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章 趁火打劫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562章 趁火打劫

炎龙皇城。 长街上来往的士兵络绎不绝,任何一个角落他们都不放过,全城戒严搜索楚非梵的藏身之地。 此时。 前往飞仙酒楼方向的街角,楚非梵,赵云,楼炎冥三人东躲西藏,逃避着炎龙士兵的追查。 “皇上,炎龙皇下令完全城戒严,搜索我们的踪迹,在这样下去末将担心迟早会暴露踪迹。” “赵将军,你带着皇上离开,我去将街上的搜查对引开。” 说罢。 楼炎冥将身上衣衫脱下,楚非梵知道他这是要伪装成自己的样子。 良久。 一道身影从小巷拐角掠出,楼炎冥长剑出鞘,接连将两名敌兵当街斩杀。 “唰!” “唰!” 楼炎冥身影来回穿梭在大街小巷中,所有巡查兵都发现了他的踪迹。 “快,楚帝在哪里,赶紧追!” “快,在这里赶紧追!” 一时之间,长街上炎龙士兵的呐喊声响起,楼炎冥带着所有士兵向飞仙酒楼反方向跑去。 “子龙,飞仙酒楼怕是回不去了,现在只有一个地方可以去。” 楚非梵料定此时的飞仙酒楼定然已在上官鸿的掌控中,此时若是返回无疑是羊入虎口。 “皇上,这炎龙皇城中我们还有别处可去?” 赵云面带疑惑,声音不解的问答。 此刻。 楚非梵脑海中闪过一个人的身影,他知道在炎龙皇城或许只有他才可以帮到自己。 “子龙,跟朕离开!” 两人沿小巷离开,楚非梵根据自己的记忆朝着目的地走去,可是他们却被隐藏在暗处的十绝宫弟子跟踪。 良久。 炎龙西城护城河旁,楚非梵,赵云两人疾步前行,突然空气中传来一阵凌厉的杀气。 “子龙,等等!” 楚非梵警惕的声音响起,回首尖锐的目光环顾四周,虚空中一阵浓郁的真气波动传来。 “唰!” “唰!” “唰!” 数十道身影凌空飘落出现在两人面前,他们手执长剑,杀气腾腾。 “是你们!” 楚非梵眸光注视着来人,脸色铁青,冷冽的声音响起。 “楚帝,很意外?” “想必楚帝应该知道我等为何而来,交出我们想要的东西,可以考虑放楚帝一条生路。” “不然,休怪我们下手无情,相信炎龙皇对楚帝的项上人头很感兴趣。” 聂铉海冰冷的声音响起,戏谑的眸光打量着两人。 “想要趁火打劫?” “一路从许阳城跟随到这里,等到好耐性!” “东西的确在朕身上,就是不知道尔等有没有命拿走!” 楚非梵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雄浑的声音响起,眼眸中尽是不屑之色。 “死到临头了,还敢大言不惭!” 赫连啸长剑出鞘直指楚非梵,暴怒的声音响起,移步向他逼近。 “动手!” 聂铉海一声令下,十绝宫众弟子一跃而起,纷纷横冲而去。 “子龙,退后!” 楚非梵淡然的声音响起,身形快速向后退去,赫连啸本以为楚帝惧怕他们,脸上腾起戏谑的笑意。 可接下来一秒中,他脸上笑意凝固,一道猩红出现在他身影上,汩汩而流的鲜血将衣衫浸湿。 “砰!” 一柄长剑凌空跌落而下,撞击在地面上轻轻泛起,十绝宫众人神情错愕,完全不知发生何事。 “砰!” 赫连啸身影应声倒地,鲜血从他尸体下流出,数十道剑痕布满在身影上。 “少主!” “少主!” 聂铉海和众弟子神情惊慌,眼眸中充满不可思议,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丝毫不知。 “楚帝,你竟敢斩杀我们十绝宫少主,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此仇必须血偿。” 聂铉海神情狰狞恐怖,狂暴的厉喝声响起,残影掠动,手中长剑向楚非梵下来而来。 “唰!” “唰!” 蓦然间。 楚非梵面前出现数十道身影,他们身披黑色长跑,手握长剑,人影犹如黑暗中的幽灵一样。 “影子血卫,杀!” 一声令下,数十名影子血卫掠动身影,疯狂向聂铉海和十绝宫弟子袭杀过去。 剑影掠动,肃杀萦绕。 楚非梵看了眼面前鏖战,淡然的声音响起:“子龙,我们走!” 两人身影沿着护城河离开,河边杀戮依旧在持续中,影子血卫修为都在武皇境上品,十人组成的剑阵威力强大,密不透风的剑光笼罩在天地间,聂铉海和十绝宫弟子根本就不是对手。 一盏茶后。 护城河旁,十绝宫前来众人除了聂铉海身负重伤而逃,其他人四分五裂的躺在地面上。 一阵清风微徐而过,刺鼻的血腥气弥漫开来,鲜血顺着地面流入河水中。 良久。 皇城中巡逻队出现,众人看着地面上残尸,他们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将军,这些人会不会是被楚帝斩杀的,这手段也太恐怖了!” 一道颤抖的声音响起,领头的将士侧目看去,厉喝道:“楚帝身负重伤,怎么可能释放出如此犀利的剑光,行凶者一定另有他人,所有人听令将尸体处理了,继续寻找楚帝行踪。” 此时。 楚非梵带着赵云来到城西一座陈旧的府邸前:“子龙,前去敲门。” “咚!” “咚!” 一阵轻快的敲门声响起,片刻才有人将府门打开,来人看了眼两人。 “阁下是何人,前来刘府有何事?” “劳烦通报刘先生,故人求见!” 楚非梵话音刚落,府中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阿福,人贵客进来吧!” “两位里面请!” 楚非梵,赵云进入府中,从幽静的长廊穿过,眼前亭子下刘基一人独坐,面前茶壶袅袅白烟腾起,手中棋子落下,一道清脆的碰撞声传来。 “阿福,紧闭府门,不管何人前来府上,都已我抱恙为由拒绝。” “是,先生!” 阿福躬身施礼退后,刘基身影骤然腾起,疾步上前,道:“楚帝里面请。” “刘先生已知危险到来,为何不闭门不见,反而将朕迎入府中,难道不怕引火烧身?” “楚帝多虑,某虽为炎龙之臣,但你我之间亦为朋友,君子之交淡如水,楚帝眼下有难可以想到伯温,那便是楚帝相信在下。” “伯温略施援手,希望可以助楚帝躲过此劫。”

下一篇   第563章 奸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