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 云汐援手,返回楚地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568章 云汐援手,返回楚地

官道上。 一阵清风微徐而过,女子在贴身侍女的搀扶下从马车上下来,眸光停留在楚非梵身影上。 “是你!” “皇,黄公子,是你?” 两人同时惊呼,车辇中不时别人,正是四海商会云奚,她可当真是楚非梵的福星。 往昔。 他刚刚开始用兵九品帝国时,粮草辎重都是云奚帮他解决,没想到一别已经快一年时间,今日在这里相遇,她再一次成为穿过炎云城的唯一可以帮助自己的人。 “云奚姑娘,这车队为何没有四海商会的图标,差点闹出笑话。” “黄公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此时说来话长,云奚姑娘借一步说话。” 云奚跟在楚非梵身后向一旁走去,两人相谈一炷香时间,这才返回车队旁。 两人相谈结束,楚非梵才知道此次云奚出行,并不是为了商会之事,而是两个月前返回自己家族中。 “黄公子,请上马车,云奚这就带你们穿过炎云城。” 云奚玉手抬起,示意楚非梵进入车辇,她乍然抬首,眸光从众随从身上划过。 “所有人都听着,黄公子在马车上,本小姐不想让城中守军发现他们的踪迹,尔等明白怎么做吗?” “小姐放心,老奴都已经安排好了!” 吴伯淡然的声音响起,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精明的眸光瞥了眼刚欲进入马车的楚非梵。 “吴伯,帮他安排下,和我们一起入城!” 云奚看了眼赵云,轻柔的声音响起,莲步轻启在侍女的搀扶下登上马车。 车队浩浩荡荡向炎云城行驶而去,车厢内,两位美人陪伴左右,空气中充满清雅的异香之气。 楚非梵接连两日露宿荒野,此时身上发出淡淡的汗气,和清香之气形成鲜明的对比。 “咳咳!” 听到他尴尬的轻咳声,云奚娇笑一声,道:“一路走来,听到都是楚帝的消息,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相遇,真是缘分啊。” “是啊!” “云奚姑娘当真是朕的福星,来日前来虎啸城朕定重赏。” 车辇中侍女听到云奚称楚非梵为皇,神情惊慌,俏脸煞白,水眸中闪烁着慌乱之色。 “晴儿,不必惊恐!” 云奚话音刚落,车辇外传来一阵浑厚的厉喝声,前行的马车戛然而止,他神情警惕,竖耳倾听车外声响。 “车队停下,接受检查!” “官爷,这是我家小姐的车辇,官爷还是不要搜查,不然我家小姐会不开心的。” “你家小姐?” “今天不管是谁,都必须接受检查!” 暴怒的厉喝声再次响起,车辇的帘子轻轻晃动了下,楚非梵清楚的看到一杆剑柄进入车厢中。 “哒哒哒!” “哒哒哒!”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在车辇旁停了下来,守城的将领收回长剑,抱拳施礼。 “末将拜见巴将军。” “知道这是谁的马车?还不赶紧带你的人离开,要是冲撞了云小姐,就算尔等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 守城将领闻声,身影瑟瑟发抖,侧目看了眼身后士兵,起身快速向城门口走去。 “吴伯,奚儿可好?” “多谢巴少爷,我们还是先进城,我家小姐稍后回去府上拜访。” 巴朗听到云奚会去巴府拜访,脸上腾起兴奋之色,回马示意前方守军放行,紧随在车辇旁向炎云城狂奔而去。 车辇再次行驶,楚非梵侧目看了眼云奚,轻语道:“云奚姑娘真是手段高明,竟可以让炎云城巴府的公子亲自前来相迎。” “楚帝谬赞了,云奚只是喜欢交朋友而已。” 车辇进入炎云城中,云奚以四海商会有重要事情处理为由拒绝巴朗前往巴府,让吴伯将从云家带来的丹药和好酒交给其。 巴朗的再一次护送下,楚非梵,赵云两人顺利穿过炎云城。 “云奚姑娘,大恩不言谢,他日虎啸城相遇,朕定重谢。” 古道西风下,楚非梵,赵云两人牵着云奚相赠的马匹,与其告别后,两人嘶风纵马,疯狂向衡阳城方向狂奔而去。 清风微徐,枯叶飘零。 两人周身衣袂在风中嘶吼咆哮,赵云背负龙胆亮银枪,虽然被粗布缠绕,但根本无法掩盖其锋芒。 万里扬沙而起,两人前行一炷香时间,突然勒马而立,视线直视着前方百米处。 “皇上,没想到上官鸿竟将前往楚国的通道全线封锁,可真是煞费苦心啊!” “不过区区不到千人的小队而已,随朕一起冲杀过去便是!” 楚非梵眸光从前方关卡扫视而过,神情风轻云淡,腰间湛卢剑躯壳,一马当先冲了过去。 见状。 赵云将后背长枪取下,缠绕的粗布撕下,龙胆亮银枪寒光乍现,一阵低沉的枪鸣声传来。 “哒哒哒~” 长枪负于背后,胯下追击逆风嘶吼,两人相继冲入前方关卡中。 忽见两人如旋风一样袭杀而来,关卡守军惊慌失措,手中巨弓尚未搭箭,凌空落下的剑锋已将他们斩杀。 赵云手中长枪左右穿刺,数十名炎龙士兵殒命,战马狂奔下,横空而过的长枪飙飞起一道血柱。 哒哒哒~ 哒哒哒~ 顷刻间。 两人斩杀近百名炎龙士兵,提枪纵马而去,赤红的鲜血顺着兵戈滴落在马背上。 关卡守将注视着远去的两人,神情睚眦欲裂,虎目大睁,飞身跃上马背。 “撤回炎云城,禀告巴将军楚帝已经出城,逃回楚国地界。” 一个时辰后。 炎云城巴府中,巴雄听到麾下将领禀报,抬手一拳将身旁木案击碎。 “今日是何人守城,全部给本将带来,私放楚帝出城,有通敌之嫌,吾皇定会严惩。” 议事厅中两名偏将领命离开,一位身着青衫的男子移步上前,抬手在巴雄耳畔低语一番。 “真有此事?” “逆子,这是要把本将军推入万劫不复之地,吴军师,那逆子现在何处?” “禀将军,公子已经回房,属下这就派人请公子前来。” “不必了!” “本将军亲自前去询问,要真是逆子私放楚帝出城,本将军轻饶不了他。” 巴雄愤怒无比,起身阔步向府中后庭走去,楚帝返楚之事,对炎龙帝国来说是致命的,对他来说更是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