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 来了,就变成尸体留下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533章 来了,就变成尸体留下

江定城中。 大雨将长街冲刷的干干净净,整座城池焕然一新,宛若知道改朝换代一样。 冷禹带领两队翼虎军团士兵匆忙赶回府中,接连多日在外奔波,他金屋藏娇在府中的佳人是唯一的牵挂。 目下。 金城天雄,封弘铠带领大军迎战楚军,江定城在他一人掌控中,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和佳人温存一番。 进入府中,冷禹下令翼虎军团众将士严防死守府邸,一人疾步生风向府中后院冲去。 “美人,我来了!” “哈哈,你是不是一直在等我!” 冷禹脸上噙着放浪的笑意,一路前行,嘴里不停的嘀咕着,双眸中释放出炙热的精光。 “咯吱!” 一道推门声传来,冷禹面带邪魅的笑意进入房中,看着端坐在木塌上的佳人,仿佛饿虎扑食一样冲了过去。 “哎呀!” “大人,你猴急什么?吓死臣妾了!” 一道娇嗔声传来,冷禹将佳人揽入怀中,美人在怀,温暖如玉。 一股沁人心脾的异香传来,让人心猿意马,冷禹双手并用,俯身将佳人扑倒在木塌上。 娇笑声传遍在房间每一个角落,冷禹完全沉浸在佳人的温柔中。 “砰!” 一道巨响声传来,惊动木塌上沉醉的冷禹,他身影骤然腾起,急忙将衣服整理好,转身向门口看去。 “唰!” 一柄寒光四射的长剑直指在他脖颈上,冷禹怒不可遏的脸颊瞬间变得煞白,声音颤抖不已。 “你,你怎么会出现在本大人府中!” “少废话,有件事情需要冷大人帮忙,不知大人放不放便!” 仇烈说着视线向木塌上女子瞥了过去,此时她完全一副惊讶过度的样子,紧紧抓着被子挡在胸前,双眸中充满了恐惧。 “仇烈,本大人府中可有重兵把守,你就算杀了我也别想全身而退。” 冷禹强装镇定,双眸中精光掠动,声音坚定的说道。 “杀你?” “我迟早会将你碎尸万段,不过现在要先委屈大人和我们走一趟!” 仇烈身影一闪,手中长剑抵在冷禹脖颈上,押着他向房间外走去。 就在此刻。 木塌上女子身影骤然腾起,快速向仇烈袭杀而来,不知何时她手中竟出现一柄匕首。 “唰!” 仇烈抬手将冷禹推向门外,转身手中长剑飞出,女子刚刚冲杀过来,可距离仇雷还有一段距离时,长剑已经透体而过,女子口中鲜血滴落而下。 “小瑜!” “仇烈你竟然杀了小瑜,老夫要杀了你!” 冷禹稳住身影怒视着仇烈,森寒的厉喝声响起。 “冷老匹夫,你最好乖乖配合,不然下场和她一样!” 仇烈冷喝,阔步向前走了,冷禹身影不断向后退去,回首发现凌炀前来,好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 “凌炀,快帮我将他斩杀,本大人保你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凌炀冷笑一声,面带厌恶之色,鄙夷的声音响起。 “怎么,大人是准备让我和你一起投靠扶桑帝国?” “不好意思,属下一点兴趣都没有,你身为炎晋臣子食君之禄,居然弑君窃国,如此十恶不赦之罪,属下可不能和你成为一丘之貉。” “是你!” “居然是你!” “他们是你带入府中的,凌炀枉我一直重用你,没想到你竟是如此狼子野心之辈。” 冷禹歇斯底里的狂吼,他是想惊动府中翼虎军团,好让他们前来解救自己。 “我狼子野心,和大人比起来,属下只是做了炎晋帝国子民应该做的事情!” “今天不是和你清算的时候,还是先委屈大人送我们出城!” 凌炀递给仇烈一个眼神,两人同时向冷禹走了过去,手中阔剑架在他肩膀上。 “二哥,赶紧走,一会翼虎军团反应过来,我们要走就困难了。” 翼虎军团被凌炀以发现仇家三兄妹为由,骗到城东一处老宅去了,相信他们很快就会发现是调虎离山之计。 “走!” 仇烈一声厉喝,推着冷禹向府外走去,此时一辆早已准备好的马车停在府外。 冷禹被压上车,仇烈,仇蔷还有重伤的仇锋藏在车里,凌炀负责赶车,马车快速向城门口狂奔而去。 良久。 马车抵达城门口被守军拦了下来,凌炀跳下马车,眸光凌厉的注视着面前守军将领。 “瞎了眼?” “没看到是冷大人的车辇,赶紧打开城门,大人出城有重要的事情要办!” “凌护卫,既是冷大人的车辇,属下要见到大人才能放行!” 闻声。 仇烈将手中匕首抵在冷禹后背上,递给他一个眼色,眼底声音道:“不想死的,赶紧带我们出城!” 