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8章 被困阵中,全军出击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578章 被困阵中,全军出击

“轰!” “轰!” “轰!” 鸣金擂鼓声疡传遍虚空中,八门金锁阵中赵云,冉闵,王彦章,诸将闻声回马,调转枪头,快速向生门外冲杀过去。 “不好!” “皇上,楚帝已经察觉战争的玄机,已经下令鸣金收兵了。” “决不能让楚军撤出八门金锁阵,请皇上下令麒麟,青云两大军团将领入阵,斩杀楚将。” 吴用阴鸷的眼眸中杀意掠动,急切的声音响起,身影上萦绕着让人胆寒的杀气。 “糜珏,马忠,呼延鎏海,李攻听令,命你等四人带领麾下将领,火速赶往战阵中斩杀楚将。” “决不能让楚将撤出战阵中,杀楚将一人者,赏黄金千两,连升三级。” 上官鸿雄浑有力的声音响起,四将目光向战阵中冲杀的楚将看去,脸上腾起决绝的杀戮之色,提枪纵马,快速向八门金锁阵中冲杀过去。 “唰!” “唰!” “唰!” 赵云纵马飞驰,手中龙胆亮银枪,横空穿刺而过,顷刻间面前数十名将领全部被透体而过,无一人生还。 李元霸,仇锋,罗世信,典韦,四人更加狂暴,他们身影侧于马背上,手中兵戈疯狂舞动。 惨叫,哀嚎,声嘶力竭的痛苦嘶吼,虚空中人影横飞,炎龙士兵无一人可以靠近他们。 “砰!” “砰!” “砰!” 数百名敌兵手执战盾而来,合二为一,将李元霸包围其中,战盾碰撞在一起,战马嘶鸣长吼,李元霸手中擂鼓瓮金锤,碎天而舞,响彻天际的碰撞声传来。 “砰!” “轰!” 战盾四分五裂飙飞出去,四周敌兵被震的口吐鲜血,视线停留在马背上,此时的李元霸犹如远古战场上的战神一样。 身影鲜血淋漓,两颊上布满血渍,手中两柄巨锤发出低沉的嘶鸣声,宛若勾魂的魔音一样,让人不寒而栗,头皮发麻。 “楚将恐怖如斯,难怪楚国兵锋强横如此。朕若是可得此悍将,何愁无法一统天下?” 闻声。 吴用侧目看了眼上官鸿,道:“皇上不必心急,皇上的悍将不是正在路上?” “等他们前来定可以横扫楚军诸将,到时皇上便可一统七品帝国,彻底结束楚国无往而不胜的神话。” “哈哈...........” “军师言之有理,朕非常期待战争学院派来的悍将,他们的战力是不是逆天的存在。” 上官鸿双眸中掠动希冀之光,炎龙帝都皇家驿站中,两位战争学院的使者答应助他一臂之力攻下楚国。 现在偶遇足智多谋的吴用,再加上战争学院派来的悍将,何愁不能彻底将楚国消灭。 八门金锁阵快速变幻,赵云众人冲出生门被炎龙敌兵再次封锁,不断狂奔而来的炎龙士兵一手执战盾,一手执大刀。 见状。 楚非梵侧目看了眼诸将,道:“神箭营诸将听令,随朕一起上前和赵将军夹击炎龙士兵。” “独孤伐,霍去病,岳飞令,带领赤锋营,雷虎轻骑从死门进入,彻底打乱敌军八门金锁阵。” 楚非梵所有心思都在眼前大阵上,本来想让小贱为他提供破阵之法,可眼下赵云等人情况紧急,一切从权他只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先将众人救出。 赵云,八猛都是以一挡百的悍将,可在八门金锁阵中,炎龙敌军五万之众,找不到正确的破阵之法,他们定会被困死在阵中。 岳飞说过此阵法被改变,既入生门者死,那入死门必可冲破此阵。 一声令下。 诸将飞马上前,快速向八门金锁阵冲了过去,上官鸿和吴用看着楚军全部出击,脸上腾起浓烈的笑意。 “楚帝,不想舍弃这几位将领,那你就等着全军覆没。” 吴用沙哑森寒的声音响起,侧目见上官鸿注视着自己,轻笑道:“皇上,楚帝亲率大军而来,正好借此机会彻底重创楚军。” “望皇上下令三军全部投入到战阵中,十五万精锐组成的八门金锁阵,楚帝这次就算是插翅也别想离开。” 上官鸿听闻可以借此机会除掉楚帝,心中暗自兴奋,雄浑磅礴的声音响起。 “司空奎,冷栩,诸蔚听令,马上带领麾下所部进入战阵,决不能让楚帝活着离开。” 隆隆马蹄声传来,楚非梵手中神龙战天戟直冲天穹,背后箭矢如蝗,神箭营士兵在花荣,薛仁贵,黄忠的带领拈弓搭箭,策马飞箭,疯狂的向炎龙士兵射杀过去。 赵云,冉闵,李元霸诸将见楚非梵带领大军杀至,他们体内热血沸腾,手中兵戈飞舞的更加猛烈。 顷刻间。 原本密不透风的八门金锁阵,再次被撕出一道口子,赵云马踏飞燕,胯下玉狮子横空而起,前蹄腾空,一道长嘶声激荡在虚空中。 “杀!” “杀!” 高昂的冲杀声响起,八猛加上赵云勒马而立,一字排开纵横在大阵中央,大阵不断旋转变幻,浓烈的烟尘之气笼罩在虚空中。 霍去病,岳飞,独孤伐三人带领赤锋营和雷虎轻骑,化为一道黑烟从死门杀入,一路所向披靡而过,炎龙敌兵惨死于马下,阵脚大乱,根本没有办法阻挡两大兵团恐怖的冲杀。 死门被疯狂攻击,八门金锁阵开始动摇,吴用本以为楚帝会带人强闯生门,没想到他居然另辟蹊径从死门杀入,如此歪打正着,刚好找到战阵的死穴。 注视着已经显现出混乱的大阵,吴用拂袖快速向身后擂鼓处走去,他抬手接过鼓槌,双臂舞动而起,疯狂的敲打着面前巨鼓。 八门金锁阵中士兵循声而动,他们开始快速变幻阵型,在炎风中推演练习中,炎龙诸将知道此时的鼓声代表着什么意思。 看着面前战阵不断更替,赵云和八猛提起手中兵戈,拍马疯狂向前冲杀过去。 杀喊声震天,烟云飘飞虚空。 冲杀在死门中的岳飞,抬手收回沥泉枪,凌厉的眸光向鼓声传来的方向看去,这鼓声他再熟悉不过。 曾几何时。 战争学院中,每当如此战鼓声响起,学院校场上必有大阵推演,那时的兵法授课师傅,可是他最钦佩的人。 岳飞眼眸微眯,定神注视着擂鼓台上的身影,脸上腾起错愕之色,声音颤抖不已、 “怎么会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