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0章 全力反扑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570章 全力反扑

衡阳城外。 远处寒山霞光笼罩,赤红的光晕覆盖在天地间,秋风萧瑟,空气肃杀。 城门口。 楚非梵亲率诸将带领雷虎轻骑奔袭而出,风卷残云般的大军飞驰在官道上,直逼炎云城方向而去。 万里扬沙起,猎猎旌旗飘飞,诸将紧勒缰绳,身影上萦绕着恐怖的杀气。 一个时辰后。 楚军以摧枯拉朽之姿,攻下沿途关卡,炎云城士兵无一生还,全部被屠戮一空。 古道上残尸遍野,残剑断戟插在地面,楚军马不停蹄前行,直捣炎云城而去。 此时。 炎云城门紧闭,守军统帅巴雄如坐针毡,脸上神情惆怅,心中担忧楚军兵临城下。 眼下的时间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度日如年,递交上官鸿的奏折尚未到达,是福是祸还不知晓。 “将军不必太过担心,楚军行军速度再快,抵达衡阳城至少需要两天时间。” “两天后,吾皇的诏令定然到达,炎云城固若金汤,就算楚军前来攻城,没有数日光景根本不可能破城而去。” 吴用细长的眸子中精光掠动,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声音笃定的说道。 “但愿如此!” 巴雄总感觉危险的气息不断的靠近,预感炎云城必有大事发生。 .................. 三个时辰过去。 巴府晚宴刚刚开始,府中灯火通明,众侍女贯穿在前厅,手中托盘中美食不断放在木案上。 巴雄,巴朗,吴用等人正在用餐,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传来,乍然抬首看去。 一道黑影跌跌撞撞向前厅狂奔而来,看清楚来人是守城将领,巴雄身影骤然腾起,放下手中筷子,疾步上前。 “何时如此惊慌!” “禀,禀将军,楚军兵临城下,向炎云城发起了猛烈的攻击,我军损失惨重。” 来人声音颤抖不已,额头上汗水滴落,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什么!” “楚军,怎么这么快抵达城下,你可看清楚当真是楚军?” 巴雄神情错愕,震惊的声音响起,出言再三确认道。 “将军,城外的确是楚国大军,飘飞的旌旗绣的是金色的恶虎。” “金色的恶虎?” 巴雄早有耳闻,楚国拥有一支所向披靡的军团,他们两入草原击败大越帝国。 其名曰:雷虎轻骑,楚国最强悍的骑兵军团。 “吴军师,传令全军全部前往城门口,誓死守卫炎云,决不能楚军越雷池一步。” “属下这就去传令!” 吴用起身阔步向府外走去,脸上噙着震惊之色,他未料想到楚军这么快杀到。 “杀!” “杀!” “杀!” 炎云城上空激荡起狂暴的杀喊声,城中百姓惶恐不安,得知楚军兵临城下,他们纷纷受死行囊时刻准备逃离炎云城。 长街上,百姓,军队交错撞击,慌不择路的奔跑,一片混乱,满目疮痍。 炎云城下。 霍去病,岳飞二将率领雷虎轻骑,八猛麾下将士就是前往明凤王府的四万大军。 南宫勇,高顺的陷阵营,麴义,杨再兴的先登死士营都在其中。 此刻。 先登死士营在麴义,杨再兴,牛皋三人带领下,向炎云城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咻!” “咻!” “咻!” 虚空中来回穿梭的箭矢惊心动魄,一道道惨叫哀嚎声响彻天际,数百架云梯,冲车不断靠近城下。 “高顺,南宫勇听令,朕交给尔等一辆冲车,务必攻破城门。” “皇上放心,不破炎云,末将提头来见。” 高顺,南宫勇抱拳见礼,异口同声的说道,纷纷回首注视背后陷阵营将士. “冲锋之势,有进无退,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响彻天际的口号声响起,两人身先士卒,紧握手中兵刃,疯狂向城下冲了过去。 硝烟弥漫,战火蔓延。 炎云城上火光冲天,巴雄,吴用和数十名偏将身影笔直而战,看着疯狂攻城的楚军,众人脸色苍白如纸,双眸中闪烁着惶恐之色。 楚军攻城器械强悍,众将士更是舍生忘死,如此下去堪称固若金汤的炎云城坚持不到日出时分。 “将军,城外楚军全线攻城,滚石,流木已经消耗殆尽,箭支亦是如此,要是在这样下去怕是..........” “知道了,退下吧!” 巴雄黯然伤神,低沉的声音响起,视线注视着城下嘶吼狂奔的楚军。 “吴军师,此战该当如何,楚军兵锋强横,破城在朝夕之间。” “将军,为今之计撤出炎云城保存实力是上策,可将军定然不会做出如此抉择。” “只有一计可行,就是火攻楚军。” “火攻?” 本来巴雄听到吴用让他撤出炎云城,脸上怒色已起,此时他提出火攻楚军,巴雄双眸中瞬间腾起精光。 “将军火烧城池,阻挡楚军攻城,若是吾皇援军迟迟不到,那我军便会被困死在城中。” “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不让楚军入城才是重中之重。” 显然,巴雄这是要破釜沉舟,死守炎云城,可就在他刚刚决定火烧楚军时,城下一名偏将仓皇而来。 “禀将军,城门口岌岌可危,楚国大军随时有可能攻入城中。” “什么!” 一声惊愕的厉喝声响起,巴雄起身阔步向城下走去,此时城门在陷阵营的疯狂攻击下已经行将就木。 “轰!” “轰!” “轰!” 剧烈的冲车撞击声回荡在夜空中,城门出现一道缝隙,陷阵营士兵战盾抵在门上,众人异口同声狂吼撞击。 撞击声不断传来,楚非梵侧目看了眼霍去病,岳飞,脸上腾起冰冷的杀气。 “诸将听令,城门将破,一起随朕杀入炎云城中。” “杀!” “杀!” “杀!” 城外震天的杀喊声激荡天际,巴雄看着岌岌可危城门,脸色惨白如纸。 “将军下令大军撤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吴军师,本将军镇守炎云城数十年,你现在让我弃城而逃?” “不可能!” “宁做战死鬼,不做亡国奴!” “众将士听令,列阵在城中和楚军决一死战。” 巴雄紧握手中阔斧,神情厌恶的瞥了眼吴用,回身跃上马背,带领麾下诸将拍马向长街尽头狂奔而去。 “这是何苦?”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如此一意孤行,只能枉送众将士的性命。” 吴用轻叹一声,脸上噙着无奈之色,低沉的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