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兵不血刃,安阳城破《求打赏,求推荐票!》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59章 兵不血刃,安阳城破《求打赏,求推荐票!》

夜深露重,暮色浓厚,皎洁的月光崭露头角,璀璨的繁星悬挂在苍穹之上。远处看去,安阳城宛若沉睡在黑暗下的巨兽,大气磅礴,气吞山河。 “哒哒..........” 安阳城外,一阵急促的马蹄疾风之声传来,数千道黑影披星斩月而来,顷刻间就出现在城墙之下。 城墙上的守城兵将借助微弱的火光,看到城墙之下奔袭而来的数千士兵,眼眸中瞬间腾起一抹凝重之色。 “来者何人?” “方易,你难道本军师都不认识?” “将军有令,青木城久攻不下,现让本军事携一千兵将前来押运粮草。赶紧打开城门,要是延误了战机,你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 嘉靖神情云淡风轻,眼眸中闪烁着凌厉的寒芒,声音雄浑有力的大喊道。 “原来是嘉军师,小的有眼无珠,还望军师多多见谅!” “开城门!” “赶紧放吊桥,让军师进来!” “咯吱!” 安阳城外,高=高空中吊桥缓缓放了下来,城门已然打开,城墙上守将方易丝毫没有察觉任何的不妥,亲身快速从城墙上跑了下来。 嘉靖转身看了眼身后的一千兵将,眼眸中一道精光掠过,手中马鞭高扬而起,策马向城中奔袭而去。 “所有人赶紧进城,将军还在等待粮草!” 一声令下,数千虎贲军策马奔袭,如雷鸣的马蹄之声传来,嘉靖和身后的一千将士瞬间进入安阳城之中。 嘉靖刚刚进入城池之中,方易就疾步来到他的身边,脸颊上噙着一丝自责之色,因为他知道嘉靖可是齐子风的心腹,一旦要是得罪,那后果可是相当严重的。 “嘉靖军师,夜色昏暗,小的一时眼拙,还望大人莫要怪罪!” “怎么会,方兄弟恪尽职守,大家都是为将军效劳,我怎么会怪罪于你?” 言毕。 嘉靖乍然抬首,环顾四周,眼眸中掠过一丝狡诈之色,对着身旁的虎贲军将士挥了挥手。 “动手!” “唰!” 嘉靖一把将挂在腰间的君子剑抽了出来,剑尖直接抵在了方易的脖颈之上。 “嘉靖,你想造反?” 方易神情一惊,脸颊上虎目中涌现出浓烈的愤怒之色,手掌紧紧握着腰间的玄铁长剑,声音怒不可遏的大吼道。 “造反?” “方易,齐子风和齐子虎带领的三万大军已经被吾皇彻底打败,我是回来取粮草的,不过这城池我也要!” “紫楚的三万大军顷刻之间便会到达安阳城,我回来就是想劝降大家投奔紫楚新帝。紫楚新帝百年难遇的经世之才,心怀天下,心怀百姓,如果你们投降,我向你们承诺绝对不会伤害你们!” “嘉靖,你卖主求荣,你不得好死!” “我卖主求荣,方易齐子风带领三万大军攻打青木城,可短短一天时间全军覆没,就连他自己也已经身首异处。你知道吗?紫楚新帝俘兵一万余众,他丝毫没有伤害他们。” “你是知道的,以前齐子虎每次将从青木城外掠来的百姓和士兵,那都是肆意的蹂躏,疯狂的斩杀。这就是区别,我希望将军还是不要执迷不悟,妄送了自己的性命。” 听到嘉靖的声音,方易豁然抬首,发现城楼上的数百士兵已经被全部控制,听着城外传来的马蹄雷鸣之声,他循声看去,夜幕下数以万计的兵将正在向安阳城中奔涌而来。 方易神情暗淡,整个人看上去秃废不已,双眸中闪烁着一丝阴霾之色,声音黯然道:“一切已晚矣,大势已去!” “军师真是好计谋,不费一兵一卒,兵不血刃的就将安阳城拿下!” 雷武锋身有从马背之上跃下,阔步上前来到嘉靖身边,脸颊上涌现出一丝尊敬之色,声音客气道。 “雷将军,可以通知皇上前来了!” 雷武锋骤然转身在旁边的将士耳边低语的几句,见其策马离开后,他的视线再次停留在嘉靖的身影之上。 “雷将军,为了不节外生枝,现在应该兵分四路火速将其他三道城门也全部掌控,剩下一队人马由我带领先将粮草辎重全部看管起来。” “还是军师心思缜密,本将军现在就下令让虎豹军将四道城门接替,剩下的事情一切等皇上前来再从长计议。” .................. “报!” “皇上,雷将军已经带军进入安阳城,现在整个城池已经在我们的控制下,皇上可安心移驾安阳!” “哈哈,嘉靖军师和雷将军还真是兵贵神速,小桂子命令下去部队开拔,火速前往安阳城!” ........... 拂晓时分,东方天际腾起一轮嫣红的日出,整个安阳城被笼罩在云雾缥缈之下。 齐子风府邸中,一夜未眠的楚非梵注视着眼前的众人,冷峻的脸颊上浮现出一抹轻笑之色。 “嘉爱卿,寡人交给你书写的诏令,你可已经按要求张贴在城中了?” “禀皇上,安抚城中百姓的帖子已经全部张贴,城中更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想来城中百姓看到诏令应该不会发生暴乱,毕竟皇上提出的三大皇令真的是完全为百姓考虑!” “希望如此!” 天快亮了,新的一天即将到来,风云国的大军也将兵临城下了,诸位将领可有好的退敌之策。 “禀皇上,风云国大将军公孙霸带风云军团十万大军前来,臣以为他们最早要到今日午时才可以到达。” “所以臣以为我们可以早做打算,不一定将所有的兵力全部安放在城中,城外百里外有一道天然屏障,名为虎口崖。此山易守难攻,危峰兀立山高路陡皇上可在此处布置重兵,一旦敌军公孙霸带兵前来,可打他一个措手不及。这一战下来不断将他们行军的减缓,同时也可消灭敌军一部分兵力。” 听到嘉靖的声音,楚非梵眼眸中掠过一抹凌厉的精芒,身影骤然腾起,目光注视着背后悬挂的军事地图。 “嘉爱卿,你来告诉寡人虎口崖在哪里?” 嘉靖阔步上前拿起木桌之上的毛笔,在地图上将虎口崖标注了出来。 “哈哈,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好地方,此天然屏障要是守住了,我紫楚之危可解也!” “众位将领何人愿意领兵前往虎口崖,成为我紫楚第一道阻敌的屏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