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3章 兵临城下,吴用献计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573章 兵临城下,吴用献计

古道秋风,枯叶翩飞。 刘基策马行至上官邦宁一侧,冷峻的脸上神情凝重,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上官邦宁知道他有话要说,率先开口打破了平静,道:“师傅是不是想问,此去炎风城如何化解炎龙与楚之间的争斗。” “公主,心思缜密,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 “不知公主心中如何打算,楚帝此番来势汹汹,他一直都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不知师傅如何看待这场战役,觉得炎龙有没有机会胜出?” “炎龙与楚之间迟早必有一战,只是没想到是吾皇挑起了这场战争。” “楚国虽是后起之秀,可其势头如日中天,诸国多次联合未曾将其击败。” “老朽曾亲自前往楚国,又多次和楚帝畅谈,楚国国力现在虽不是最强盛,但其兵锋之勇不可小觑。” “不到一日攻下炎云城,就是最好的证明,吾皇选择此刻与楚帝决一雌雄,若是没有万全的把握,此战胜出的几率太过渺茫。” 刘基徐徐道来,他并不是对炎龙帝国没有信心,只是两国君主治国方针不同,政策不同,性格更是不同。 如果上官鸿猜疑心重,做事瞻前顾后,而楚帝杀伐果断,铁血手段,充满冒险精神,但却善待百姓。 战争大陆上帝国要想长久不衰,唯有懂得乱世治国之法,上官鸿和楚非梵两者截然不同。 炎龙帝国三十年发展依旧是七品帝国,可楚非梵起始于微末,短短不到一年时间已经可以和炎龙并驾齐驱,足以表明楚非梵异于常人的才能。 “正如师傅所言,父皇要是没有完全之策,他不可能背水一战,选择在炎风城与楚国决一死战。” “此战将会成为两国发展史上最重要一役,楚帝到底能否胜出依旧还是谜团。” “此次前往炎风城邦宁毫不作为,只想见证下炎龙与楚,孰强孰弱。” 上官邦宁一脸惆怅,水眸中担忧的目光闪烁,看到她的样子,刘基轻叹一声。 “公主,天命如此,勿要强求。” 刘基心中清楚上官邦宁,不管智谋,才华,手段都是绝佳,可惜生为女儿身。 生逢乱世,一切都是枉然。 ............ 正午时分。 炎风城池上守军注视着远处万里扬沙,悬浮在虚空中的尘埃,宛若一条土龙般翱翔天际。 “隆隆!” “隆隆!” 撼天动地的马蹄声响起,大地在他们的鞭挞下颤抖,招展的旌旗不断逼近城池。 “有敌袭!” “赶紧关城门!” “楚国大军攻城了,赶紧擂鼓鸣金通知众将军。” 守城将领急促的声音响起,双手扶在城墙上,眼眸微眯成一条线,看着身披黑甲,身跨高头大马而来的楚军,脸色瞬间苍白如纸。 “轰!” “轰!” 城池上擂鼓鸣金声传遍整座城池,守将下令众士兵张弓搭箭,时刻准备放箭阻止楚军继续前行。 城中将军里,赤焰军团统帅冷栩,炎虎军团统诸尉闻声而动,疾步冲到院中。 拂晓时分,两人刚刚接到上官鸿八百里加急诏令,让他们严防楚军偷袭,两人一夜未眠,这才刚刚返回府中便传来鸣金声,他们知道定是楚军兵临城下。 “来人,传令三军火速集结前往城墙上,决不能让楚军夺下炎风城。” 冷栩厉声一声,抬手紧握身旁将领递来的长槊,疾步向府外狂奔而去。 赤焰军团,炎虎军团火速赶往城门口,冷旭,诸蔚二将带领数十名偏将,纵马狂奔飞驰在长街上。 马蹄声震天,众人身影消失在百姓视线中,城中百姓知道是楚军打过来了。 楚军不到一日攻破炎云城的消息,早已传遍整个炎龙帝国,百姓惶惶不可终日,担心楚军入城大肆屠戮。 已经多年未经战火洗礼的百姓,他们对硝烟充满了恐惧,一种来自心灵深处的害怕。 哒哒哒~ 哒哒哒~ 炎风城下,楚国大军不断逼近,漫天尘埃从大军背后飘过,空气中充斥着浓烈的肃杀之气。 “皇上,前方就是炎风城,是否马上发起进攻?” “炎风城?” “今日朕定要夺下此城,先登死士营,陷阵营诸将听令,准备进攻。” 高顺,麴义,南宫勇等人带领麾下悍卒,从楚军阵型疯狂冲出,宛若疯狂的凶兽一样。 “杀!” “杀!” “杀!” 震天的杀喊声激荡而起,此时冷栩,诸蔚两人刚刚来到城池上。 看到城外浩浩荡荡奔涌而来的楚军,两人双眸中杀气掠过,异口同声道:“弓弩兵准备放箭,射杀城外楚军,决不能让他们靠近城池。” “唰!” “唰!” 一阵拈弓搭箭的声响起,城池上赤焰军团,炎虎军团众士兵,大张的巨弓上箭支直指城下。 “黄忠,薛仁贵,花荣听令,率领神箭营士兵放箭压制城池上敌军,减少陷阵营和先登死士营伤亡。” “另外,只要城池上炎龙将领敢露头,将他们全部射杀。” 黄忠三将领命,率领神箭营士兵嘶风纵马而去,他们皆是百发百中,箭无虚发的神箭手,即便是在马背上也丝毫不影响。 飞箭如蝗,你来我往。 双方将士皆有损失,一道道惨叫声传来,冷栩抬首向城外看去。 “咻!” 一支穿云箭击碎虚空而来,感受到蚀骨的杀气,冷栩身影骤然蹲下。 “咻!” 飞来的箭矢穿过他背后士兵的脖颈,飞溅的鲜血滴落在他铠甲上,冷栩惊魂未定,心下惶恐不安。 “神箭手!” “真没想到楚军阵营中,竟有如此臂力的神箭手。” 冷栩神情错愕,声音低沉的嘀咕着,就在此时,一名士兵带着一位青衫男子来到城池上。 “禀将军,此人自称是巴雄将军账下军师,是从炎云城逃出来的。” 没错,前来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昨晚逃走的吴用。他连夜逃到炎风城。 “巴雄将军账下军师,本将军看你像是楚军的细作。” “将军不要误会,草民真是巴将军账下军师,昨晚楚军攻城,草民就在城池上。” “草民前来只为献计,可保炎风城不被楚军攻破!” 看到冷栩不相信的样子,吴用神情紧张,急促的声音响起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