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7章 舞剑助兴,包藏祸心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557章 舞剑助兴,包藏祸心

“楚帝,留步!” “我父皇特意设宴,盛情款待楚帝,如此贸然离去,是否有失楚帝风范。” 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楚非梵驻步侧目看去,视线停留在上官邦宁身上。 “公主何意!” “朕不远千里而来,盛情满满,可炎龙皇显然并不是很欢迎。” “若是在待下去,岂不是自讨没趣,就此别过,来日玄阳城之事,自有楚国使臣和炎龙皇交涉。” 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殿内百人震惊,坊间传闻楚帝霸道无匹,今日一见果真并非虚言。 上官鸿紧攥的双拳松开,骤然起身,朗声大笑一声,道:“楚帝不必着急,一切都有商量的余地。” “午宴结束,你我御书房一叙,朕自会给楚帝一个满意的答复!” “狡诈的老狐狸,朕倒要看看你究竟能玩出什么花招!” 楚非梵神情暗语,折身返回就座,两道清脆的声响传来,只见数十名宫女精装玉盘,莲步轻盈的穿梭在殿内。 满目琳琅的美酒佳肴,瞬间摆放在面前木案上,可楚非梵心思完全不在美食上,目光不时向上官鸿瞥去。 “乐师奏乐,奏舞!” 上官鸿爽朗的声音响起,瞬时间数十名女子出现在殿中,悠扬婉转的奏乐声响起,女子倩影翩翩起舞。 楚非梵拂袖抿酒,对于面前搔首弄姿的女子完全无视,在他心中眼前女子只是俗物而已,根本不能入他法眼。 一曲罢了。 上官鸿提杯敬酒,百官仰头狂营饮,脸上皆是满足的神色,上官鸿递给夏侯牧一个眼神。 夏侯牧会意轻轻颔首,转身向背后看去,只见一名壮汉腾起身影,抱拳施礼。 “皇上,楚帝远道而来是我炎龙帝国尊贵的客人,末将百里剑不才愿舞剑为皇上助兴,还望皇上允许。” “准了!” 上官鸿举杯一饮而尽,雄浑有力的声音响起,眸光从楚非梵身上瞥过。 “有点意思!” “古有鸿门宴上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今日上官鸿想用同样的把式来对付自己,真是异想天开。” 楚非梵双眸中精光掠动,嘴角噙着狡黠的笑意,侧目看了眼赵云。 “炎龙帝国人才济济,悍将如云,既是舞剑助兴,某麾下将领略懂剑技,一时技痒难耐,不知炎龙皇可否答应让他们一同舞剑助兴?” 楚非梵坚定的声音响起,上官鸿蹙眉,视线向夏侯牧看去,见其颔首,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 “哈哈,既然楚帝麾下将领有此雅兴,那便一起又如何?” “坊间一直传闻楚国悍卒无往而不胜,正好朕可以见识下楚国悍将之风采。” “赐剑!” 两名太监双手托着长剑上前,百里剑双眸精光掠动,脸上噙着冰冷的杀气。 “唰!” 百里剑身影掠动,抬手将送来长剑握在手中,满意的颔首,抱拳施礼。 “不知阁下尊姓大名,百里剑领教了。” 赵云起身上前将长剑抓起,神情云淡风轻,紧握剑柄抱拳道:“常山赵子龙是也,领教百里将军高招。” “唰!” “唰!” 两道清脆的拔剑声传来,大殿中剑影纵横,两人身影同时向后后退数米,长剑负于后背,凌厉的目光直视对方。 剑锋尚未碰撞,凌厉的目光却交错在一起。 “砰!” “砰!” 两人同时向前冲去,剑若惊鸿,快如闪电,尖锐的剑锋缠绕在一起。 “砰!” 两名利剑相交,两人手臂上巨力贯穿,暗自较劲,各不相让。 百里剑试图想要冲过赵云的防御剑指楚非梵上,可赵云手中剑毫不相让,他根本没有丝毫的机会。 此时。 楚非梵神情古井无波,身影稳如磐石,不时轻抿杯中酒,视线停留在酣战的两人身上。 上官鸿,夏侯牧两人注视着激斗的两人,脸上同时腾起愤怒之色,本以为百里剑出手,不但可以轻松了解赵云,还可以醉酒之名刺杀楚非梵。 可现在看来他们的如意算盘又要落空,赵云的剑技丝毫不再百里剑之下,隐约间好像还略胜一筹。 此刻,一人云淡风轻,随心所欲,一人步步紧逼,焦急万分,完全一副拼命的样子。 百里剑,护国大将军夏侯牧麾下第一号战将,一直以来自诩剑法精湛无人可敌。 可今日却在上官鸿面前让赵云压制,心中怒火中烧,手中长剑愈发的犀利,身影变幻莫测,杀气四溢,剑芒更是招招致命。 赵云挥剑化解面前刁钻的攻击,身影更是节节败退,长剑被击飞出去。 “好!” “好啊!” “百里将军,不愧是炎龙帝国第一用剑高手,剑技竟如此的炉火纯青,当真是已入化境。” 摘星殿中,百官附和声响起,赞美之声不绝于耳,上官鸿,夏侯牧满意的颔首,双眸中闪烁着炙热的目光。 “唰!” 一道锋芒四射的剑光迎面袭来,百里剑紧握手中兵刃,一步跨出,夺命剑浮光掠影而动。 赵云眸子中寒光闪烁,身体向后倾倒,手中长剑抵在地面上,弯弓的长剑支撑着身体,他清晰的看到眼前一道剑光一闪即逝。 “砰!” 赵云身影骤然腾起,手腕微转,心中杀意激荡,目光如尖锐的兵戈一样从百里剑身上穿透而过。 “唰!” 一剑挥出,剑若惊鸿,卷起千层锋芒。人若飞凤,怒破九霄天穹。 绵绵不断的剑光,宛若奔涌的怒浪一样,疯狂向百里剑吞噬而去。 “叮!” 清脆的声响传来,百里剑手中兵戈飞去插在大殿中央,身影不断暴退向夏侯牧袭去。 楚非梵瞥了眼地面上摇摇晃晃的长剑,坚定的声音响起,道:“子龙,不得无礼,还不赶紧向百里将军道歉。” 闻声。 赵云前行的脚步戛然而止,反手将长剑收回,躬身施礼,爽朗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中。 “百里将军承让了!” 此时。 大殿中所有人鸦雀无声,刚刚执剑前行的赵云,宛若嗜血的凶兽一样,让众人心惊胆寒,若是不楚非梵及时喝止,怕是百里剑已经被一剑斩杀。 百里剑落败,上官鸿面色铁青,怒目从夏侯牧身上瞥过,冷笑一声。 “楚国悍将当真是名不虚传,今日有幸一见,让朕眼界大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