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高手在民间 -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484章 高手在民间

“比文比武?” “公子既然如此有信心,那某奉陪便是!” 楚非梵淡然轻笑,底气十足,一副稳操胜券的样子。 蒙坤见状。 侧目看了眼百里墨瑾,道:“百里兄,施展你才华的时候到了,帮我赢下此刀,府中上好仙酿任由百里兄挑选。” 百里墨瑾精于文学,也极为喜爱美酒佳酿,他一直认为美酒才是激发自己创作的灵魂。 京都中仰慕百里墨瑾之人皆知,其生性孤僻,执迷于诗词歌赋,钟情仙酿美酒,虽为百里家长公子,但却不理家主市侩俗事,一直潜心于文学中。 听闻蒙坤许诺仙酿美酒,百里墨瑾平静如水的双眸中掠动炙热的眸光,俊朗的脸颊上腾起淡然笑意。 抬首凝视楚非梵,百里墨瑾拱手抱拳,道:“公子既然愿意比斗诗词歌赋,出题便是!” 楚非梵打量百里墨瑾,见其信心十足的样子,朗声笑道:“我若出题,公子若输了,会显得不公。” “既然一切皆为手中宝刀,那边以此刀为题如何?” “好,正有此意!” 百里墨瑾眸光瞥过赵云手中宝刀,移步向前当仁不让道: 黄金错刀白玉装,夜穿窗扉出光芒。 丈夫五十功未立,提刀独立顾八荒。 声如洪钟,目光坚定,百里墨瑾移步上前不到数米,便出口成诗,不但彰显宝刀之锋,同时借刀喻人。 楚非梵轻轻颔首,双眸中尽是赞许之色,房玄龄亦是如此,淡然说道:“百里墨瑾果真非浪得虚名之辈。” “才思俊逸,诗文极佳。” 长街两旁百姓沉浸在其诗句中,不少贵族少女失魂落魄,今日一睹百里墨瑾风采,她们定然久久魂牵梦绕无法忘却,当真就是罪过。 百里墨瑾侧目瞥了眼长街上百姓,抱拳见礼,面带自信笑容:“阁下,请吧!” 骝马新跨白玉鞍,战罢沙场月色寒。 城头铁鼓声犹震,匣裏金刀血末乾。 楚非梵身影上萦绕着睥睨天下的气势,清澈的眸光直视前方,浑厚霸道之音响起。 百里墨瑾双眸中掠过炙热的目光,闻其诗句宛若置身沙场上,金戈铁马,血染铠甲,沙场浴血,历历在目让人热血沸腾。 “匣裏金刀血末乾,够霸气!” “阁下诗句拥有气吞山河之势,霸气磅礴,某甘拜下风!” 百里墨瑾抱拳施礼,双眸停留在楚非梵身上尽是敬佩之色,嘴里不停的默念着他的诗句,心中充满好奇这楚非梵到底是什么身份。 这虎啸城中文人墨客没有他不知的,能有这样文采之人屈指可数,但他却和楚非梵不曾谋面。 难道他是来帝都参加科举之士,看来皇上开科取士,各州府来了不少经世之才。 蒙坤沉浸在楚非梵诗句意境中,可当他听到百里墨瑾声音时,眼眸中一道精芒掠过,脸上变得清冷。 “比文就这样落败了?” “百里兄,你可是帝都文采最佳之人,岂能输给他?” 蒙坤不甘心,声音冰冷的质问道。 “蒙兄,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文武第一,今日以文会友,知晓帝都有公子如此博学之人,他日有时间定当到府中一聚。” 百里墨瑾坦然接受比文之败,不禁让楚非梵刮目相看。 “比文,你可以胜出,本公子不相信你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比武可以胜出。” “学武是为了强身健体,报效国家,绝不是为了打架斗狠,恃强凌弱。相反,学武之人一定要学会谦让,非万不得已,绝不可轻易动手,否则会使害人害己。” “公子既然如此有信心,那某就和你切磋几招,不过你要输了,必须答应某一个要求。” “莫说一个要求,一百个都可以,不过可惜你是没有机会赢我的!” 蒙坤心高气傲,完全没将楚非梵放在眼里,在他看来楚非梵只不过是被赵云保护的世家子弟而已。 比文胜出,房玄龄一点不意外,对于比武他更加放心,楚非梵强悍如斯,他可是亲眼目睹。 轻轻摇头,房玄龄不禁为蒙坤的狂妄担忧,担心起能不能承受楚非梵一击之力。 “砰!” 蒙坤脚踏大地而起,大步跨出,身影化为残影向楚非梵袭杀而来。 劲风嘶吼,尘埃旋转。 长街两旁百姓不免为楚非梵担忧,看起温文儒雅的样子,怎么可能承受蒙坤如此刚猛的轰杀。 看着不断接近自己的蒙坤,他轻笑一声,神色古井无波,锦衣华服在劲风飞舞,迎面冲击而来的巨拳近在咫尺之间。 “砰!” 就在众人为楚非梵担忧时,一声巨响声响起,长街上百姓倒吸一口凉气,只见蒙坤的身影宛若短线的风筝一样。 “轰!” “轰隆!” 蒙坤身影暴退,长街上百姓迅速撤走,只见他身影撞击在背后墙壁上,烟尘之气顺着他头顶飘落而下,他背后墙壁炸裂出一道道龟裂的痕迹,蒙坤手掌捂着胸口,喉咙传来一阵腥甜。 一招击败?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这主仆两人恐怖如斯,精通武艺,知晓诗文。 文胜百里墨瑾,武败蒙坤,看来此时科举他们一定可以拔得头筹。 这两人好强的实力,看来科举武试激战,某的机会又少了一分。 杨志看着两人楚非梵和赵云两人,神色黯然,声音低沉的喃喃自语道。 蒙坤听到四周百姓的议论声脸色铁青,双目注视着楚非梵和赵云两人,心里嘀咕着当真如百里墨瑾所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高手在民间? 此时,藏在人群中的牛虎,吓得魂飞魄散,今天他当真是长见识了。 “这虎啸帝都当真是卧虎藏龙之地,看来以后还是低调一点,不然连小命都保不住了!” 颤抖的低吟声响起,牛虎转身化为一道青烟消失在长街上。 “怎么样,公子落败,是不是应该履行承诺?” 楚非梵狡黠的眸光掠动,面带清冷笑意,雄浑的声音回荡在长街上。 蒙坤落败,他虽心有不甘,但他却真心佩服楚非梵,可以一招将自己击败,修为至少和他师傅不相伯仲,可年龄却与自己相仿。 “胜者为王,阁下既已获胜,又什么要求尽管提,我蒙坤并不是输不起的人。” 楚非梵颔首,眸子中精光掠动,不禁对蒙坤另眼相看。 “公子既然履行承诺,那从此刻起便拜我的随从为师,以后就在他的门下学习!” “拜师?” “随从?”