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阴谋诡计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515章 阴谋诡计

宫殿外。 云雾袅袅,天穹蔚蓝。 然。 宫殿里却充斥着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气,三道目光汇聚在柳煜身上,一个个杀气腾腾。 “炎晋皇,前方传来军报五十万大军战败,吾皇让在下问问尔许诺的百万两黄金何时可以看到,这可是数十万将士用生命换来的。” “就是,眼下楚军在江阳城驻扎,随时都有可能挥军攻打过来,炎晋皇还是赶紧兑现承诺,我等也好回国交差。” 三人咄咄逼人,冷冽的声音响起。 柳煜脸色铁青,一副为难的样子,侧目视线停留在身旁男子身上。 “唰!” 男子身影突然腾起,嘴角噙着一抹邪恶的笑意,抬手间阔剑出鞘,凌厉的剑光划过,鲜血飞溅而起洒落在面前木案上。 一剑斩杀两人,剩下最后一名男子身影骤然腾起,刚欲拔剑,只感觉胸口传来一阵刺痛,长剑已经透体而过。 “你...........” “噗!” 两剑三人殒命,空气中瞬间腾起刺鼻的血腥之气,男子收回长剑,抬手从怀中掏出一张手帕,神色玩味邪魅,一丝不苟的将剑身上的血渍擦拭干净。 柳煜环顾四周,看着地面和木案上趴着的三具尸体,双眸中闪烁着浓郁的恐慌之色。 “金城君,他们可是三国的使臣,就如此将他们斩杀,朕对三国皇帝没办法交代啊!” “交代?” “柳煜君无需交代,五十万大军都不能将楚国击败,如此无用之人还想得到百万两黄金,真是痴心妄想。” “杀了便杀了!” 金城天雄神情厌恶,抬手将手帕扔在地面男子身影上,冷冽的声音响起。 柳煜惶恐不安,看着眼前金城天雄,他突然感觉一丝后怕,如此杀伐果断,冷血无情之人当真可怕。 若是他日自己没有了利用价值,下场恐怕和面前血泊中三人一样。 蓦然间。 柳煜有些后悔和金城天雄合作,他强行压制着心中的恐惧,抬首轻声问道:“金城君,事已至此,该怎么办!” “三国定会因为我们言而无信和我们对立,加上江阳城中集结的楚军,现在炎晋已经是四面受敌。” 柳煜颤抖的声音响起,双眸停留在金城天雄身影上,一副询问的样子。 “无妨!” “柳煜君不必担忧,良策我早已想好了!” 言罢。 金城天雄起身来到柳煜身旁,低头在其耳畔低语了一番,拂袖阔步向宫殿外走去。 “来人!” 一声厉喝响起,殿外数十名士兵推门走了进来,抱拳见礼后,柳煜摆了摆手示意众士兵将地面上三人抬了下去。 赤红的鲜血顺着地面流动,柳煜阴着脸,拂袖向殿外走去。 ............ 江阳城。 将军府里,诸将汇聚在议事厅外,此时楚非梵带着诸葛亮和郭嘉阔步走了过来。 楚非梵在诸将的拥簇下来到议事厅中,抬手示意大家落座后,他雄浑有力的声音响起。 “丰烟一役我军大获全胜,三军士气高昂,朕和两位军师商讨,想借此机会一举将炎晋帝国攻破。” “不知诸将何意?” 闻声。 岳飞腾起身子,抱拳施礼,坚定的声音响起:“皇上,江阳城外诸国虎视眈眈,击败炎晋可敲山震虎,威慑诸国,末将愿为先锋,带领麾下所部直逼炎晋皇城。” “末将愿往!” “末将愿往!” 霎时间。 议事厅中诸将纷纷腾起身影请命,见状,楚非梵示意众人落座。 “既然诸将愿带兵前往,奉孝,将军事部署诏令告诉诸将!” 郭嘉起身,视线从诸将身上划过,朗声道:“岳飞,高顺,南宫勇,麴义听令,命岳飞为大军统帅,其他人为先锋,率领所部从江阳城出发直逼炎晋皇城江定城。” “命白起为统帅,关胜,典韦,张飞四人为先锋,率领三万兵马同岳将军所部形成两翼之势齐头并进。” “雷虎轻骑四位统帅听令,率领所部长途奔袭穿过沿古溪河而上,夺下炎晋帝国北部诸城。” “赤锋营四位统帅听令,率领麾下赤锋营绕过垣湖山发兵玄腾帝国。” 此战楚军全线作战,其目的就是将江阳城以西诸国全部荡平。 “我等谨遵吾皇诏令!” “我等谨遵吾皇诏令!” 诸将领命离去,楚非梵思索良久,侧目看了眼赵云,道:“子龙,传朕旨意在城中招募壮劳力,朕决定从明日起开始修建江阳城。” 三军在江阳城中休整一天,翌日拂晓时分,城中马蹄阵阵,喧闹嘈杂声不断传来。 赵云跟在楚非梵背后走出将军府,看着长街上来往穿梭的士兵,他知道接下来将又是一场持久的战役。 ............. 接连三天时间转眼即逝,此时翰清,明崇,玄腾三大帝国同时收到炎晋国柳煜传来的密函。 密函中柳煜声称三国使臣尽数被楚国细作斩杀,百万两黄金支票不知所踪。 矛头瞬时间指向楚国,三国皇帝震怒不已,纷纷召来心腹权臣商榷此事。 与此同时。 玄腾帝国皇帝收到前线军报,楚国势如破竹,摧枯拉朽般,夺下玄腾五城六关之地。 无忧宫中,萧寒谕脸色铁青,当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他本以为加入四国联军,可以轻松击败楚国,获得百万两黄金和诸国十分之一的国土。 现在十万大军全军覆没,百万两黄金不知所踪,还惹来楚国大军的报复。 真是头疼! “来人,召长公主前来无忧宫!” 萧寒谕知道想要化解眼前危局,只能依靠长公主萧禹沁,她虽为女流,但却是能文能武,一身的本领。 一盏茶功夫。 无忧宫外,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萧寒谕身影从木塌上腾起,疾步向殿门口走了过去。 “禹沁来了!” “禹沁见过皇上,吾皇万安!” “行了,快快请起,还万安,皇兄现在可是心乱如麻!” 萧禹沁抬首,视线停留在萧寒谕身影上,见其一脸阴霾惆怅的样子。 “皇兄何事如此忧愁,是不是因为楚军攻城之事?” “禹沁,既已知晓,快替皇兄想想办法!” “楚军可将五十万联军击败,那荡平我玄腾帝国怕是不费吹灰之力。” 萧寒谕面带愁容,双眸黯淡无光,声音颤抖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