街上士兵发现楚帝身影,纷纷拈弓搭箭,直指袭杀而来的上官鸿和赫连绝剑。 “咻!” “咻!” “咻!” 箭矢如蝗,遮天蔽日而去,上官鸿,赫连绝剑二人身影掠动,手中兵戈疯狂舞动,四分五裂的箭支被击飞出去。 顷刻间。 两人身影如鬼魅一样出现在众士兵面前,长剑掠动,长枪纵横,身影所过之处,浓郁的血雾飞溅而起,众士兵应声倒地。 “楚帝,今日朕和你不死不休!” “上官鸿,整个炎龙帝都尽是楚军将士,你们两人想要全身而退都是枉然,还想杀朕,痴心妄想。” 楚军士兵惨死,凄厉的惨叫声惊动城中诸将,赵云,岳飞,冉闵三人率先到来。 三人横枪站立在楚非梵面前,身影上杀气腾腾,犀利的目光直视眼前两人。 “皇上,先行离开,这两人交给我等三人即可。” 赵云坚定的声音响起,侧目向楚非梵看去,只见其抬手将上官邦宁倩影交到他手中。 “岳飞,冉闵,你二人出手将十绝宫主赫连绝剑斩杀,上官鸿的朕要亲自出手。” “江湖事,江湖了,十绝宫主大驾光临,天门炎穹领教宫主高招。” 一道缥缈轻灵的声音从虚空中传来,天穹上炎穹身影飘忽若仙人,周身白色衣袂一尘不染,手执一柄玉扇,散发着温文儒雅的气息。 “天门,炎穹?” “十绝宫和你们天门向来井水不犯河水,炎穹阁主难道为了楚帝要趟这趟浑水?” “井水不犯河水?” “十绝宫早已触犯天门大忌,今日赫连宫主既然亲临,本阁主就亲自出手和你了结我们之间的恩怨。” 炎穹身影掠动,虚空中强劲的烈风嘶吼,狂暴的真气波动萦绕在他周身上。 “唰!” 只见其手中玉扇摊开,身影漂浮而起,一道残影掠过,飘逸凌厉的攻击向赫连绝剑袭杀过去。 赫连绝剑心中疑惑不解,不知十绝宫和天门何时有恩怨,可见炎龙玉扇袭杀而来,双臂大张,脚尖点地划过,身影快速向后退去,手中长剑不断和玉扇撞击在一起。 “轰!” “轰!” 两人身影所过之处,长街两旁响起巨大的爆炸声,百姓落荒而逃,还望受到无妄之灾。 “上官鸿,是时候清算你我之间的恩怨了。” “受死吧!” “唰!” 楚非梵神龙战天戟碎空穿刺而出,手臂上万斤巨力贯穿,密不透风的戟锋笼罩在上官鸿的面前。 他枪出如龙,身形不断变换,狂暴的攻击力释放而出,试图将楚非梵手中长戟击落。 “唰!” 楚非梵手中长戟凌空斩落而下,长街两旁墙壁在戟锋锋肆虐下炸裂,上官鸿长枪高举迎了上去,击打的碰撞力使得两人同时后退数十米。 “上官鸿,你没有想象的那般无能,手中长枪倒是练得炉火纯青,不过自燕云十八骑惨死那一刻起,你注定不可能活在世上。” “受死吧!” “龙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