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章 鸿门宴,杀机现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556章 鸿门宴,杀机现

然。 当两军联合攻下玄阳城后,上官鸿瞬间改变主意,并且告诉她炎龙帝国要发兵攻楚。 这一切让她猝不及防,不知该如何向楚非梵交代。 “公主,他来了。” 一阵轻盈的脚步声传来,上官邦宁侧目视线停留在轻凝倩影,听其声音低沉道。 闻声。 上官邦宁视线向窗外看去,注视着朦胧的雨雾,地面上激荡的阵阵涟漪,俏脸上腾起紧张之色,颤抖的声音响起。 “轻凝,他在那里,前厅,还是书房?” 轻凝惶恐不安,如实阐述了楚非梵留下的话,此刻上官邦宁俏脸上腾起冰冷之色。 “公主,要不要准备前往飞仙酒楼!” “不用了!” “轻凝,将那两名侍卫处死,一切就当没有发生过。” 上官邦宁清冷的声音响起,玉手轻轻摆动,示意轻凝离开。 “公主..........” 轻凝本想开口,可到嘴边的话还是被咽了回去,转身快速向房间外走去。 上官邦宁不知道若是现在前往飞仙酒楼,自己见到楚非梵能说什么。 告诉他,自己的父皇要发兵攻打楚国,理性告诉她不能这样做。 可想到楚非梵留下的话,她知道今日若是不想见,来日再见怕是只能是你死我活。 ................ 一个时辰悄然而过,上官邦宁没有出现,但飞仙酒楼却迎来李德英一行。 李德英带领禁卫军前来飞仙酒楼,他将上官鸿宴请楚非梵赴宴的消息告知。 “皇上,刚刚抵达炎龙帝都,炎龙皇这么快就传来消息让皇上进宫赴宴,这其中会不会另有玄机。” “子龙,言之有理,防人之心不可无。” “上官鸿既然发出宴请,就算明知是鸿门宴,朕也要去看看他到底想玩什么花招。” 此刻。 楚非梵心中已经对炎龙帝国有了新的想法,此番前来炎龙他并非盲目而至。 解决和上官邦宁之间的事情只是其一,同时打探炎龙帝国虚实也是他此行的目的。 “子龙,明日你陪朕一起入炎龙皇宫。炎冥,你带领燕云十八骑在皇宫外等候。” 楚非梵微眯眼眸,心中暗自盘算着,雄浑的声音响起。 他并不担心上官鸿会耍什么花样,眼下修为提升,放眼炎龙帝国可以将他击败的人屈指可数。 城中势力有飞仙酒楼,系统中军团召唤卡,一个礼包都未使用,就算出现紧急情况,杀出炎龙皇城都没有问题。 大雨持续了一夜,翌日正午时分,天气才开始放晴。 飞仙酒楼中,楚非梵将一切安排妥当后,李德英带着禁卫军已经来到酒楼外,富丽堂皇的车辇等候多时。 赵云跨在高头良驹上,紧紧跟随在车辇旁,长街尽头车辇消失,楼炎冥带着燕云十八骑走出酒楼,起身向炎龙帝国皇宫方向疾行而去。 炎龙帝国皇宫,楚非梵不是第一次到来,掠下马车,在李德英的带领下两人上深宫中走去。 一路前行至摘星殿外,李德英进入通报,楚非梵回首,眸光警惕的环顾四周,发现今日的炎龙皇宫并没有特别的布置。 片刻。 李德英折身返回,恭敬的声音响起道:“楚帝,里面请!” 阔步进入摘星殿中,楚非梵定神看去,眸光从众人身上划过,视线停留在上官邦宁倩影上。 “见过炎龙皇!” 淡然的声音响起,上官鸿面带不悦之色,噙着狡黠的笑意,抬手示意楚非梵落入。 “楚帝,远道而来,炎龙帝国蓬荜生辉,朕政务繁忙,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望楚帝海涵。” “炎龙皇多虑!” “某此番前来炎龙只想增进两国的邦交情谊,顺便和炎龙皇商榷下玄阳城的归属问题。” 楚非梵拂袖,神情淡定自若,铿锵的声音响起,身影上散发出凌厉的气息。 “玄阳城?” “玄龙帝国皇城,一座让人向往的巨城,楚军和炎龙帝国共同治理玄阳城不是很好?” “至少这近半个月的时间,两人并没有发生任何的摩擦。” 上官鸿面带笑意,眼角掠过一道寒光,朗声说道。 闻声。 楚非梵拂袖拿起面前的酒杯,轻抿一口,道:“炎龙皇此言差矣,一山不容二虎,一江不纳二龙,玄阳城归属权定然只能属于一国所有。” “若是炎龙皇当真喜欢玄阳城,某倒是可以下令楚军撤出,不过如此巨城,炎龙皇是不是该聊表心意给楚国一些补偿?” “楚帝,想要什么但说无妨,朕愿意洗耳恭听!” 上官鸿脸色铁青,凌厉的目光停留在楚非梵身影上,他没想到楚非梵身居炎龙皇宫中,还敢如此的狂妄,再次和他谈条件。 “华阳城以南三座城之地换取玄阳城,不知炎龙皇意下如何?” 当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楚非梵雄浑有力的声音响起,在场炎龙百官心中都为他捏把汗,这显然是在刻意激怒上官鸿。 “放肆!” “楚帝,你以为这里是虎啸城皇宫,竟敢如此张狂。” 上官鸿下首位置上,一位身披银白铠甲的武人,粗犷的巨吼声响起,虎目中尖锐的杀气腾起。 “怎么,炎龙皇是希望楚军将士,白白将玄阳城让给炎龙?” “此事怕是不好办,攻下玄阳城众将士浴血拼杀数日,现在就算我下令让他们撤走,怕是他们都不会听令。” “毕竟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炎龙皇说是也不是?” 楚非梵丝毫没有理会对面将领,侧目视线停留在上官鸿身影上,冷冽的声音响起,语气中充满了质问。 炎龙护国将军夏侯牧感觉受到了巨大的羞辱,刚欲暴怒腾起身影,可看到上官鸿的目光,他已经腾起分毫的身子再次坐了下去。 夏侯牧虽然是炎龙帝国的护国大将军,可在楚非梵眼中他什么都不是,根本没有资格和自己对话。 “一城换三城?” “楚帝好大的胃口,要是朕不愿意,哪有该当如何?” 上官鸿神情微怒,冷冽的声音响起,身影上腾起浓烈的杀气。 “既然如此,谢谢炎龙皇的盛情款待,某先行离开了!” 说罢。 楚非梵身影腾起,回首看了眼赵云,两人疾步向摘星殿外走去。 刚才殿中上官鸿,夏侯牧两人身上的杀气,他早已察觉,显然两人已动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