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嘉靖的机谋《求打赏,求推荐票!》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53章 嘉靖的机谋《求打赏,求推荐票!》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五千铁骑破风来,杀喊之声响云巅。 一道寒芒狂飞而出,齐子虎眼眸中闪烁着惊恐之色,手中双铁戟高举而起,格挡在自己的胸前。 “唰!” 伴随着一道飙风袭过,只见林冲手中飞出的丈八蛇矛精准的从双铁戟的缝隙穿过,齐子虎的身影骤然从马背之上到飞出去。 “砰!” 一声巨响传来,丈八蛇矛插在了地面之上,齐子虎的身影横空而立,鲜血不断的顺着他的脸颊滴落在地面之上,大睁的瞳眸之中尽显绝望之色。 一阵急促的马蹄之声响起,林冲策马狂奔而来,一把抓起插在地面上的丈八蛇矛高举而起,如剑的眸光射出,回头看了眼向青木城飞驰而来的铁骑。 “撤兵,回城!” “林将军,胜了!” “林将军,胜了!” 城墙之上的众将士看着城楼下倒在血泊中的齐子虎,众人欢声雀跃的高呼,庆祝着胜利的喜悦。 “关城门!” “弓弩手准备,一旦齐子风的铁骑靠近,全力放箭射杀!”刑天烈眼眸中泛着喜悦之色,声音高昂的命令道。 齐子风带领的铁骑还在奔袭之中,见一骑奔袭而来,他身后跟着数千兵马,远处看去,他们一个个慌不择路,惊慌失措。 “砰!” 来人从马背之上跃下,跪在地面之上,身形战战兢兢的抱拳道:“将军,不好了,子虎将军被杀,青木城中的守将已经逃回城中了!” “什么,你在说一遍!” 齐子风骤然勒住缰绳,身影跃下马背,满脸愤怒的来到跪在地面的将领面前,一脚踢在他的胸口之上,声音怒不可遏的咆哮道。 “将军,子虎将军备青木城一名不知名的小将斩杀!” “刑天烈,你竟然敢杀子虎,带我将青木城破开定要屠城,我要所有人给我弟弟陪葬!”齐子风睚眦欲裂,赤红的眼眸中沸腾着愤怒的火焰,声音森寒蚀骨的说道。 “将军,我们还是先撤回驻地,再从长计议吧!”嘉靖阔步向前,声音平静的提醒道。 “嘉靖,你身为本将军的军师,接下来这场仗该怎么打,你有没有什么好的主意?”齐子风身形一震,凌厉的目光注视着身旁的男子,声音急切的询问道。 “将军,青木城亦非往日,城中军民万众一心,要想破城绝非易事。属下倒有一计,可助将军破城。” “嘉靖,你就被要再卖关子,有话直说便是!”齐子风面露不悦之色,声音微怒的说道。 “按兵不动,养精蓄锐,以待天时。” “现在我们兵分两批,一批安营寨扎休息,另一队不断的向青木城发起袭扰,让他们无限休息,一直处于高度警戒状态。从此刻开始到今夜子时,就算青木城中的将士都是铁打的,他们也会疲惫不堪,届时我们在发起总攻,定可大获全胜,破城而入。” “属下估计最多到明天拂晓,这青木城可破!” “不间断的袭扰,耗尽其经历,一旦攻城我们一万兵将酒足饭饱,精神充沛,他们却行将就木,身心疲惫,这方法虽不是什么妙计,但也可行,那就按照军师的机会执行。” 然。 嘉靖不知道的是他的这一计谋,刚好给紫楚国留下了一丝喘息的机会,因为此刻雷武锋带领的五千虎豹军,已经来到了离青木城数百里外的虎口关。 “将军,停下来歇息下吧,就算我们人能抗住,这些马也要休息,在这样急行下去,就算赶到青木城这些马匹也都废了,根本没有办法再上战场了。”雷武锋身旁的飞骑尉神情凝重的提醒道。 雷武锋骤然转身向看着身后众将士汗流浃背,气喘唏嘘的样子,松开手中的缰绳跳下马背。 “停,原地休息一盏茶的功夫,一盏茶后全力向青木城进发,不得有一丝懈怠!” 众将士如释重负,全部停下了脚步开始休息,可没有一人松开手中的长矛和战盾。雷武锋将一切看在眼中,眼眸中腾起一抹欣慰之色。 “众将士听令,此战我们一定要杀出我虎豹军团的威风,如果战胜本将军请众将士好好痛饮一番,如果战败大家是知道我们虎豹军团的规矩的。” “同生共死,不负皇恩。生死与共,不负兄弟情义,一起来一起走,绝不做亡国的奴隶!” ............ 一盏茶的时间转眼即逝,雷武锋的五千虎豹军再次向青木城驶去,此时夕阳西下,霞光映的苍穹一片赤红。 漫天的霞光和血染的大地相互照应,被战火蔓延的青木城,显得异常的雄伟壮阔。 “将军,你还是向回去休息下吧,齐子风这样一直佯攻,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要是一直这样下去,士兵们会全部被累垮的。” “刑风,齐子风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佯攻,为的就是耗尽我们的气力。他好发起总攻,破城而入,此计谋甚是阴毒,我们切不可松懈,命令所有士兵交替更换,一定注意城外的动向。” “等到天黑之后,或许我们有办法大破敌军!” 刑天烈虎目注视着夕阳下的城池,眼眸中腾起一抹惆怅,心中无比的憋屈,曾几何时紫楚国威强大震慑诸国,何须如此狼狈坚守。 他多想带兵纵横沙场,正面冲锋,和敌军弑杀在一起,那样的热血澎湃,酣畅淋漓,不知还需等上多久,是不是会有机会实现? “将军,吃口饭吧,你一天都没有吃饭了!” 闻声。 刑天烈骤然转身,见身后一位衣衫褴褛的老者牵着一名垂髫的小孩,手里的碗中盛满了白饭,只有少许的蔬菜叶子。 “老丈,谢谢你,城墙之上危险,赶紧带孩子下去吧!”刑天烈接过老者手中的碗筷,眼眸中掠过一丝感动之色,声音哽咽颤抖的说道。 “爷爷,等我长大了,一定也要成为将军,保卫国家,驱除外敌!”小孩稚嫩的声音响起,脸颊上涌现出一丝坚定之色。 “垂髫小儿,尚有如此大志,看来我紫楚必将强大,重现往日雄风。” “今就算马革裹尸,战死沙场,也誓要击退风云国大军,不雪往日之耻,誓不做男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