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2章 危机四伏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552章 危机四伏

“阁下现在离开,我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若是执意要动手,怕是就凭你背后这些人根本伤不到我分毫!” 楚非梵并不是盲目自大,小贱早已将老者信息传送到他脑海,此时他对眼前了如指掌。 “九星宗大长老柳无痕,修为武皇境巅峰,来自五品战汉帝国。” “口气倒不小!” “我们九星宗想要得到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若是不交出东西,连你的性命一起取走。” 柳擘来到柳无痕身旁,怒视着楚非梵,飞扬跋扈的声音响起。 “擘儿,赶紧退下!” 柳无痕久经江湖,他明显感觉到楚非梵和他背后中身上,散发出浓烈的铁血杀气,这些人显然都是刀口舔血之徒。 “阁下可是官家之人?” 柳无痕突然开口问道,楚非梵面带狡黠的笑意,道:“阁下算得上江湖泰斗,既已知晓我的身份,何必明知故问?” “撤!” 柳无痕沙哑的声音响起,身影一闪,拉着柳擘转身向长街尽头掠去。 “二爷爷,神秘兽皮还在他手中,为什么要撤走?” “擘儿,你可知他是何人?” “不管是何人,难道我们九星宗还怕他不成?” 柳擘有恃无恐,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不屑的声音响起。 “擘儿,这里是楚国之地,在楚国何人一出手便可抛掷千万两黄金?” 柳无痕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柳擘和楚帝年纪相仿,但却相差十万八千里。 “二爷爷的意思,他是...............” “没错!” “楚帝行事诡诈,杀伐果断,刚才和他交手,二爷爷虽然修为在他之上,可其背后那十八名侍卫,犹如地狱之鬼一样。” “要是真正动手,不到一炷香时间,我等都会惨死在悦来酒楼外。” 柳擘闻声一阵后怕,脸色苍白如纸,转身向楚非梵方向看去。 “走吧!” “此次任务失败,以后还有机会,毕竟我们并没有任何损失,以后和楚帝还会再见面。” 柳无痕长叹口气,一直以来他都自诩武皇境巅峰的修为,已经凌驾于太多俗人之上。 可今夜和楚非梵交手,他才知道何为井底之蛙,虽然神秘兽皮没有得到,但是却了解到楚帝的实力,这对战汉帝国来说也是巨大的收获。 看着九星宗众人离开,楚非梵示意赵云等人将长剑收起,起身阔步向酒楼中走去。 夜伴星辰,月光皎洁。 赫连江,赫连海两人隐藏在暗处,他们转身离开返回赫连啸落脚的酒楼。 “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赫连啸侧目示意背后武者上前,房门打开两人疾行而至。 “少主,获得神秘兽皮的男子落脚在悦来酒楼,刚刚九星宗人和他交过手,可不止为何不到三个回合,柳无痕便带着所有人离开了。” 赫连江喘气如牛,声音颤抖不已的说道。 “简单交手就撤退了?” “聂老,这其中一定有诈,我怀疑九星宗和那小子本就是一伙的,故意演戏给我们看。” “从一开始进入多宝拍卖场,他们就商量好算计我们。” 赫连啸双眸中寒光掠动,笃定的声音响起,脸上噙着浓烈的愤怒之色。 聂铉海思索良久,神情凝重,语气低沉道:“少主,此时疑点颇多,我等还是不要大意。” “他们有可能是一伙的,但也有可能对方的身份让九星宫忌惮,所以他们才无奈选择离开。” 闻声。 赫连啸侧目看了眼赫连海,厉喝道:“将当时所有的情况全部描述一次,那小子只身一人怎么可能将柳无痕老匹夫喝退?” “少主,此人并非一人,他带领近二十名随从,看样子都是修为强悍之人。” “少主看来我们必须先弄清楚此人的身份,不然误中副车,会给我们带来杀身之祸。” 聂铉海老谋深算,江湖经验丰富,赫连啸当然选择听他的。 “聂老可办法?” “龙骨和神秘兽皮对于我们十绝宫而言,那是志在必得之物,不可能因为一名少年就让我们放弃。” “赫连海,赫连江,你二人继续去悦来酒楼,定不能让其从你们眼皮底下溜走。” 聂铉海双眸中奸诈的目光掠动,冷笑一声,身影掠动,消失在暗夜之下。 赫连啸看着不停摇晃的窗户,抬手示意赫连海两人离开,道:“全都下去,早些休息,明日还有重要的事情。” 悦来酒楼。 楚非梵进入房间,左右环顾,阔步上前推开恍惚,皎月的月光洒落远处阁楼之巅,他神情一凝,关上窗户折身来到木塌旁。 本以为最先到来的是天字一号包厢里的人,可他没想到对方竟如此撑得住气,眼下都以接近午夜时分,对方竟没露出任何蛛丝马迹。 时间流转,一晃黎明。 房间外,一阵敲门声传来,他身影从木塌上腾起,理了理身上衣袂。 “进来!” “皇上,我们什么时间出发?” “这就走!” “早点赶往炎龙,事情了结后,火速返回!” 说罢。 楚非梵,赵云两人同时向房间外走去,酒楼大厅,楼炎冥已经结账,燕云十八级骑早准备战马。 一行人牵着战马从长街上穿过,快速向城门口走去,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悦来酒店旁边的小巷中,赫连海,赫连江的身影出现。 “赫连江,赶紧回去通知少主。” “我这就去!” 赫连江离开后,只见其身影掠动,穿梭在人群中,火速向楚非梵一行追了过去。 良久。 赫连啸的房间里,一夜未归的聂铉海终于返回,他面带疲惫之色,声音黯然道:“少主,此人身份尚不能肯定,就连多宝商会也在暗查他的底细。” “不过,老朽得到另一个消息。” “聂老,什么消息?” “少主,楚国皇帝昨日黄昏出城,朝着许阳城而来,所以老朽怀疑此人是.............” “楚帝?” “聂老,刚刚父亲传来消息,要不惜一切代价夺得龙骨和神秘兽皮。” 赫连啸阴狠的声音响起,抬手将一份信笺递给聂铉海,看着信上的内容,其眼眸中掠动凌厉的杀气。 “少主,看来顾及不了那么多,此人必须死。” “死人是不会对我们十绝宫有任何威胁的,只要悄无声息,斩草除根,没有人知道是我们十绝宫出手。” “少主,他们已经离开悦来酒店,看样子是朝着城门口的方向去了。” 赫连江颤抖的声音响起,视线停留在赫连啸身影上,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 “什么!” “废物,怎么不早点禀报?” “所有人听令,马上行动,决不能让此人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