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 可为座上宾,莫做亡国奴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528章 可为座上宾,莫做亡国奴

残阳迟暮,霞光万丈。 前往江定城的官道上,柳煜身后跟着不足一万残兵,他眼眸中杀意横秋,脸色铁青。 一战下来损失惨重,眼下炎晋无兵可用,冷禹前往六品翰清帝国音讯全无。 纵使他现在拥有百名和仇锋一样强悍的战将,此战炎晋帝国也无完胜的把握。 今日他才真正见识到楚国兵锋的厉害,倘若没有仇锋挡下楚军悍将,怕是他也会陨落江宁城下。 “柳煜君不必担忧,此战还有胜出的机会,等到冷大人借兵返回,加上城中百名基因战士,区区数万楚军给本不足为患。” 柳煜置若罔闻,侧目看了眼身旁仇锋,见他不时向背后大军中看去。 仇雷和仇烈被俘,柳煜也是始料未及,现在仇锋的样子,显然可以看出他虽被幻术控制,可血脉相通的情感却无法改变。 柳煜突然心生一计,冰冷的声音响起:“金城君,返回帝都请你将仇锋身上的幻术解除。” “为何如此?” “现在仇锋完全受你控制,这样不是很好?” 金城天雄神情疑惑,不解的声音响起, “朕自有良策,金城君照办就行了。” 柳煜冷冽的声音响起,策马疾驰向前,金城天雄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阴鸷的眸子中杀意腾起。 “柳煜,你已经没有价值了,很快我便送你去和你的儿子团聚。” ........... 江宁城。 军营里。 仇雷,仇烈被诸将带到议事厅中,两人愤怒不已,凌厉如刃的目光停留在楚非梵身影上。 “来人,替两位将军松绑,朕有些事情想和他们好好聊聊!” “皇上,这............” “无妨,松绑便是!” 张飞面带担忧之色,担心两人会奋起反抗,向楚非梵发起攻击。 “唰!” “唰!” 张飞腰间阔剑出鞘,两人背后绳索被斩断,一道淡然的声音响起。 “两位将军和仇锋是什么关系,朕请两位前来只是想让二位替朕传句话。” “楚帝,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其他的无可奉告!” “仇雷,仇烈,朕是想给你们仇家一次机会,两位可不要不识抬举!” “眼下炎晋帝国已行将就木,国运衰败,和扶桑帝国勾结成奸,难道你们还对如此朝廷抱有希望?” “仇清河在炎晋为官五十余年,虽位居百官之首,可柳煜何曾考虑过你们仇家人的生死?” 楚非梵身影腾起,声音铿锵有力,他在查询仇雷两人身份时,已经将整个仇家底细了解的一清二楚。 眼下他就是要说服两人,让他们返回江宁城劝降仇清河,如此以来就是侧面劝降仇锋。 虽然仇锋连伤楚国三员大将,他心中怒火中烧,可如此神勇无敌的悍将,不到万不得已他还不舍得将其斩杀。 闻声。 仇雷,仇烈两人脸上腾起大惊之色,他们和楚帝素未谋面,为何他对仇家的事情了如指掌。 思索良久。 仇雷乍然抬首,冷冽的声音响起:“楚帝何意不妨明说,我们两人可以将话带给家父。” “好!” “回去告诉仇清河,良禽择木而栖,楚国大门一直为他敞开,可为座上宾,莫做亡国奴。” “还有记得提醒你父亲,与虎同行,必受其伤!” “行了,你们两人可以离开,翼德,送他们出城!” 两人一头雾水,不知楚帝话中何意,起身在张飞的带领下向军营外走去。 两人离开后,诸将神情不解,霍去病出列问道:“皇上,为何不将两人处死,反而将他们释放?” “处死?” “去病,仇家可是我们攻入江定城重要因素,他们两人虽无仇锋神勇,但都颇有将才,留之有用。” 诸将见楚非梵故作神秘,都不便开口询问。 “大家都辛苦了,先下去休息吧!” “记得通知江阳城送粮草辎重前来,朕断定炎晋帝国一时半会攻不下来!” 众将领命离开,楚非梵环顾四周,发现只剩下王彦章一人。 “彦章,你也下去休息吧!” 自从见到仇锋以后,楚非梵总有一股不祥的预感,虽然炎晋只剩下最后一座城池,但他觉得攻打炎晋帝都绝对是一场惊天大战。 ............. 夜幕降临,皎洁的月光洒落在官道上,两道黑影疾行向前,隆隆马蹄声不断传来。 “二弟,马上就到达帝都城下了,记住刚才大哥告诉你的话,不然会给仇家带来杀身之祸。” “大哥放心,烈儿常年在军中混迹,这些道理心中都明白!” 哒哒哒........... 哒哒哒............ 马蹄声不断接近江定城下,城上守军将领闻声,高举手中火把向城外探去。 “来者何人,休要在靠近,否则本将即刻下令放箭射杀尔等!” “韩将军,我乃先锋将军仇雷,快快打开城门!” “仇雷?” 守城韩将军手中火把向下探了探,加上月光的照耀,终于看清楚两人的样子。 “仇将军,皇上大军早已回城,你们两人怎么到现在才返回?” “战场落败,被楚军俘虏,三刚刚侥幸逃出,连夜赶回,还望韩将军开门放行。” 韩泰早知两人被俘,没想到他们竟如此开诚布公,加上其父是左丞相,弟弟又是皇上身边的红人,韩泰当然不敢为难两人。 “打开城门,放了两位将军入城!” 仇雷,仇烈入城,和韩泰聊了几句,策马扬鞭向仇府狂奔而去。 此时。 仇府。 仇锋被金城天雄解除了幻术,得知两位哥哥被称为楚军抓获,本欲出城营救却比拦了下来。 无奈之下他返回了仇家,在柳煜看来仇锋得知两兄长被楚军抓获,他定会大开杀戒。 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在控制他,可柳煜不知道此举正好弄巧成拙。 仇锋刚刚返回仇府不到一炷香时间,府中管家疾步行风而至,声音颤抖不已。 “老,老爷,大公子,二公子回来了!” “什么!” 仇清河喜出望外,身影骤然腾起,拉着仇锋向书房外走去。 “唰!” “唰!” “孩儿不孝,让父亲担忧了!” “孩儿不孝,让父亲担忧了!” “雷儿,烈儿快快平身,平安回来就好!” “大哥,二哥回来了,又有人和我玩了!” 听到仇锋的声音两人诧异,今日沙场上一天仇锋都对他们视若无睹,完全一副冷血无情,不识他们的样子。 现在又回到了以前的样子,这当真让两人无法想通。 “父亲,孩儿有重要的事情和你相商!” 仇雷神情凝重,声音严肃的说道。 “好,随为父到书房一叙!” “管家,带锋儿下去休息!” 仇锋被管家带了下去,仇雷,仇烈跟着父亲进入书房之中。 “雷儿,有何是相商,直说便是!” 仇雷沉思片刻,将在楚营中发生的一切告诉仇清河,只见他脸上神色凝重。 “你们是楚帝放回来的,他到底是何用意?” “可为座上宾,莫做亡国奴。与虎同行,必受其伤!” 仇清河喃喃自语,一直重复这句话,微眯的眸子中精芒掠动,嘴角噙着一丝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