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 大势已去,兵入皇宫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590章 大势已去,兵入皇宫

寒风凛冽,杀意滔天。 楚军的乱翻攻击下,炎龙城已经沦陷,奔涌如洪流的楚军,手提滴血兵戈,扬鞭催马纵横长街而过。 城中百姓惶惶不可终日,楚军势如破竹二来,他们紧闭门窗不出,身影瑟瑟发抖蜷缩在房间中。 马蹄声鞭大地,铁血肃杀之气席卷而过,长街尽头零星的炎龙士兵,慌不择路的逃窜。 “禀皇上,炎龙帝都守军只有一万,惨死城下已有五千之众,俘虏三千人,剩下的散兵游勇向皇宫方向逃去。” “子龙,传令诸将前往炎龙皇宫,那里将是上官鸿最后的藏身之地。另,传令守城将领决不能让一人离开。” 言罢。 楚非梵环顾四周,熟悉的街头,熟悉的环境,不同的与往日是,昔日他无处藏身,全城兵甲都在搜索他的踪迹。 可眼下他以王者之姿出现在炎龙帝都,今日之后,这里将成为楚国的疆土,城中百姓尽是他的子民。 楚军贯穿在长街上,看着消失在街角的阵型,烟尘落定,楚非梵双眸中凌厉的杀意掠动,紧勒缰绳拍马向前狂飙而去。 宫墙外。 此时,神箭营在黄忠,薛仁贵,花荣三将的带领下,已经和铜皮死士和逃回的残兵交战一起。 虚空中横飞的箭矢铺天盖地,所过之处空间炸裂,一道道身影应声倒地,铜皮死士赤裸着上身,手握锋利大刀冒着箭雨而上,无畏无惧的冲杀上来。 三人眼眸中腾起错愕之色,没想到眼前死士竟刀枪不入,狂暴的死士冲杀上前,黄忠一声令下,神箭营士兵快速向后撤去。 哒哒哒~ 一阵震撼天地的马蹄声传来,只见独孤伐率领赤锋营战士到来,他们手执寒枪,阔斧,身上破锋铠寒光粼粼。 “攻其双目,杀!” “杀!” 漫天的嘶吼杀喊声响起,身披铠甲的战马狂奔而起,独孤伐一马当先,手中乾坤啸月枪化为一点寒芒,碎空穿刺而出。 “啊~” 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响起,长枪下一名铜皮死士粗壮的手臂紧握啸月寒枪,鲜血顺着他指缝滴落下来。 “唰!” 独孤伐用力将长枪抽回,一道鲜血飞溅而起,面前死士身影栽倒在地面上,双手捂着双目,身影蜷缩抽搐。 “杀!” 一击命中,众士兵得知铜皮死士的死穴,他们挥舞着手中兵器,疯狂向面前铜皮死士双眸中刺杀过去。 与此同时,霍去病,岳飞二将带领雷虎轻骑,陷阵营,先登死士营三大兵营到来,数万将士宛若决堤的洪流吞噬过去,五千铜皮死士全部被湮灭其中。 “砰!” “砰!” “砰!” 狂暴的兵器撞击声回荡在虚空中,渐渐的楚军冲杀声愈来愈响,可厮杀声却逐渐消失,大军中殊死搏杀的铜皮死士已被屠戮一空。 ............ 哒哒哒~ 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李德英身影冲入金殿中,抬首看去,视线停留在身披黄金铠甲,端坐在龙椅上的上官鸿。 “皇上,楚军攻入皇宫中,马上穿过长阶,广场,便抵达金殿外。” 李德英神情惊慌失措,急促的声音响起,视线打量着上官鸿,可他却没有丝毫的慌乱,完全一副淡定自若的样子。 “真没想到楚军这么快便冲入宫中,战力当真恐怖。” “德英,大势已去,朕这就去会会楚帝,你留下来开启皇宫地下的机关。” “想让朕死,所有人都要留下来陪葬!” 上官鸿身影骤然从龙椅上腾起,提起身旁长枪,移步从高台上走下。 “皇上,老奴遵命!” 看着上官鸿向殿外走去的背影,李德英低沉黯然的声音响起,身影一闪消失在金殿后。 “杀!” “杀!” “杀!” 浩瀚震天的声响传来,楚军众将士高举手中兵戈冲杀而至,金殿外长廊上官鸿一人竖枪而立,阳光照耀在他金甲上,显得异常的璀璨刺目。 楚军首列霍去病,岳飞,独孤伐,黄忠,以及张飞,王彦章,仇锋众人勒马而立,乍然抬首,眺望高台之上,视线停留在上官鸿身上。 “上官鸿,你已经是穷途末路,放下手中兵器投降,否则让你惨死于乱箭之下。” 霍去病一声令下,雷虎轻骑和神箭营士兵纷纷拈弓搭箭,尖锐的箭矢直指在上官鸿身影上。 “想要杀朕,尔等尽管放马过来,明知今日一死,但尔等也别想全身而退。” 上官鸿神情云淡风轻,没有丝毫的担忧,反而仰天狂笑,这让楚军诸将心中生疑,不知其话中到底何意。 “楚帝,一直不是向亲手杀朕,为何不现身一见?” “上官鸿,死到临头还想玩什么花招,你想见朕,是等着朕亲手送你上路?” 霸道凌天的声音响起,楚非梵拍马上前,凌厉如剑的眸光直视上官鸿。 “上官鸿,炎龙帝国大势已去,眼下你已经是孤家寡人,你拿什么和我斗?” “诸将听令,活捉上官鸿,昭告天下炎龙之地尽归吾楚所有。” 话音落。 诸将提枪飞身跃下马背,脚踏虚空而起,快速向上官鸿围攻过去。 “住手!” 一道轻灵的厉喝声传来,楚非梵对声音的主人在熟悉不过,他没想到这么时间没露面的上官邦宁,会在此刻出现在炎龙皇宫中。 “宁儿,你终于出现了!” 上官鸿循声看去,眼眸中闪烁着希冀之光,好像看到了最后一丝希望,可他神情瞬间变得凌厉,阴鸷的眸子中掠过浓烈的杀机。 “父皇,天变了,一切都过去了,放弃抵抗宁儿保你下半生平安度过。” “宁儿,临死之际你能出现站在父皇身旁,父皇心满意足,死而无憾了。” “轻凝,马上带公主离开皇宫。” 上官鸿厉喝一声,长枪横空而起,剑锋直指楚非梵,阴狠的声音再次响起。 “楚帝,有你陪伴,黄泉路上朕不寂寞!” “哈哈哈..........” 疯狂的笑声传遍袭空,一阵巨响声传来,众将士只感觉脚下大地震荡不已,好像随时都要塌陷一样。 “不好!” “岳飞,去病,传令三军马上撤出皇宫!” 楚非梵没想到上官鸿如此的丧心病狂,他竟在皇宫地底之下暗藏玄机,想让楚国数万士兵给他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