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 雷虎轻骑凯旋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488章 雷虎轻骑凯旋

三日后。 楚国皇城外。 百官出城相迎,秋老虎悬空,众人身影笔直而立,毫无遮掩,汗水不断从脸颊上滑落。 众卿眺首,脸上皆是焦急之色,若是霍去病带领雷虎轻骑早些返回,他们便可以免遭烈阳的毒害。 当然这些人的心思楚非梵并不知道,他现在心思全部在雷虎轻骑身上。 隆隆隆........... 城外古道上万里扬沙而起,雷鸣般马蹄传来,众人直视前方双眸中腾起惊喜之色。 “去病,回来了!” “吾楚的勇士,回来了!” 马蹄声不断逼近,大军首列四将威风凛凛,身披雷虎铠,手执寒光兵戈,胯下神驹赤红如火。 地面震荡,雷虎轻骑宛若决堤的洪烈而来。 楚非梵疾步上前相迎,只见霍去病,北笙烈,嬴离,赵破奴四将飞身下马,箭步如飞。 “砰!” “砰!” “砰!” 四将跪地抱拳施礼,神情刚毅,凌厉的目光掠动,身影上浓烈的铁血之气尚未消散。 “末将(霍去病,北笙烈,嬴离,赵破奴),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四将跪拜,两旁百官纷纷跪地施礼,一时之间,城门口响彻天际上声音响起。 楚非梵手臂微抬,将面前四将扶起,侧目看了眼两旁百官,朗声:“众卿平身吧!” 说罢。 他回首直视霍去病四人,雄浑的声音响起:“雷虎轻骑此番征战大越有功,四位将军都是吾楚功臣。” “来人,赏!” 雄浑的声音响起,小桂子形色匆忙的示意城中宫女,将皇上赏赐之物送上。 两行宫女莲步轻启,婀娜的身子摇曳,玉手托着玉盘而来,倩影笔直的战力在楚非梵面前。 “霍去病,嬴离,北笙烈,赵破奴四将,远征大越劳苦功高,今特封四人为雷武将军,官居三品。” “另外,赏白银每人十万两,黄金十万两,美酒一百坛,侍女一百名,良驹一百匹。” 楚非梵说着侧身从宫女手中玉盘里拿出四枚令牌,端详片刻抬手将令牌递给四人。 “雷虎令!” “没错雷虎令,这是朕专门为你们四人打造的令牌,不但是身份的象征,同时雷虎令可统领楚国所有骑兵。” “眼下四将麾下雷虎轻骑人数只有四万之众,朕希望有朝一日雷虎令可以统领四十万雷虎轻骑。” 四人神情凝重,紧握手中雷虎令,抱拳跪地:“末将定不负皇上重托,他日雷虎令必将统领天下所有骑兵,雷虎轻骑将成为战争大陆最强悍的骑兵。” 楚非梵眉开眼笑,示意四人起身,霍去病侧目看了三人一眼,抱拳施礼。 “皇上,末将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皇上可以允许。” “去病,但说无妨!” “皇上,四万雷虎轻骑将士随末将远去草原,此战可以获胜全部归功于他们,所以末将想把皇上赏赐的金银,美酒,同众将士分享。” “东西朕已经赏给你了,至于如何处理朕不会过问。” “雷虎轻骑众将士辛苦,朕已知会户部发放众将士三倍军饷以示嘉奖。” 雄浑的声音响起,众将士沸腾,疯狂挥舞着手中兵戈,脸上腾起兴奋之色,目光虔诚无比。 霍去病回身看了眼马背上众将士,欢声雀跃戛然而止,回首道:“皇上,大越国俘虏如何处理。” “带上来让朕看看大越国君,此人可以盘踞草原数十年,实乃一位枭雄。” “带上来!” 霍去病神情冰冷,转身一声厉喝响起,只见雷虎轻骑士兵带着近百人出现。 “皇上,这些人都是大越国皇亲贵胄,其他俘虏都看押在宛城中。” 听到霍去病的声音,楚非梵抬手眸光从面前众人身影上划过,最后目光停留在为首的男子身影上。 男子魁梧英武,身强力壮如猛虎,衣衫上的血渍已经干涸,头上长发凝结,虬髯的脸上充满怒色。 “大越国王,单黎!” 楚非梵浑厚的声音响起,阔步来到单黎面前。 单黎身体雄壮如虎,眼眸狠辣如鹰,曾经雄踞一方的枭雄,谁会想想到有朝一日会成为楚国的俘虏。 “大越王一路入楚劳顿不堪,快帮其松绑。” 两旁看押的士兵,阔剑出鞘将捆绑在单黎身上的绳索斩断。 “啊!” 一声怒喝响起,单黎身影犹如恶虎般向楚非梵扑了过来,不知何时他手中竟然多了一柄匕首。 “皇上小心!” 霍去病眼疾手快,发现单黎冲上来,身影飞速向前,一脚踢中在单黎的胸口上。 “唰!” 紧跟而来的北笙烈长剑出鞘,剑锋直指在单黎胸前,此时他被霍去病一脚踢飞在地面上。 楚非梵神情不变,双眸中目光淡然自若,单黎尚未受伤姑且不是霍去病的敌手,眼下更不可能是其一合之敌。 “大越王还是如此不友好,楚国是礼仪之邦,尔既然是俘虏,就要有俘虏的样子。” “皇上,末将这就将他斩杀!” 霍去病神情暴躁,抬手长剑便向单黎斩落了下去,看着凌空落下的剑刃,大越国所有将士声嘶力竭的吼叫着。 “砰!” 剑光距离单黎只有咫尺之遥时,突然停了下来,只见楚非梵手掌紧握霍去病手中剑柄。 “去病,楚国向来不杀俘虏!” “本王才不是楚国的俘虏,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单黎注视着面前的剑刃,脸上没有丝毫的恐惧,声音愤恨的大吼道。 “大越王看来还是有点不适应现在的生活,来人,将所有人带下去安排在城西御苑中,没有朕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御苑,他们也不能走出御苑一步。” 众将士领命押着单黎,单冷,乌歌等人向城中走去。 单黎经过楚非梵身边时,神色睚眦欲裂,不屑的阴狠声响起:“无耻之徒,不得好死!” “等等!” “大越王何意,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战争大陆数百年来战火绵延不断,诸国厮杀掠夺不停。” “难道就因为朕将你打败,就成了无耻之徒了?” “大越战败本王无话可说,可为什么楚国士兵要将本王三个女儿带走,楚国将士不杀俘虏,难道就可以强抢民女?” 闻声。 楚非梵脸色铁青,侧目看了眼霍去病,双眸中目光凌厉,冷冽的声音响起。 “去病,到底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