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0章 谋士吴用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580章 谋士吴用

入夜。 群星璀璨,皎月袭空。 一阵夜风微徐而过,将军府院中,楚非梵只身一人站立在古树下,圣洁的月光洒落在他身上,整个人如沐圣光,给人一种不敢靠近的威压之力。 此时。 距离犒赏三军晚宴已经过去一个时辰,他今日如此做法就是为了提高三军士气,让他们知耻而后勇。 此刻,楚非梵脑海中一直旋转着擂鼓台上那抹身影,他心知此人才是楚军的心腹大患。 “皇上,岳将军求见!” 赵云疾步上前,躬身抱拳施礼,浑厚的声音响起。 “子龙,让岳将军在书房等候,朕这就过去!” .......... 书房中。 岳飞见楚非梵阔步进入,侧身抱拳见礼,只听其淡然的声音道:“岳将军深夜到访,不知所为何事?” “禀皇上,末将是来请罪的!” 岳飞面带自责之色,抱拳单膝跪地,低沉的声音响起。 “请罪?” “岳将军何罪之有?” 楚非梵神情云淡风轻,骤然转身抬手将岳飞扶起,坚定的声音喝道。 “皇上,若不是末将误识八门金锁阵,我军定不会损失如此惨重。” “哈哈,岳将军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情,将军多虑了,若不是将军识得上八门金锁阵,我军损失怕就不止如此了。” 楚非梵并没有将楚军惨败的责任推在岳飞身上,此战落败只是因为敌军有太了解楚军的谋士。 “岳将军,此战之败不在于你,敌军中另有高人,他才是我军落败的关键所在。” 闻声。 岳飞沉思良久,抬首注视楚非梵,道:“禀皇上,末将知道皇上口中之人是谁。” “谁!” “既然岳将军知道,还不快快到来。” 楚非梵神情惊愕,急促的声音响起,抬手示意岳飞落座。 “皇上,末将之所以知道八门金锁阵,就是因为他曾经讲述过此阵的奥妙,没想到今日在炎龙敌军中末将亲眼见到他本人。” “是不是擂鼓台上那抹身影?” “回皇上,正是!” “他名讳为吴用,以前是战争预备学院的授业师傅,他最擅长的就是阵法和情报工作,不知为何他会出现在炎龙帝国。” “今日相见,末将才知为何两次我军都会落败,这一切都是拜他所赐。” “吴用?” 楚非梵脸上腾起大惊之色,好奇岳飞口中的吴用会不会是历史上,满腹经纶,通晓文韬武略,足智多谋,常以诸葛亮自比,道号“加亮先生”,人称“智多星“的吴用。 若真是此人楚非梵到不觉得奇怪,智多星吴用要是没有这点智计,他也不可能成为水泊梁山上的机密军师,位居梁山第三把交椅。 对于吴用的身份,倒是有一点让他有些疑惑,此人既是战争学院的授业师傅,那他为何会出现在炎龙帝国。 难道说战争学院已经参与到两国战役中,若真是如此是那可就比计较棘手了。 战争学院可是悍卒强将的摇篮,往昔呼延灼,颜朗文丑,关胜,杨延嗣等人的强悍他已经领教过。 这次不知战争学院参与其中,会派那些悍将来助炎龙一臂之力。 念及于此。 楚非梵突然开口道:“不知岳将军对此人知道多少?” “禀皇上,此人虽是战争学院授业师傅,可他平日十分的低调,私下里很少接触其他人。” “在末将离开战争学院的时候,早已没有了他的消息,今日相见,才知他效命于上官鸿。” 听到岳飞的诉说,楚非梵暗自揣测,不知吴用到底是一直效命于上官鸿,还是战争学院派特意派来助力,让其帮上官鸿出谋划策。 此时。 楚非梵心中疑惑万千,吴用的出现让他明白,此番交战炎龙帝国,远比他想象的要困难的多。 良久。 岳飞将自己所知的一切全部告知后,作揖请辞离开了书房,楚非梵挥手示意赵云早些下去休息,自己一人端坐在木案前。 夜伴星辰,秋风吹徐。 眼下。 炎风城下,一阵隆隆马蹄声传来,数十道黑影不断逼近来到城下,城池上炎龙守将高举手中火把,示意身旁士兵张弓搭箭,寒光四射的箭矢直指城下。 “来者何人!” 粗狂的声音从城池上响起,下方来人勒马而立,面带不悦之色,冷冽的声音响起。 “战争学院诸将前来助战,劳烦通知城中吾皇。” 城池上将领刚欲再次询问,他身后一道响亮的声音传来,道:“城下可是宇文将军?” “没错,正是在下!” 闻声。 吴用轻轻拍了下面前守将的肩膀,厉声道:“赶紧开城门,他们可都是皇上的贵客,若是怠慢了尔等就算有十个脑袋,也不够被砍。” 守将身影战兢,洪亮的声音响起,传令道:“开城门,让诸位将军入城。” “咯吱!” 炎风城门打开,数十道黑影策马扬鞭冲入城中,城门口来人勒马立于吴用面前,纵身跃下马背。 “学生宇文成都拜见老师!” “宇文将军多年不见,已经是少年才俊,更是名声鹤起。” “此番有将军率领诸位悍将前来,定可以彻底将楚军击败。” 吴用面带喜色,坚定的声音响起,宇文成都轻笑,道:“老师谬赞,成都能有今日的成就都是学院所赐。” “老师放心,此番成都带来的都是以一挡百神勇悍将,他们久经沙场,常年经受鲜血的洗礼,绝非楚国七品小国的庸将可以相比。” 吴用当然知道这些人都是学院派遣诸国助战悍将,他们常年游走在疆场上,过的都是刀口舔血的日子。 “走!” “某这就带诸位前往城中行宫,拜见炎龙皇。” 说罢。 吴用纵身跃上马背,胯下战马好像感受到众人身上的血煞之气,颔首长嘶低吟,显然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 “成都,尔等杀气凛然,某胯下坐骑都被你们惊着了。” 吴用神情兴奋,紧勒手中缰绳,双腿拍马,带着众人飞驰在炎风城长街上。 一炷香后。 炎风城行宫外,众人勒马而立,飞身掠下马背,在吴用的带领下朝着行宫深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