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 欲得天下,必杀楚帝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558章 欲得天下,必杀楚帝

摘星殿中。 因为百里剑的落败,气氛瞬间变得异常诡异,上官鸿话中有话。 楚非梵一听便知,他知道没有在待下去的必要,上官鸿的态度已经很明确。 正如他所说的一样,一山不容二虎,想要一统七品帝国,两人刀剑相向已成定局。 显然在整件事情上,上官邦宁已经没有了话语权,一切都操控在上官鸿手中。 楚非梵都有些怀疑,当日上官邦宁告知凌霄太子伐楚,两国联手进军玄龙城,这一切都有可能是上官鸿刻意在背后操纵。 “唰!” 楚非梵身影腾起,抱拳侧目,道:“谢谢炎龙皇盛宴,某也是时候离开了。” “子龙,我们走!” 说罢。 楚非梵起身阔步向摘星殿外走去,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上官鸿紧握手中酒杯。 “砰!” 飞溅而起的酒水洒落在面前木案上,酒杯依然变成了粉末。 “狂妄至极!” “楚帝,炎龙国皇宫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没有朕的诏令,今日你插翅也别想离开皇宫。” 上官鸿身影腾起,龙颜大怒,冷冽的厉喝声响起。 “是吗?” 楚非梵霸道的声音响起,拂袖不曾停留,起身跨出大殿,砰的一声巨响从背后传来。 上官鸿抬脚将面前木案踢飞出去,美酒佳肴四处飞溅,脸上神色怒不可遏,拂袖疾步向殿外走去。 “父皇,当真要想楚帝动手?” “宁儿,欲得楚国天下,楚帝必杀之!” “今日一切宁儿亲眼目睹,若是楚帝返回楚国,不出三日楚国大军必定兵临城下。” “朕不能让炎龙百年基业有损,所以楚帝必须死,不惜一切代价。” 上官鸿冰冷的声音响起,抬手将抓着手臂的玉手拿下,侧目看了眼李德英。 “派人带七公主下去,没有朕的命令决不能让她出宫。” 说罢。 疾步前行走出摘星殿,百官惶恐,脸色苍白如纸,他们没想到上官鸿会在宫中设伏诛杀楚帝。 两国交战,尚不斩来使,上官鸿如此做法,显然是要落人话柄。 皇宫长阶上,楚非梵,赵云两人从容不迫,步伐稳健的向前走去。 蓦然间。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兵戈碰撞声传来,宫廷中四面八方装备精良的悍兵包围上来。 “楚帝,入炎龙皇宫,你还想全身而退,简直痴人做梦!” “今日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放心朕一定会给你留具全尸。” 阴狠蚀骨的声音传来,楚非梵转身,凌厉的目光直视上官鸿,身影上腾起恐怖的杀气。 “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炎龙皇可真是费尽心思。” “不过这朕没想到你竟如此的卑鄙,若是没有丝毫心里准备,你认为朕会以身犯险?” “区区数千精兵就想挡下朕,你未眠也太高估你炎龙士兵的战力。” “弓弩兵准备,乱箭射杀楚帝!” 上官鸿狂怒的厉喝声响起,四周弓弩兵纷纷拈弓搭箭,散发着寒光的箭矢直指楚非梵,赵云两人。 “子龙,敢不敢和朕一起杀出去!” “有何不敢,今日就算炎龙精兵齐出,子龙何惧之。” 赵云浑身是胆,坚定如铁的声音响起,青釭剑出鞘,双眸中寒光乍现。 “放箭!” 夏侯牧拔出长剑,一声令下,四周宛若暴雨般的箭支穿透虚空纵横而来。 箭如飞蝗,遮天蔽日。 楚非梵体内磅礴浩瀚的真气释放而出,一道巨大的罡气圆圈,将他和赵云包裹其中。 “咻!” “咻!” “咻!” 无数道箭支射杀而来,却都被罡气震飞出去,跌落在地面上。 接连三波箭支的洗礼,楚非梵两人纹丝未动,数以万计的箭支出现在他们脚下。 “可恶!” “朕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夏侯牧,皇甫羲听令,命你二人带领三千禁卫军斩杀楚帝。” “皇上放心,末将定不辱使命!” “来人,将银翼戟拿来,本将军这就上前将楚帝首级取下!” 夏侯牧暴喝一声,转身接过递上前来的战戟,飞身向长阶下冲了过去。 一人动,千人随行,皇甫羲紧握手中寒光银枪,目光停留在赵云身影上。 “杀!” “杀!” “杀!” 杀喊声震天,皇宫开阔的广场上,数千精兵在两人的带领下,势如猛兽一样袭杀而来。 赵云眸子里腾起兴奋的目光,视线停留在皇甫羲手中寒枪上,嘴角噙着狡黠的笑意。 “此枪虽不及龙胆亮银枪,但还算的上趁手。” 有了长枪的赵子龙是如虎添翼,万军从中七进七出,简直易如反掌。 “子龙,不要恋战,趁机向宫门外突围出去!” 楚非梵淡定的声音响起,湛卢剑终于出鞘,身影一闪向夏侯牧袭杀过去。 此时。 夏侯牧长戟负于背后,见楚非梵袭杀而来,冷笑一声,长戟横空掠动,刚猛的攻击迎面袭来。 楚非梵深知不可久战,要想脱身离开,必须以摧枯拉朽的手段震慑炎龙皇。 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 本来只要将上官鸿控制,离开炎龙皇宫轻而易举,可他却藏身数千精兵背后,所以楚非梵将目标锁定在夏侯牧身上。 “砰!” “砰!” 接连两道碰撞声激荡而起,楚非梵身影飘忽若神,两道剑光从夏侯牧身上划过。 他手中长戟疯狂穿刺,可面对楚非梵诡异身法,完全无计可施。 看着身上铠甲脱落,夏侯牧怒不可遏,知道楚非梵完全是在戏弄自己。 “楚帝,某要杀了你!” “如此庸才,竟可位居护国大将军之位,看来炎龙帝国当真是人才凋零。” “凭你,想杀朕,笑话!” 不屑的声音响起,楚非梵身影凌空而起,双腿交错将穿刺而来的长戟夹住,身影悬空飘落而下。 “砰!” 夏侯牧手中银翼戟脱手而出,楚非梵身影向前倾斜,双臂张开,周身衣袂飘决而起,湛卢剑划破夏侯牧脖颈。 “唰!” 一道血柱飞溅而出,夏侯牧手中紧握脖颈,汩汩而流的赤红鲜血从指缝溢出,他大睁的瞳眸里充满错愕之色。 “如此不堪一击,真是死不足惜!” 冰冷的声音响起,他前倾的身形旋转,手中长剑如影随形,宛若独龙钻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