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皇上,臣主战《4更》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508章 皇上,臣主战《4更》

这一夜。 战火蔓延,硝烟不断。 炎晋大军共发动了五次进攻,损兵折将不计其数,可依旧没能攻下丰烟城。 皎洁的月光下,袅袅腾起的烟雾笼罩,尚未熄灭的战场还在燃烧。 城下。 遍地都是残尸断臂,斜插在地面上的旌旗,在夜风中呼呼作响。 虚空中秃鹫盘旋嘶吼,炎晋帝国大军已经退到数十里安营扎寨。 灯火通明的炎晋军营中,火把之光将地面烘烤的一片赤红,联来往的士兵警惕的巡逻着。 此时。 中军大营里,百里矢,藤井战武两人位居首位,下方近百名上将分两列而坐。 屠锋,上官凌,沐雄三人也在其中,此时三人身上的伤势已经简单处理过,脸颊上皆是颓废之色。 炎晋大军一路势如破竹而来,未有一败,可近两日接连损兵折将,士气显然已经一落千丈。 看着众将士低头,一个个脸上阴霾满布的样子,百里矢铁拳砸在面前木案上。 “诸将都说说看,眼下如何才可以攻破丰烟城。” 沉静良久。 异辛骤然起身抱拳,朗声道:“统帅大人,楚军紧闭城门死守不战,末将怀疑他们另有所图。” “我军前行至此,一直都是闪电战,根本没有粮草供应,全靠在各城池中掠夺,要是丰烟城久攻不下,怕是我军粮草坚持不了三天。” “异将军言之有理,不知将军有何良策?” 异辛本不是炎晋帝国的将领,他隶属于六品翰清帝国的将领,此番四国会师攻楚。 表面上所有的大军皆有炎晋帝国百里矢统帅,暗地里诸国将领对百里矢很不服气,加上藤井战武实行三光这样不人道的政策,这让诸位将军颇有怨言。 可既然是各国皇上签署的共同作战计划,他们只能接受百里矢的统领。 此刻。 听到百里矢急切的询问声,异辛神情坚定,雄浑的声音响起。 “统帅,楚国之地宽阔无边,诸城林立,既然眼下楚军精锐全部集结在丰烟城里,我们为何不避其锋芒,派遣骑兵另辟蹊径直接攻入楚国皇城。” “在这里一直消耗下去,三日过后,粮草匮乏,到时就算在座的诸位将军没有微词,可麾下的士兵恐不会答应。” “吃不饱肚子,谁会愿意浴血拼杀?” “就是,异将军说的有道理!” “没错,我们四国联合攻楚,要是士兵食不果腹,让他们上沙场和楚军拼命,怕是本将军亲自下令他们也不会听。” 大营中众将纷纷附议,都非常赞同异辛的说法,他们视线停留在百里矢的身影上,等着他最后的抉择。 “异辛将军之言倒是没有问题,可众将有没有想过,若是大军分散开来,倒是怕会和柳泽,拓跋瓒,宫牧三将一样,被楚军逐个击破。” “所以我等还是应该合在一起,现在本统帅是想让尔等想破城之法。” “破城!” “如何破城?” “楚军闭城不出,强攻损失太严重,待三日后粮草殆尽,莫怪本将军带领麾下士兵撤走!” 一名将军神情不悦,微怒的声音响起,完全不给百里矢和藤井战武面子。 说罢。 山岳身影骤然腾起,起身向大营外走去,此刻只听到背后传来一道恶狠狠的声音。 “山岳,你别忘了你们皇帝可是签订了联合作战协议,尔要是现在离开就是违反协议规定,是要受到重罚的。” 藤井战武阴鸷的眸光注视在山岳身影,他脚步突然停了下来,片刻,朗声:“道不同,不相为谋!” 话音落。 山岳掀开面前营帐的帘子,起身阔步向外走去,接连近十日和楚军交战,山岳从心底里比较佩服楚军将士。 他们视死如归,肝胆相照,战场上从不抛弃任何一位士兵,南阳城下为了拯救百姓不惜冒着全军覆没的危险出城。 如此忠义之师,他们就算眼下寡不敌众落败,可未来定然是无往而不胜,因为他们会得到百姓的支持。 看着摇摇晃晃的帘子,藤井战武怒不可遏的咆哮道:“岂有此理,简直目中无人,待大战结束本将军一定让玄腾国皇帝将他交给我。” “藤井将军莫要动怒,我们还是接着商榷攻打丰烟城的事情。” “砰!” 藤井战武一掌将面前木案拍碎,阴狠的双目中杀气横秋,起身啐了句。 “商榷什么,不用再商量了!” “明日拂晓时分,大军倾巢而出,一起攻打丰烟城。” “五十万大军要是都攻不下丰烟,那尔等就不用再位居将军之列了。” “废物!” “要是我扶桑精兵再次,那需五十万大军破楚,五万足矣!” 藤井战武冷冽的声音回荡在营帐中,拂袖阔步向外走去,此时两旁近百名将领脸色铁青,一个个怒火中烧。 一夜无语,转眼黎明。 拂晓时分。 丰烟城中迎来了两支军团,楚非梵和宋无缺带领大军相继到来。 来到城中将军府外,众将站立在晨曦烟雾下,楚非梵身后紧跟着张飞,王彦章,赵云,杨志,杨大眼,哲别等人。 宋无缺身旁亦是强将如云,典韦,周瑜,杨再兴,高宠等人如数到达。 “我等恭迎吾皇到来!” “我等恭迎吾皇到来!” 白起,岳飞,霍去病诸将纷纷躬身施礼,楚非梵飞身跃下马被,抬手示意众将起身,带领大家阔步向府中走去。 府中议事厅里,百将落座相继将近日发生的大小战役,向楚非梵做了汇报。 听到炎晋敌军实行三光政策,他双眸中杀气射出,知道这一切都是扶桑帝国的行事作风。 楚非梵早知炎晋帝国依附扶桑国,可他到现在还是不明白,区区七品炎晋帝国怎么可能拥有雄兵五十万。 听到冉闵和秦琼两人受伤,他身影上腾起浓烈的杀气,冷冽的声音响起。 “炎晋敌军毫无人性,夺我城池,杀我百姓,毁我家园,如此十恶不赦之人绝对不能放过。” “眼下城中大军集结二十五之众,是时候和敌军决一死战了。” “皇上,不可!” “敌众我寡,此时决战并非上策!” “敌军长途奔袭而来,手段犀利,他们显然是向一鼓作气攻下吾楚。”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现在敌军久攻丰烟城不下,微臣没有猜错,他们军中粮草不可能维系三天。” “皇上只要派遣一支劲旅出城,绕到敌军后方设伏,拦下他们前来送粮草辎重的军队便可。” “不出三日,城外敌军必将自乱阵脚,到时我军在出城杀敌,定可一战定乾坤!” 诸葛亮轻摇手中玉扇,一副运筹帷幄,信心十足的样子。 闻声。 诸将视线全部汇聚在他身影上,大家没想到诸葛亮刚刚到来丰烟城,便可一针见血指出敌军致命的弱点。 “皇上,白起将军昨日便提出死守丰烟,等待城外敌军粮草耗尽再和他们决战。” “现在诸葛军师再次提出,末将以为此计可行!” 楚非梵听到霍去病的声音,淡然轻笑,侧目看了眼郭嘉,道:“奉孝,你意下如何?” “皇上,微臣主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