冷禹面色紫青,感受到后背传来的冰冷,抬手撩开帘子,怒喝道:“赶紧打开城门,耽误了本大人的事情,你们都要死!” “是!” “是!” 守城将领点头哈腰,转身疾步向城门口跑去,响亮的声音响起:“开城门!” “咯吱!” “咯吱!” 一阵开城门传来,凌炀神情一凝,跳上马车,挥动手中缰绳,驱马向城外狂奔而去。 马车刚刚冲出城去,后面隆隆马蹄声传来,只见翼虎军团两名将领,怒喝道:“拦下那辆马车,仇家三兄妹在车里,他们要挟冷大人为人质!” 狂暴的声音传遍虚空,守城将领这次回过神来,飞身跃上马背,提枪快速向城外追去。 马车一路狂奔向前,仇蔷撩开帘子,回首向城池上看去,视线停留在悬挂城池上两具尸体上,水眸中晶莹剔透的泪水滴落下来。 凌炀见状,刚欲安慰仇蔷,听到背后传来的马蹄声,回头看了眼,厉声道:“都做好了,敌兵追来了。” 马蹄声不断逼近,凌炀脑海中思绪万千,他们只有区区四人,根本不可能敌得过背后近千人的追兵。 “仇蔷,你来赶马车,我去拦下后面追兵!” “凌炀,不可以我们说好要一起离开的!” 仇蔷玉手紧握凌炀手臂,坚定的声音响起。 “蔷儿,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要是在这样下去我们所有人都要死。” “仇大人,仇雷大哥的仇未报,你们三人不能有事,你放心他们奈何不了我,等我平安脱身,我会去寻找你们的。” “就算天涯海角,我也一定找到你!” 说罢。 凌炀伸手从车底抽出一杆长枪,飞身跳车而下,长枪负于后背,站立在官道中央。 “凌炀,你一定要活下去!” “凌炀,你一定要来找我!” 仇蔷歇斯底里的声音回荡在虚空中,马车距离凌炀的背影越来越远,她整个人已经哽咽。 “哈哈,这就是背叛我的下场!” “凌炀是不可能回来了,他会被翼虎将士剁成肉酱,至于你们一个也别想逃走。” 冷禹神情狰狞恐怖,戏谑的声音响起,双眸中透出冰冷的杀气。 “冷老皮肤,你给我闭嘴,信不信我现在就送你上路!” 仇烈手中匕首向前用力,冷禹只感到后摆传来一股尖锐的刺痛,回首脸上腾起冰冷的笑意。 “杀啊!” “没有我这张护身符,你们想要逃走,简直是痴心妄想。” “砰!” 一道轻响声传来,仇烈一击刀手将冷禹打晕过去,他拿起身旁的绳子,将其捆绑起来。 “三弟!” “三弟,醒醒啊,三弟!” 仇烈双掌抓在仇锋肩膀上不停的摇晃,自从仇锋体内毒素发作,他就一直陷入昏迷沉睡中。 此时。 仇烈担心在这样下去,背后追兵上来就很难脱身,他要带着仇锋,仇蔷两人跳车离开。 仇锋转醒,微眯的眼眸看了眼身旁冷禹,双眸中射出凌厉的杀气。 “蔷儿,勒马停下,我们从这里离开!” 仇蔷紧勒手中缰绳,马车停了下来,仇烈扶着仇锋下马将他交给仇蔷,自己驾马向前冲出去百米之遥,手中匕首插在马背上。 一道马鸣长嘶声传来,他纵身一跃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折身急速向两人冲了过去。 三人进入官道旁的灌木丛中,片刻之后,隆隆马蹄声传来,仇烈知道追兵定是冲着马车追去。 “二哥,我们回去找凌炀吧!” “蔷儿,凌炀为了我们生死未卜,你现在回去就是羊入虎口,难道你要枉费他一片苦心?” “我们先带锋儿离开,只要能进入江宁城中,锋儿不但有救,我们还可以夺回父亲和大哥的尸身,到时也好返回江定城寻找凌炀的下落。” 言罢。 仇蔷将脸颊上泪水擦拭,三人同时跪地朝着江定城方向叩头。 “二哥,眼下江宁城下金城天雄带领十万大军攻楚,我们根本没有机会进入城中。” “蔷儿,谋事在天,成事在人,我们想离开这里,等到安全的地方再想办法进入江宁。” 没错。 此时的江宁城的确已经被金城天雄,封弘铠两人带领的十万大军包围。 城池上。 楚非梵,白起,霍去病众人看着城外旌旗猎猎,战鼓震天的敌军,眼眸中纷纷腾起惊愕之色。 “没想到昨夜一场大雨,竟让炎晋帝国死灰复燃,一夜间多出十万大军来!” “众将看看城下敌军中,可有仇锋的身影。” 楚非梵蹙眉,浑厚的声音响起,目光直视城墙下大军。 “皇上,距离太远,无法看清楚,不过可以断定,城下敌军并非炎晋帝国士兵,他们的铠甲,装备,旌旗都是六品翰清帝国的。” 往昔。 白起和四国联军交手,他早已对诸国装备,旗帜,了如指掌,虽然距离太远他看不清敌将样貌,可虚空中招展的旌旗他一眼就看出了端倪。 “翰清帝国?” “这已经是他们第二次发兵攻打楚国,既然已经兵临城下,那朕就让他们全部变成尸体留在这江宁城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