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7章 进入八门金锁阵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577章 进入八门金锁阵

“岳飞,何为八门金锁阵?” 楚军首列中央位置,楚非梵侧目注视岳飞,声音不解的问道、 “禀皇上,此八门金锁阵共有八门: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如从生门,景门,开门而入则吉。从伤门,惊门,休门而入则伤。从杜门,死门而人则亡。” “八门相通,丝丝相扣,暗藏杀机,稍有不慎便落入万劫不复之地。让人防不胜防,此战阵虽然厉害,但也不是没有破解之法。” “哦!” “愿闻其详。” 楚非梵神情凝重,双眸中闪烁着赞许之色,岳飞熟知兵法,既有破阵之法,那上官鸿摆下此阵就形同虚设。 “皇上,若向破此战阵需从生门进入,一鼓作气,生门破,敌将定会阵脚大乱,到时我军一拥而上,此阵必破。” “岳将军觉得我军中何人可担此重任,杀入敌军战阵打破生门?” 在楚非梵看来岳飞既知此阵法玄机,他定知道何人前往破此阵法,才可万无一失。 “禀皇上,欲破此阵需八猛同赵将军一起前往,八猛神勇千古无二,赵将军龙胆亮银枪登峰造极,一鼓作气攻破此战只是弹指间的事情。” “赵云和八猛一起前往?” 楚非梵思索片刻,侧目看着诸将,道:“八猛听令,随子龙带领两千赤锋营战士,一起杀入八门金锁阵中。” “破此阵,活捉上官鸿!” “末将领命!” 八猛无一不是强悍无匹的存在,他们好战成性,现在受命进攻眼前大战,诸将皆是战意滔天,杀气四溢。 “杀!” “杀!” “杀!” 赵云身披银甲,手提龙胆亮银枪,双腿拍马狂奔而去,纵横在虚空的长枪直指炎龙小将。 八猛不甘落后,胯下神驹狂飙而起,空气中瞬间萦绕起狂战天下的杀气。 响彻天穹的杀喊声传来,身处八门金锁阵后的上官鸿,凌厉的目光停留在赵云和八门身上,感受到他们恐怖如斯的杀气,侧目看了眼吴用问道。 “吴军师,银甲小将背后八人军师可知他们是何人?” 往昔炎龙皇宫,赵云一人冲杀在数千禁卫军中的英姿,到现在上官鸿都记忆犹新,他一身是胆,英勇无双。 可此时赵云背后八人身上气息丝毫不弱于他,上官鸿明显可以感受到这八人才是楚军中最强大的存在。 八猛暴喝冲杀而来,背后赤锋营士兵快如风,烈如火,所过之处,烟尘弥漫飞扬。 “吴军师,八门金锁阵当真可以绞杀楚军悍将?” “皇上放心,此战阵看似平淡无奇,实则杀机四伏,楚军千余人入阵,简直就是羊入虎口。” 说话间。 赵云一马当先已经来到炎龙小将面前,他紧勒手中缰绳,回马想要撤走,快速向死门方向奔袭而去。 见状。 赵云冷笑一声,看了眼远去炎龙士兵,提枪纵马和八猛齐头并进,疯狂杀入生门中。 “轰!” “轰!” “轰!” 擂鼓之声响彻云霄,八门金锁阵快速变幻,隆隆声响传来,浓郁的烟尘之气笼罩在虚空中。 大阵上空万里白云骤变,好像跟随战阵的变幻而动一样,震天撼地的杀喊声响起,赵云无惧无畏,手中银枪左右穿刺,胯下玉狮子踏空奔袭而过。 “杀!” “杀!” 赵云横空长枪从天际划过,迎面袭来数十柄袭来的长枪被他击飞出去,枪锋所过之处,赤红的鲜血飞溅在他的铠甲上。 血雾飘洒,寒枪凌厉。 炎龙小将见赵云一行并未追赶而至,反而从生门中杀入,脸上腾起浓郁的担忧之色。 “吴军师,楚军未入死门,而自生门而入,这样战阵会不会发挥不出它应有的威力?” 上官鸿细长的眼眸微眯,脸上腾起紧张之色,急切的声音响起。 “皇上,微臣早已料到楚军不会上当自死门进入,所以布置此战阵时,生门和死门互换,入死门者生,入生门之死。” 吴用狡黠的声音响起,白皙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狠辣,冰冷蚀骨的声音响起。 “军师为何如此?” “禀皇上,此战争并非只有微臣一人知晓,楚军中暗藏高手,他们肯定听闻过此战阵,所以属下只知早做准备而已。” 吴用曾经在战争学院给他的弟子讲解过八门金锁阵的奥妙,当时的弟子里岳飞正好在其中。 他早知岳飞带领身旁兄弟加入楚军,所以正规的八门金锁阵对楚军来说,要想破之易如反掌。 现在八门互换,战阵不但威力增加,其中玄家更加奥妙,即便是岳飞亲自杀入阵中,也休想破阵而出。 吴用回首侧目看了眼背后,擂鼓的士兵,脸上腾起满意的笑容,轻轻颔首,双眸中闪烁赞许之色。 “轰!” “轰!” 擂鼓声烈,沙场上大阵变幻莫测,赵云,李元霸,冉闵,罗世信,仇锋等九人杀入其中,所过之处无不人仰马翻。 秋风凛冽,杀意纵横。 一道道炎龙士兵惨死在他们的兵刃下,可进入生门后他们兵并未一鼓作气冲破战争,相反面前总有数百人狂猛的攻击。 即便九人厮杀震天,变幻的战阵总能拦住他们的去路,寒光四射的长枪霎时间夺走数名赤锋营战士的性命。 八门金锁阵中炎龙敌兵的攻击让人猝不及防,赵云,张飞,提枪狂奔,一路向前冲杀过去,显然是想冲破战阵,直取上官鸿的首级。 “皇上,阵中楚军现在已经慌乱不堪,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们全部要陨落在战阵中。” “一旦楚国强将尽陨,到时我们一鼓作气,铁骑可直接踏平面前楚军,将他们彻底斩杀一空。” 楚军阵营中,岳飞微眯着眼眸,一直注视着八门金锁阵的变化,此刻看着战争变幻,敌军诡异的穿插,他心中腾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禀皇上,眼前八门金锁阵已被修改,还望皇上鸣金收兵,不然赵将军和八猛恐有生命之危。” “被修改?” “岳将军何意?” 楚非梵神情疑惑,脸上噙着不解之色,急促的声音响起。 “皇上,如生门者生,入死门者亡,可眼下战阵已将两门互换,显然敌军中有人知道末将知晓此阵,所以故意如此引末将进入他的圈套。” 闻声。 楚非梵脸色阴沉,从辣椒烟雾到金锁八门阵,都可以看出炎龙敌军中拥有一位熟知楚军之人。 既然如此,这场战役未战先机已失,看来必须从长计议。 “去病,鸣金收兵!” “独孤伐,带领赤锋营迎接赵将军和八猛,决不能让他们受到任何伤害。” 楚非梵神情凝重,如剑的眸光直视着炎龙敌军,冷冽的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